河南一记者爱用歌声写新闻,一下子就唱红了|豫记

豫记2020-06-29 14:41:06

我们对记者这个行业都不陌生,他们是新闻事件的采编者和记录者。在河南,有一个记者出身小伙,却喜欢用音乐记录新闻事件。从太康民工九江大桥拦车的《我的老乡》,到为三门峡支建煤矿透水事故而作的《奇迹》,再到怀念故乡的《梦淮阳》,他被业界成为“中国首位记者歌手”。他叫王勇,淮阳人。他靠着自己的歌曲上了星光大道,上了央视的舞台,但在他心里,无论是歌手还是记者,都只是在忠实地记录着生活和生命罢了。

 


王勇丨文

豫记微信号:hnyuji

 


歌手是靠作品吃饭的

如同记者是靠稿子吃饭一样

 

2018年的开头,郑州温度突降,还飘起了不小的雪花,最热闹的要数朋友圈了,老的少的都在“花式”晒雪景。

 

但我情绪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波动了,虽然不至于心静如水,但也习惯了有事做、有饭吃、有朋友见、有钱挣的生活,内心似乎也充满了幸福感。和之前任何一个农历的年尾一样,不断地应酬,参加各种活动。

 

近日推出的新歌《不如遇见》在网上出奇地火,出乎我的预料,点击量和下载量数字让人吃惊,很多朋友说这首歌为寒冷的冬天送来了温暖,甚至有些婚礼现场还用了这首歌当背景音乐。

 


因为这首歌,我被中州大学、西亚斯学院等多所高校邀请举办歌迷见面会,现场,一个大四的女孩说,当年他的男朋友就是抱着玫瑰花,深情款款唱着这首歌向她求爱的。

 

作品受到欢迎后,带来直接的效果就是演出场次增加。几场演出中,在各种年会和商会的演出中,主办单位也都点名要唱《不如遇见》,音乐响起,全场观众跟着唱了起来。

 

然而,每次有经纪公司邀约演出,我站在舞台上,面对那些欢呼声和鼓掌声,内心还是有些不适应,总觉得自己只是参加活动的旁观者和记录者,不是在所谓的“演出”。

 


差不多四年了吧,蓦然回首中,原来我已经不做记者这么长时间了。每当有人问题,当记者和歌手哪个好?

 

我总是笑着说,都很好。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存在方式,都让我找到了活着的乐趣。从记者到歌手,其实我认为自己的角色没有改变,还是一个记录者。不同的是,记者靠文字来记录,而歌手,用的是音符和声音。

 

只要是用心去创作,去演唱,受到喜欢是自然的事情。很多年前做记者写稿子一样,用心写出的稿子基本上都是可以得到总编辑奖的。

 

很多朋友戏称我为“中国首位记者歌手”,我也很喜欢这个称呼,毕竟,记者这个职业在我过往的人生里还是留下了很深刻的烙印。

 

 

赶上了都市报最好过的时光

过上了忙碌充实的记者生活

 

走进郑州那家发行量最大的都市报之前,我已在广东工作、生活了6年,有着深刻的漂泊者的体验。

 

岭南无雪,但空气里充了满浪漫。那里的人们工作起来非常卖力,享受起来丝毫不含糊。当时我是一名娱乐记者,结识了很多香港艺人,也因此有一些进入娱乐圈的机会,但却从未想过要往娱乐行业发展。

 



以至于多年后,我手拿话筒站在舞台上时,偶尔会恍惚,自己怎么彻底告别了记者生涯,成了一个歌手的?

 

作为河南人,乡土情结难免重了点。2001年冬天,我告别了带给我青春很多难忘和美好记忆的南方,回到了郑州,阴差阳错在在电视台扛起了摄像机。

 

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这份稍显“复杂”的工作并不适合我,我毅然走进了那家当时被很多人称为最有新闻理想的都市报。

 

文字的确是纯粹的,但纯粹背后,往往是意想不到的奔波。

 


如果当年你看到一个并不年轻的小伙子骑着摩托车在郑州街头飞驰,看到什么都好奇都要上前问一问,那极有可能是正在找选题的我。什么窨井盖、跳楼、车祸……都是当时的关键词。

 

某个炎热夏天的凌晨3点,我正在床上酣睡,突然接到热线值班电话的通知,中原路某大厦有人跳楼。我睁开惺忪的睡眼,蹬上摩托车赶紧出门。

 

