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礼回忆录

美欣花屋2021-09-12 10:19:40


2013年10月5日,我结婚了。四年时间不算很长,但我感觉这四年过得挺慢的!应该说是很充实吧,也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四年。虽然还称不上xx婚,但我们又能有多少个四年呢!?所以管他这个纪念日是什么婚,写个回忆录来庆祝我的四周年!





——一起做一件事,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我其实是一个没有很大的婚礼梦的人,至少如果没有从事这行,我的婚礼一定特别简单,而且绝对不会要拍婚纱照。。。本来我也没有拍照的计划直到有一天在婚纱店Julia我被说服了!我说如果我要拍婚纱,第一,去世界遗产万里长城拍,第二,我不穿白纱



拿着我最崇拜的花艺老师做的手捧花,带上Julia的黑婚纱和澜诺的红礼服,穿着人字拖,老公西装口袋里塞了一支口红,出发了。


没想到的是,拍婚纱照的那一天,在我心里成为美好的回忆。因为我工作忙,当时我老公也在创业,我们并没有太多时间一起做什么。所以感谢Julia的团队以及一路帮我视频记录的南虎及涛黛夫妇。现场播放这段视频,结尾的大家的欢笑声至今记忆犹新。






——在最适合我的地方——


选场地这件事上我几乎没有花时间,因为早就在我心目中有一个“要是有一天我结婚。。。”的场地:“布鲁宫法餐厅  Maison Boulud à Pekin。隶属于纽约米其林餐厅Cafe Boulud 的名厨 Daniel Boulud。餐和服务水平没的说,它位于前门23号院内,是20世纪初建造的前美国大使馆建筑群中的一个两层的建筑,我偏爱老洋房,我喜欢有文化有历史的建筑,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前门23号这个地方。平时我和我先生也经常在这里吃饭,而且这里是我父亲以前工作过的地方,所以我心目中没有更合适的场地了。





——史上最没压力的一场婚礼——


对,婚礼当天我起晚了


我跟我的一位伴娘住在酒店里,然后我们两个都起晚了。她有时差也能理解。我是因为这是我自己的婚礼,就有点放松过头了。平时工作给别人做婚礼有的时候紧张到老做噩梦,有时候还吃不下饭,状态不好会恶心头疼。但这下是我自己的婚礼,管他出什么错误,也不关系到别人的“人生大事”,我真的好久没睡这么好了。


起晚起晚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下去吃了早餐,收拾东西准备出发,7个人上上下下来回拿忘记的东西,好不容易出了酒店大门发现约好的大巴车不知道怎么的没来,临时调了别的车来接我们,终于到了布鲁宫。化妆师韩雪和我姐姐已经等了好久了。于是我们决定,先安排吃午饭



不慌不忙化了妆,同时做了美甲(之前没时间!)7个伴娘和一个司仪一个花童和我妈妈,11个人的造型也总算完成了。我在韩雪的魔法之下也变成了一个美美的新娘子!





——比Vera Wang更奢侈的嫁衣——


有人说“我们并不是在寻找婚纱,是婚纱在等待你的出现”。那年我去了包括北京,日本,香港,纽约的很多家婚纱店。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很迷信的人,但是有一个说法就说订婚前穿婚纱是“bad luck”(坏运气)所以我虽然从事这行但之前没有试穿过任何婚纱。我跟我母亲在香港一起逛婚纱店,试的第一件,还是很感动的。虽然是个小迷信但我很庆幸把这份惊喜留到了那一刻


后来试了很多很多最终我看中的那一件在美国的一家小店,如果我要在美国定的话意味着我还得回去两次。我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还在苦恼的时候澜诺婚纱的叁叁和我说她要送我婚纱!我就带着厚厚的夹子去澜诺的工作室,他们帮我制作了这款只属于我的婚纱。



在西方婚礼上有个传统:something four:新娘身上要有四件东西。新的,旧的,蓝色的,借来的。我的一个伴娘Anna说“美欣我把我的头纱借给你”。她是我的中学同桌,我带着她“借”给我的头纱结婚,感觉特别温暖。



摄影师柴利增不但把我拍美了,而且利用建筑的各个角落来设计构图,每一张我都特别喜欢。





——以人为本——


对我们来说婚礼上最重要的无疑是“来宾”。我们希望我们所心爱的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见证我们结为夫妻的时刻。所以我们几乎一年前就开始发“save the date”(只有日期的邀请函),希望来宾有足够的时间来安排假期和行程。


建立网站的同时我们同时讨论伴郎伴娘的事。我老公说他要么8个,要么1个。因为我们是同一所国际中学毕业的,所以在这8个里有5个是我认识我老公之前就认识。我觉得一个不能少。那就8个吧。




