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歌曲分类 >梦中的婚礼(三)

梦中的婚礼(三)

发布时间:2022-08-02 16:38:54
作者:SR

SR

其实你不用非得点击SR关注

这只能说明我们还不够有趣而已

每天21:21约

不见不散



(他们都说我家歌曲有毒,你觉得呢)




正文


文 | 狄仁六

图片 | 来源网络 

(这不是SR第一次发连载,但是是目前为止唯一完结的一篇。一天两个章节,一周完成

这是我第一次写推理题材,希望各位喜欢)


 

 

“李队,已经查了贴吧的注册信息,并非实名注册的,只要填写个邮箱就可以。邮箱我们也已经查过了,也是刚注册的。没有任何使用的记录。”“IP来源呢?”“小王他们俩去问了,是个书店的WIFI,覆盖面积很广。书店的人流量很大,他所在的位置没有摄像头,没办法,连一个手机串码都找不到,很可能他根本就没带手机。所以用imei和imsi进行找人没指望了,值班的店员也问过了,没有印象。所以这条估计断了。”李浩点了点头,他早以想到,凶手如此狡猾,怎么可能在这种低级的事上出现瑕疵。

“盯紧这个贴吧的账号,再发任何帖子,立即定位,给我找到这孙子!”

“是!”

“照片也已经给鉴定科,鉴定过。就是普通的苹果手机拍摄的。如果凶手没有自动连接账号上传云空间的习惯,那么删除以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嗯。浴巾呢?”

“这种浴巾就是酒店用的白色浴巾,很多厂家都有出售,市场上传播量太广,超市,商场,甚至网购都可以,没办法调查。”

李浩敲着桌子,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性动作。凶手为什么在贴吧上传照片时,只传了被割下去的手指头和脖颈处的照片,而不是上传尸体的照片,按理来讲尸体的照片会更有轰炸性,原因可能是尸体太大,照片可能会泄漏背景,也可能怕警察发现弃尸的时间。凶手看似十分嚣张,但其实极为严谨。

“心理专家什么时候过来?”李浩转向问着那位向他报告案情的小伙子。

“应该快了,刚才联系时已经进入市区了。”说话间,那名刑警的的电话响起,他看了一眼说:“李队,他们到了。”

 

李浩随着他一起走出办公室,迎接这位心理专家!负责画像的专家显然也已经听说了案情的恶劣影响,没做过多的寒暄就说:“把拍到的所有照片都拿给我看看,然后我去看看尸体。”李浩点点头,他也想迫不及待的,将凶手的范围进行缩小!

 

“真奇怪!太矛盾了。”专家仔细看过案件目前所有的信息后,皱着眉说。

“怎么了?”

“如果把两件事分开来看,从抛尸的情况来分析,凶手应该是 男性,从事一份体面地工作,逻辑思维非常好,为人十分谨慎,工科的可能性大,有稳定工作,经济状况良好,但很可能有隐形的心理疾病,或者幼时受过巨大的打击。大概率是单身的男性。”李浩点头,根据办案多年的经验,他也想到了一些:比如,把衣服扒光或者把手指头锯掉,无非两种可能性。一是有心理疾病。渴望尸体是呈现或残缺状态,心理压力大,有嗜血或者暴力,变态的倾向。。二则是太过小心。衣服或者指甲的缝隙中因为争执或其他原因而留有指纹或皮屑。可能会暴露凶手的身份或留下铁证。所以才会对尸体做这种处理。

心理专家摇着头接着说:“可是,这样一个严谨的人却要在网上公开挑衅。,自大,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或者对社会有所不满。可这完全不符合凶手谨慎的性格特征啊!真是太奇怪了。”

 

李浩叹了口气,果然是难办。他突然灵光一现:“会不会这个人有心理疾病,人格分裂。或者作案的是两个人,能够同时杀死两个人的如果是两个人也完全不奇怪。”心理专家想了想脸色愈加沉重起来:“我建议你,马上找在市内看过心理疾病,附和画像特征的人。最好期盼是只有一个凶手吧!网络的一切只不过是他为隐藏自己的性格特征所做的一个演示而已。”

 

跟着刚刚报告的新刑警忍不住说:“为什么,期盼是一个人做的,如果不是一个人,不是更好找到突破口吗?”李浩在心理专家脱口的瞬间就凭借多年的经验理解了这句话,他缓缓地说:“如果真的是两个人,现在两个人性格差距如此之大,一个想低调永远不被人知道,一个高调的全国都关注,可能就又要死一个了。”

 

心理专家点头说:“没错,希望没有第三具尸体。”

 

下午四点钟时,李浩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接过电话,忍不住骂了一句:“他妈的!又来,太嚣张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机键盘上输入着什么,几秒钟的时间,手机的页面显示出一个贴吧。上面是鲜红的大字:

“曝光沿海路无头男尸杀人真相二”

亲爱的朋友们,到目前为止,我没发现我们敬爱的警察同志有任何的消息,显然被我说对了,他们什么也没有查出来。所以以后你们就把110当做屁处理吧!一辈子也不用去拨打这三个数字。因为根本没用!