我赶到时,跳楼者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我只能不停地采访线人和目击者,以便获得准确详实的信息。刚刚把有关细节搞清楚,热线电话又来了,棉纺路某家属院失火了,我立即跳上摩托车“突突突”跑了。

 

搞明白火灾的来龙去脉以及人员伤亡后,热线电话再次响起,须水一家医院门口发生一起重大车祸。我一路向西,直奔须水。

 

车祸现场十分惨烈,一辆面包车撞在了立交桥的石墩上,车上五个人中,有两个人已经死亡,其他三人重伤。为了采访120人员,我又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

 


一夜三个突发事件,采访完毕,东方已是鱼肚白。

 

报社采用的是打分记报酬,同事都戏称自己是“挣工分的人”。一夜三个时间,给我挣了不少工分。

 

 

我走上了央视“星光大道”的舞台

但我始终感觉自己还是个记录生命的记者

 

其实,和音乐结缘,也不是突发奇想。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哥哥经常骑着自行车到邻村看电影,有个电影插曲叫《牡丹之歌》,听了多遍就会唱了。

 


在广州时,我利用了一些空闲时间接受了音乐训练。从发声到节奏、音准、音色,再到和弦、作曲,虽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成绩,不过好在受到了系统的指点。音乐好歹缓解了我的乡愁。

 

2007年,河南太康农民老谢和老王,在开车收废品的车走过九江大桥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的桥断了。两人下车不顾危险,拦住后面的车,避免了更多的人伤亡。

 

两个人的事迹被南方媒体报道后,当时的河南媒体也跟进报道,不知道出于一种尝试的心理,还是两个收破烂的河南老乡的举动触动了写歌的激情。

 

一时激动,连夜写下了一首歌,并掏钱制作成了歌曲,歌名叫《我的老乡》。

 

这首歌的流传超乎了我的想象,一年后,广东九江大桥发生了令人震撼的一幕场景:30多个河南人,手拉着手,在九江大桥上,一起大声地唱着《我的老乡》,歌声引来路人驻足旁观,而唱歌的老乡们,个个泪流满面。

 


从此,我开始尝试用歌来记录大事。从《奇迹——为三门峡支建煤矿透水事故而作》到《轻轻呼唤你的名字——献给2008感动中国人物》,一个新的称谓给了我——中国首位记者歌手,这让我有点不适应,可能全国坚持用原创歌曲来表达新闻事件和新闻人物的记者不多,也算是一种褒奖吧。

 

我的家乡是北方水城,淮阳。身处异乡,有时看到一辆挂豫P拍照的车就想跟着,和开车的人打招呼。

 

几年前,我领了一个题:写一首关于家乡的歌曲,方便大家宣传家乡。这个题我领了很久,没有动笔,总有种“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意思。

 


在广东漂泊的日子里,我经常梦回故乡,经过投入的酝酿,终于有了——“时常在梦里,闻到荷花香,龙湖的水呀耳边淌,醒来已是泪两行,梦到了爹和娘,太昊陵去烧香,如今我身在远方,思乡泪湿衣裳,采一朵莲啊带走我忧伤,淮阳啊淮阳在心头荡漾,龙湖的水啊和我一起唱,同享人间好时光......”

 

很多外省朋友听后邀请我去采风,帮他们也创作出《梦XX》,而我不再“做梦”,思乡才是创作的源泉,其他地方,硬写也写不出来这个“味”。

 

后来,带着《梦淮阳》,我走上了央视“星光大道”的舞台,似乎成了“全能音乐人”,但我始终感觉自己没有摆脱记者的身份,自己还是在忠实地记录着生活和生命。

 

几年的时间,我的足迹踏遍祖国大地,一直在路上,从未辜负好时光。一路走,一路唱,总有一首在心上。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王勇,男,祖籍河南淮阳。曾供职于羊城晚报、南方电视台、深圳特区报、大河报等多家主流媒体。两年前转身成为全能音乐人和主持人,创作演唱作品《梦淮阳》获得全国旅游歌曲大赛金奖。


推荐阅读:

走遍四海八荒,唯一幸存的上古神器竟然在淮阳

江南腹地竟有近千个河南方言岛,如何保住乡音?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