我的伴娘最后有一个无法出席了,但我能在我的婚礼上,和我最好的闺蜜们从早到晚有说有笑,一起度过这一天,是我最开心最幸福的事。





——看不见的礼物——


虽然我觉得我们算是重视生活的仪式感且浪漫的人,但属于喜欢把这份浪漫留在自己的那种,所以我并没有想要送礼物或惊喜的想法。但我托赋格音乐的孙沛的福,婚礼当天为他准备了我觉得这辈子送他最好的惊喜礼物——首歌。当时我正筹备婚礼热火朝天的时候,孙沛来我的办公室谈合作。然后他得知我要结婚,就给我送了一首曲子。我写的词,孙沛做的曲子。




——Mrs. Fan——


我对婚礼的一切都没有遗憾。但如果我能改变一件事,那我想早一点办婚礼吧。虽然我喜欢秋天,所以选了10月5日这个日子,但我可以放弃秋天,也可以放弃大丽花,提早到可以让我们的爱犬妹妹参加我们的婚礼,或者至少一起拍照片。但我没能实现这个梦想,妹妹在我们结婚的半年前,14岁离开了这个世界。在我婚礼的时候我把我们三个的照片发给popoboom,请他们用气球做了我,老公和妹妹,放在门口迎接来宾。



在日本和美国结婚之后一般女方随男方的姓。我就理所当然的觉得我结婚之后就会变成Miyoshi Fan = 范太太。但我们生活在中国,而且是在北京领的证,我的姓氏并没有像我从小想象那样改变,也依然没有人叫我范太太!但是我心里还是很愿意做“范太太”的,哈哈哈,所以在logo的中间放了大的“F”两边是我Miyoshi的M,和Michael的M,代表我们变成了Mr. and Mrs. Fan!



估计都不用解释为什么是“M&M豆”吧!婚礼也不能忘了幽默!



试管上拴的卡片是席位卡。把来宾的名字和桌名写在了卡片上。宴会的桌子是用北京的几个和我们有关系的地名命名的。所以在卡片后面写了一段解释这个地方和我们的关系。我想让来宾多了解我们一点,同时这个卡片也是容易让互相不认识的来宾有话题



签到桌上发放“节目单”,写有三个内容:1)流程安排;2)参加仪式的人员姓名以及和我们两个的关系(伴郎伴娘,花童,父母,司仪);3)我们对来宾的感谢词。




请来宾在拼图上写上名字作为签到。对我们来说每一位来宾都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to the end of my days——



从前一天晚上开始我们就没见了。而且因为仪式是下午举办的,所以我感觉好久没见到他了。我们虽然在一起9年才结的婚,也已经一起住了很多年了,但是在入场看到他在前面等我的样子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妈妈的和服——



我在宴会上穿的是我母亲的和服。是我姥姥在我父母正式约会的时候给我母亲定做的和服。



茶道老师的妈妈很熟练的帮我换了装,仪式的时候我还没进场就哭的稀里哗啦的妈妈这时候也严肃起来。看着她的脸我想起的是从小把我宠坏的她的样子,我小时候常常生病,妈妈的口头禅就是笨一点也没事健康就好。我长大了,我找到了我心爱的人,然后我妈妈的口头禅也变了:“你幸福吗”。妈妈中文不太好,她和我老公的对话总是那么简单。但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会问我们这句话"你幸福吗?你幸福,那我幸福”。





——语言是智慧的灵魂——


这一场婚礼,是我自己策划设计的,所以从头到尾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事宜。但是在伴郎伴娘讲话(讲的特别好)之后,从华盛顿赶来的我最好朋友的父亲站起来拿起了麦克风,为我们送上了祝福的话。这瞬间我的眼泪就停不住了。



我认为婚礼上最重要的并不是有多少花,穿什么衣服,而是讲什么话。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场合,大家在一起庆祝两个人之间的爱,和家人之间的爱,和朋友之间以及甚至说不清楚的缘分


——樱花——




这个蛋糕是我的好朋友CC Sweets的Carol给我做的。四层分别是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最上面是我老公求婚的樱花树,每一层的味道还是不一样的。




——第一支舞——



对于西式婚礼来说“跳舞”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来宾关注这支舞蹈,同时也关注选择的歌曲。我们其实也请老师编舞排练过,但我们第一堂课就放弃了!两个金牛座,还是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比较好,于是就决定随便跳跳。



歌曲是他选的:“Just the way you are”。不太像第一支舞的歌曲,但平时对不够自信的我老公总是会给我唱这首,领我跳舞告诉我我不用改变,要多一点信心




大家一起唱着,我们跳着舞,这个瞬间我感觉到了莫大的幸福感。



——胜过一切环节的环节!——


当我们跳完舞的时候,兄弟团的惊喜舞蹈开始了。都是30多岁的哥们儿,跳Justin Beber的“Baby baby”!



我说真的,整场婚礼最最精彩的就是这个了!我们其他来宾大部分的人也认识他们,所以整场超嗨,都在尖叫!最重要的,这是这帮兄弟给我老公的惊喜,他们百忙中排练好几次,老公你也太幸福了吧!





这是我的婚礼故事。。。




by 24格 张图亲自给我拍摄的视频




——一杯杯鸡尾酒之后。。。——




by 摄影师 Charlie Xia







——彩蛋:不想要结束的周末——


第二天



Love you all:)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