 

我留下的问题,不知道你们找到答案没有!1,他的身份你们查到了吗?2,我一共杀了几个人?3,他的头和手指头去哪了?可怜的警察同志们!你们这种效率会让所有人失望的!全世界的网友都在等你们该死的你们给他们愚蠢的信心啊!

 

就让我为你们解开答案吧!现在第一个:

 

他的身份:你们所找到的尸体身份叫做:张明龙 ,男,53岁,住在浑南区,够多了吧?自己去找答案吧,希望明天你们可以给我点惊喜。

 

妈的!李浩关了电话,放进裤子口袋里,又骂了一句,这已经是他接手案子以来的第三次忍不住爆粗口。李浩看着站在一旁战战兢兢待命的那位刑警说:“去给我查!查浑南区的这个张明龙,把他所有的信息都调出来!”

“是!李队,那贴吧的账号和服务器来源呢?”

“不用查了,号码是又重新注册的,IP地址肯定和上回一样,满大街的WIFI,这个精神病不一定又是在哪蹭来的,看也没用。”

“是!”

“你们几个,去给我调查所有的心理诊所,看看有没有符合凶手条件的。目前没有搜查令。尽量将他们配合调查。”

 

李浩布置完工作,看着一旁的心理专家说:“欸,真是着急!他这么天天来两趟,我怕这案子要压不住。社会影响太坏了。”心理专家点着头说:

“确实是,凶手极其嚣张,这样吧,我有一位朋友,在心理学领域很有研究,她就在这座城市定居,我去见见她,看看通过她能不能在圈子里打打招呼,找一找有没有疑似凶手的病例。”李浩听了眼前一亮,赶忙说:

“太好了,我和你一起去。麻烦了,快帮我介绍介绍这位老师。”心理专家停顿了一下,微微一笑:

”她的年龄到不像是资深人士,但是学术很深的!她对于催眠有着很深的研究造诣。非常厉害!是行内很有名气的人物。不过名字倒是同她的外表一样可爱,叫做谭小梦。”

 

 

 

 

 

谭小梦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个中午,不对,是第几百个中午,他们学校是初高中连读六年,可以直升高中。从初一那年伯奇和她搭讪的第一张纸条至今,已经走过第六个年头,每天午休的一个小时,梦中的七天,他们就像彼此的唯一,在那个世界里肆意徜徉。两个彼此怀揣着心事的少年却像《白夜行》中的两个人一样,在现实中从未有过任何交集,哪怕只是说一句话而已,唯一看起来类似的是,每天中午两个人都会雷打不动的趴在桌子上午休,但显然每天都会有午休的同学,绝不止他们两个,所以这个小秘密尽管持续这么久却意外的没被人发现。

 

对于梦中的一切都在记忆中不会随着梦醒而分裂成残缺的碎片消失不见这件事,谭小梦是在那节音乐课上体会到的。要知道高中的音乐课其实上一节很难得,大部分都会被班主任厚脸皮借来当做小考或者自习课。所以,每一堂都让人格外珍惜。在两个月音乐课见到的都是班主任的面孔后,同学们终于迎来了可爱的音乐老师,可10分钟后,噩耗传来,音乐老师摔肿了手,没办法弹琴,眼看着班主任又可以借机来“撬课”,班中响起一片哀嚎的声音。音乐老师也很无奈,明知道高二的孩子们弦崩的很紧,只好坐在那里,指着钢琴说,“那咱们班同学有没有谁会弹钢琴?我们把这节课上完?”全班都面面相觑,倒是有两个女孩子曾经学过,可惜高中的升学压力让她们不得不放下所谓的兴趣爱好,四处补课,到现在手生的狠,谁也不好意思站出来。

 

音乐老师摇了摇头说:“那我也没办法啦,总不能这样闲聊天一节课吧,只好叫你们班主任来了。”谭小梦倒是好些,每天中午的一个小时可以在梦中度过七天,也算典型的劳逸结合,只是看着班中不断皱起的八字眉和鬼哭狼嚎的哀叫声,谭小梦举起了左手,怯生生的说:“要不,我试试吧?”尽管她声音已经小的可怜,可全班还是在一瞬间就静了下来。一双又一双好奇的眼睛盯着她看,毕竟钢琴课一节要120块,谭小梦的家境可不像是能够有钱学钢琴的人,说练过书法一类的还比较可能。

 

谭小梦说出来时,也隐隐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毕竟弹琴这件事,是因为她在梦里和伯奇讲过,所以这几年几乎每天在梦中练习,但是实操没试过。她犹豫的回头看了一眼永远趴在桌子上的伯奇,伯奇还真的知道她的心思,悄无声息的点了一个头,又趴了下去。谭小梦手心都是汗,尽管她并不是一个爱出手汗的姑娘,她坐在钢琴旁,看着那些错落有致的钢琴键时,深吸了一口气,就像我们期待的那样,流畅的音乐在那纤细又灵巧的指尖蹦了出来,一个一个调皮的音乐奏响了一曲《雨的印记》,那并不是一首传统的世界名曲,但却也算耳熟能详。谭小梦喜欢下雨,她说,“雨过天晴的青草味让人迷恋,雨天能够冲刷掉灰暗和阴霾,让眼睛和心都变得干净。”尽管她那么干净,阳光。

