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正传

踏雪寻梅作坊2020-05-24 06:56:52

阿根正传

 

(一)

阿根,祖籍地为革命老区吉安市某农村,70年代出生。和大多数这个年代出生的农村孩子一样,家中多孩,家境贫寒。

盛夏的省会城市南昌,天气异常炎热。对于从农村而来没见过世面的学子,南昌俨然算得上平生见过的最大的都市。

学校坐落于北京西路77号。在美丽的青蓝湖边的一栋旧式宿舍楼里,我和阿根两位同乡由此相识。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我和阿根很快自然熟,吃饭、上课、外出,形影不离,拉开了自由挥洒青春的序幕。

因为来自农村,阿根高高的,瘦瘦的,黑黑的,和长期营养不良的“非洲难民”特征相似。不知道是因为贫穷造成营养不良,或者长期劳动所至,抑或是因为十年寒窗苦读的艰辛?

9月的校园,到处是迎新的彩旗、标语。最引人注明的是各大社团,一字排开,吆喝呐喊,招贤纳士。我和阿根也选择了不同的社团,为的是多一些经历,为四年后择业“加码”。

因为我年纪大些,大一有一段时间,阿根跟着我一块去校报混,以记者的身份采访写稿。阿根写得还很不错。从交往中,我对阿根有了一些了解。我和阿根老家距县城差不多远,都30多华里,只是属于不同的角落。阿根父母年老体迈,靠几亩薄田维持生计,兄弟姊妹几个,收入有限,经常为钱烦恼。

人穷命贱,生活实苦。贫穷引发的家庭琐事,给阿根年轻的心灵带来巨大的影响和可怕的心理伤害。

穷则特立独行。穷则思变。出身虽苦,依然挡不住生命初放的灿烂。

不记得何时起,阿根不再与我一同采访写作,我们在记者之路上“分道扬镳”。我继续着新闻文学梦想。阿根则每日孤独地背着一个发黄的旧书包,来去匆匆。后来搬了新宿舍,阿根与别系同处一室,我和阿根的交际逐渐减少,甚至没有了来往。我们以同一校园为圆心,却在不同的轨道上忙着不同的事情。

他的“怪”,正是在这段时间捉摸不透。

他的“才”,也是在这段时间显山露水。

谁也不知道他每天在干些什么,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来自于阿根身上的各种信息也断断续续传了出来,更多的是茶余饭后的闲杂资讯,令人一笑而过。

但阿根依然我行我素,早出晚归。看起来很忙,专业成绩却十分了了。


(二)

鲁迅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阿根的爆发,是在从未接触过的钢琴上。

钢琴,从诞生至今,一直是高大上的乐器。

从没接触过钢琴的阿根,却表现出超然的“天赋”,一“指”成名。

钢琴课是我们学前教育专业的一门必修课。全班29名学生,却只有一台钢琴,其他的都是风琴。风琴弹起来不仅费力,而且琴键也有限,只能弹奏一些简单的曲子。僧多粥少,条件有限,早起争练钢琴,成为同学间的“暗战”。

我们都以及格为目的,把这项功课当作大学里其他普通科目一样,漫不经心地练。我素来没有音乐天赋,唯一喜欢的是身材高挑的钢琴老师的美丽和高贵气质。我一度怀疑阿根勤奋练琴的动机,正是老师的美丽。

阿根利用凌晨时段、午休时间、晚自习结束后的空档,疯狂地寻找一切机会练琴。

琴房座落在一片低矮、破旧的瓦房里,这正好给了阿根可趁之机。

他趁没人注意,从师大外面的大路扒开钢琴教室窗户上的钢筋,钻入教室偷练钢琴。之后,又设法搞到琴房管理员的位置,和一同学一块住到了钢琴旁边一间小屋里,从而可以独自享受弹琴的特权,这让我们大为羡慕。

他还混入音乐系,结交了一个来自永新县的外号叫“卷毛”的音乐系同学,经常向他讨教一些乐理上的问题;还私自配制了几个钢琴房的钥匙,在别人不练的时段去偷练钢琴。

音乐系的钢琴比较陈旧,为了弹到更好的钢琴,他还混入师大左转100米处的一家琴行,以免费帮老板卖钢琴的名誉,睡在店里,为的就是有机会练琴。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两年多。阿根弹会了《致爱丽丝》。当在班上弹奏这首曲子的时候,那灵活的指法和悠扬的琴声,获得女神老师的称赞,也让我们十分佩服。

就在我们以为阿根会在钢琴路上走得更远的时候,阿根竟然宣布放弃钢琴!

他说,自己努力学钢琴目的就是听说会弹钢琴去珠海当幼儿园老师可月入八千。但是当他学完众多的音乐科目后,发现自己永远达不到“会钢琴”的高度,因为钢琴要从小学起;而且即便弹得再好,最多可能开个琴行或者搞个钢琴辅导班,挣不了大钱。

当时已是大三,毕业的阴霾正浓罩在每个人的头顶。当时很多同学选择了考研。

阿根似乎一事无成,日益显得萧索,他孤独的身影常在学校里转悠,担心着自己的前途。

90年代中期,一股计算机热正在校园兴起。阿根无意中听说,学好计算机,月收入可过万元,如果自己会计算机的话,真是“钱”途无限。

在巨额金钱的刺激下,阿根有些蠢蠢欲动。大一开的计算机课是他最讨厌的课程之一,因为老师讲的他完全听不懂,去上过一次机,电脑启动太慢不说,进去之后根本不知道怎样操作,后来DOS启动盘压在书下给压坏了,上不了机,索性把学校分配的机时都给了隔壁宿舍对电脑表现超乎热爱的同学了。