 

那节课成了谭小梦的独奏音乐会,手肿的音乐老师惊的发呆,谭小梦的钢琴水平甚至比她好得多,下课时,她留住谭小梦,追着问:“咱们市哪位老师的手笔?教出这样好的学生。在这种小城市里,竟然还藏着这么低调不知名的钢琴师,拖着谭小梦的手,摸着那柔软修长的骨节,愈发喜欢,谭小梦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告诉老师,我是在梦里学的?恐怕会被当老师当做戏耍她吧。她站在那里涨红了脸,不肯吭声,音乐老师眼中的问号渐渐放大,试探着问谭小梦:“怎么,不方便说吗?是老师不让说吗?”谭小梦还没等回答,就听伯奇敲门,直径走进办公室,对着音乐老师不卑不亢的说:“班主任叫谭小梦,让我来通知一声。”

 

音乐老师倒是很遗憾的样子,终于松开了手,谭小梦一面像外面跑着,一面说着老师再见,直到门口才长出了一口气,拍着胸脯说:“吓死了,卡在那里根本不知道怎么讲,幸好你来救我。”伯奇笑了笑:“弹得很好,走吧。班主任没叫你,我乱说的。”说完,大步走开,似乎课上和谭小梦点头鼓励的那位,刚刚跑进办公室解围的那位根本不是他。不过谭小梦知道,高中抓的这么严,伯奇千年不变的吊车尾,如果被班主任发现和谭小梦来往密切,估计要被老师开小差找家长了。毕竟他已经被贴上了“坏学生”的标签。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那是最有一节音乐课,因为一个月后,谭小梦他们升到了高三,而音乐,体育,跟高考没关系的课程统统被取缔,甚至连文科班的物理,化学也消失了。只剩下六节课,翻来覆去的上,每个人面对的都是做题,做题,做题,还有模拟考上那可怜的成绩。甚至连班级的标语都是:“生时何必久睡,死后必定长眠。”上厕所要快速的跑着去,似乎多闲晃一分钟都将是一种可耻的浪费。

 

即便这样,谭小梦还是保持着中午一个小时的睡眠。而昨天午休时,伯奇和她说今天要去做一件很酷的事。伯奇神神秘秘的样子让她觉得心痒痒,可他说完这句话就结束了昨天的梦,丝毫没给谭小梦追问的机会。六年的时光,谭小梦早已不是那个站在香港迪斯尼门口会惊讶道说不出话的姑娘,她走过那么多地方,几乎看遍了整个世界,就如同那次钢琴弹奏一样,即便现在她真的亲自到达梦中去过的每一处风景,肯定也都是轻车熟路,所以还能怎么酷?一起在巴西看足球,在布拉格广场许愿,在巴黎铁塔下照相,在西藏跪拜着布达拉宫,甚至跑去过肯尼亚看狮子,虽然这都是梦里,可如同亲身去过没有任何两样,哪一件说出来,对于她这个每天早八晚八上学的高中生来说,都已经很酷!难不成真的去看极光?

 

谭小梦期待着伯奇所说的酷,而当真入梦后,谭小梦真的惊讶到喊出那个字:“酷!”那是一个谭小梦去过的地方,不止一次,可这又是谭小梦没去过的一个地方,因为当时没有“浩南哥”。当古惑仔风靡整个学校时,浩南哥几乎成为了全民明星,男生的目标,女生的偶像。谭小梦也不例外,她买了好多张浩南哥的粘贴,站在桌子上,文具盒里,笔袋上,日记本里,每一个能够着的地方。就在一周前,郑伊健刚刚在红磡体育馆连开6场声势浩大的演唱会。而伯奇显然知道她的偶像是谁,竟然带她来红磡演唱会的现场,粉丝们热烈的欢呼声震得谭小梦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跟着燥了起来,她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拿着荧光棒不断挥手。齐腰的长发随着身体的摆动不断地拂过伯奇的面颊,他把手慢慢的像上伸,拽住了谭小梦的一缕头发,尽管是在五月的夜晚,天气还有些清凉。可伯奇的手心却越来越热,喉咙干燥的需要不断吞咽口水,心跳声音大的的像台上正卖力气的音响。鬼使神差的他想拦过谭小梦纤细的腰,可还没碰到时,谭小梦突然回头说道:

“伯奇,高考后,我们就在一起吧,你愿意吗?”

 

此刻,舞台上烟火齐放,听见郑伊健在麦克里说:“下一首歌——友情岁月。





作者:六陆 满脸仙气的狮子座姑娘,自由撰稿人,喜欢用故事讲道理。

微信[SR]  微博[狄仁六]

 

SR原创作品 | 尽情分享朋友圈 | 转载请联系授权


图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