直到有一天,阿根在学校食堂门口闲逛,看到旁边新开了家学习电脑打字的机房,里面竟然还有不少靓丽的女生。于是,阿根晃悠着进去,走到一个漂亮女生身后,看见她正在WPS里用五笔输入法打汉字,按F10键后还可以模拟打印效果,和打印机打在纸面上的效果完全一样。

阿根惊呆了,电脑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功能。这完全勾起了他学习电脑的兴趣。他想,女生都学得会,我一个男生肯定也没问题。阿根暗自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自学计算机。

一个月58元的生活补助费,他咬牙花了30元巨款去书店买了本《计算机基础》。之后,他完全变了个人,上课时坐在教室里马不停蹄地钻研电脑教材,下课后赶紧跑到机房去验证。

他付不起每小时一元钱的机时费,只好故伎重演,以免费替老板管理机房、看店的名义,混入学校出门左转150米的电脑打字店,晚上睡在那里,通宵达旦地学习计算机技术。结果,阿根在1周内用TT软件学会盲打,一周内搞懂DOS操作系统,2周内学会五笔输入法,1个月摸透了WPS排版软件。

有一次,他看到计算机专业学生用Basic语言编程,运行后电脑的蜂鸣器会用不同频率唱歌,很是好奇。他向同学请教,问能否将键盘上的数字键变成钢琴键,按不同数字发出不同音乐效果的音?同学告诉他用汇编语言可实现,但要先学Basic语言、Pascal语言、C语言、Foxbase数据库,才能学汇编语言,因为汇编语言太难学了。

听到这个消息,阿根赶紧跑到书店,找到清华大学出版的一本汇编语言教材,看到里面果然有将键盘里数字键变成钢琴键的程序段。他买了来,直接从汇编语言开学。一个月后,竟然学懂,实现了将键盘数字变成琴键的功能。

由于汇编语言最能认识计算机本质,跨过这座最高山峰后,阿根再反过来学其它编程语言就易如反掌、势如破竹。不出4个月,阿根学完当时所有的语言,编程过关,对计算机软件已有深入认识。


(三)

四年弹指一挥间,毕业季是挡不住的潮涌。

实习期间,大家都被择业浪潮打得晕头转向。虽然当时实行“双向”选择,找不到工作还是有分配。但找个好工作,仍然是我们的理想。

阿根同样面临着找工作的焦虑。但他运气似乎比常人好一些。一天,他在实习的学校如厕,正好隔墙听到有人说师大有个面试,温州教育局要来招毕业生,只有综合奖学金二等以上才有资格参加面试。虽然阿根综合评价每年高居倒数第二,但他想,自己琴弹得好,还会电脑,去竞争这个幼儿专业教学岗位还是有希望的。

第二天上午,阿根偷偷坐车返回师大,打听到面试地点,并在面试前5分钟赶到。当时温州教育局的领导讲到月入1500元,不光要一个幼教,还要一个计算机。阿根当时心里激情涌动,对自己说一定要拿到这个每月1500的薪津。自己幼教专业虽然超烂,但在计算机上是还是有实力的。阿根于是信心十足地向领导介绍自己已经自学完了计算机专业所有课程,问能否面试计算机岗位。领导看到他一脸自信,告诉他,下午1点,专家楼,不见不散。

竞争这个岗位的共有四个人,其余三个来自师大计算机专业。第一场是试讲,领导在计算机教材里随便翻一个知识点让应聘者讲10分钟。由于阿根是扎扎实实练出来的,讲的自然入木三分,刀刀见骨,第一局小胜。

第二场比打字。阿根已苦学过五笔,打字时双目放光,动作娴熟,其他人则用拼音,半天出不来。第二局再胜。

第三场比毕业设计,计算机专业的学生都是用Foxpro编的一个简易菜单系统,运行起来还有错;而阿根却用C语言开发了图形界面系统,还可控制鼠标。这个结果让教育局的领导很吃惊,当面提出要再去阿根免费工作的电脑打字店看看。在那里,他看到阿根还会管理网络、装拆硬件,当场决定录用阿根。

“天才”阿根就这样机缘巧合去了温州。


(四)

温州,一直以不囿现状、大胆创新出名。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于1943年在《人类激励理论》论文中所提出,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阿根在温州当中学教师,解决了最低生理需求中的温饱问题,不求安分的他开始向更高的目标前进。

在温州,阿根从没看到过这么多新电脑,学习的欲望不断刺激着他求索的心。教学之余,他卷被子睡在机房的角落里,闭门两年整,没日没夜地学习计算机新技术,补齐短板。

2001年考研大潮兴起,阿根不顾校方的挽留,卷入了这股潮流。又经两年彻骨努力,终于考上了浙江师大计算机系的硕士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以扎实的专业功底应聘入职于宁波某高校,并成长为一名计算机专业副教授,目前正准备攻读博士。

 如今的阿根,儿女双全,拥有两套房产,实现了“穷小子”向大学教授的成功逆袭,达到了自己的愿望。

谈起自己的成长经历,阿根说,自己并不是什么天才,也从来没有什么远大理想。一直刺激着他的,是物质缺乏带给他的不安全感。他只是想吃饱饭,给家里人一个好的生活,给自己一个好的未来。只不过,由于家里太穷,他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艰辛,同时也敏锐地抓住了命运给予的机会,让仅有的一点“天赋”能够淋漓尽致地展现。

也许,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地知道,从幼儿教育的文科本科生到计算机工科教授,究竟付出了多少艰辛,跨越了多大的鸿沟。

阿根的成功,依然印证了爱迪生的名言:“天才=1%天赋+99%努力”。

祝福阿根!


(感谢班友阿北阿裴的贡献)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