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孩子可能“被出卖了”,全青岛中小学生信息900元就卖

QTV青岛全接触2021-01-08 15:11:16

18岁的山东临沂大学生徐玉玉尸骨未寒,新的悲剧又发生了!


8月23日凌晨,同样来自山东的大学生宋振宁在遭遇电信诈骗后,心脏骤停,不幸离世!


亲属称,该学生在去世前接到诈骗电话,并被骗去数额不等的现金......


徐玉玉、宋振宁都是或即将成为大学生?骗子如何能知道他们的大学生身份,进行精准定位的诈骗呢?这成为这两场悲剧留给众人的一大疑问。


而记者调查的结果,更让人心惊胆战:信息贩子称900元即可买到全青岛中小学信息。




电话中,骗子说出他的银行卡和身份信息


8月18日,临沭县大学生宋振宁接到一个来自济南的陌生电话,对方在电话里称,自己是公安局的,并对宋振宁说他的银行卡号被人购买珠宝透支了六万多元。



“一开始,孩子还有点怀疑,但对方说出了振宁的银行卡和身份信息。”受害者的亲属宋先生介绍。


谁也不知道,当时骗子和宋振宁到底说了什么,他又如何去银行给对方转了钱。


“具体过程,我们也不了解,孩子去世了,现在已经没办法去核实。孩子后来去了银行,给对方转了2000元钱。对方还让孩子把小票撕掉,但孩子没撕。


在回家的路上,宋振宁遇到了亲戚,聊天时说起了这件事。亲戚说他被骗了,宋振宁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我这么聪明的人咋就被骗了。”宋振宁有点懊恼,他和亲戚去派出所报警,具体的报警情况也只有宋振宁知道。


再次被骗后,他因心脏骤停停止呼吸


8月22号,那个陌生电话再次联系宋振宁让其“还款”。据宋振宁的老师及同学介绍,当天,宋振宁不知道因为什么,把自己的生活费以及家中的现金存入了银行卡,下午宋振宁发现银行卡的钱(具体数额暂不清楚)都不见了。



惶恐悔恨的他在晚饭时跟父母说了自己被骗的事,怕父母责怪,说是被骗了两千多,他的父亲安慰他说“没事,钱没了咱可以再赚,别太难过了”。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宋振宁第二天也要回山东理工开学,孝顺的他还在网上给他的妈妈买了新鞋,也给爸爸买了新衣服。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


8月23日,天还没亮,等宋振宁家人看到他睡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走近看却发现宋振宁已经停止了呼吸。



据宋先生介绍,经医生诊断,宋振宁死因为心脏骤停。他的父母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父亲因为伤心过度变得精神恍惚,在家中常常晕过去,母亲伤心过度,住进了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


“她现在成神经病了,光说把心挖去了,小孩把她的心带走了,她现在没有心了。”……



是谁泄露了大学生的信息?

徐玉玉、宋振宁都是或即将成为大学生?骗子如何能知道他们的大学生身份,进行精准定位的诈骗呢?这成为这两场悲剧留给众人的一大疑问。

  

每年高考之后,有不少考生会接到一些自称“招生机构”的诈骗电话。《新闻晨报》记者调查后发现,网络上公然售卖考生信息者大有人在。这些卖家对于包含考生姓名、学校、电话、住址在内的信息进行打包出售,却根本不问买家用途。而考生个人信息与银行、医疗等行业的个人信息一样,已然成为黑客利用安全漏洞从事地下黑色产业的关键内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接触到数个倒卖用户数据的业内人士,其中3人告诉记者:“只要你听说过的学校,不论大学、中学、小学,(它们的数据)都有。”


其中一位人士向记者展示的上海某知名大学数据,包含了学生姓名、学号、性别、年龄、身高、体重、联系方式、专业等详尽信息。此外,该人士表示可以拿到“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包括学籍号、学校、入学方式、住址、家庭成员等等。该人士表示,“国内学校,有一半数据我都有。即使手头没有的,只要你告诉我名字,我也都能拿到。”


根据多位人士报价,“新鲜出炉”、“没有卖过”的一手学生数据,售价约1-2元/条,大量采购还有优惠。而二手的数据,基本低于1毛,如果批量购买,1万条二手数据约300-500元。


在整个数据黑色产业领域,学生数据售价偏低,相比之下,一些从淘宝、京东、唯品会等电商平台流出的一手数据,售价在3-5元以上,高峰期售价一度达到20-30元/条。除此之外,在数据黑产中,电商、银行、股市、车辆交易等数据应有尽有。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买数据的,都是拿来骗人的,学生基本骗不到钱,数据卖不上价,乡镇之类学校的数据都卖不出去。”


24日,《齐鲁晚报》记者专门联系到一个销售学生信息的信息中介,表示要购买学生信息。对方给记者发了一份学生信息。这个表格里面有100名学生信息,都是一个中学高三的学生,详细地记录着学生的出生年月、家庭住址、联系电话,还有学生父母的信息以及电话联系方式。


记者随意选取了一个电话拨打过去,发现对方就是信息目录里面学生的父亲。在信息中介开具的价格中,6万条学生的个人信息只需要600块钱,平均一条信息一分钱。 



900元可买到全青岛中小学数据?


记者在探访中发现,QQ已经成为个人信息倒卖的重要渠道,来自天南海北甚至世界各地的网友利用QQ交易着网购信息、金融信息、医疗信息、社保信息、教育信息,可谓应有尽有。数据贩子以每条几分至几元的价格倒卖,起卖条数以千条计,根据数据新旧、领域及购买数量,价格也会有相应调整。


学生信息在这条黑色链条上属于比较优质的资源。8月25日下午,记者在QQ上先“找人”,输入“数据”“数据交易”“学生数据”等关键词,结果系统并未予以显示搜索结果。难道相关信息都已经屏蔽了?记者随后转向“找群”,同样搜索上述关键词,结构大批信息贩子的QQ群号就出现了。


记者发现,这些QQ群的名称及简介都比较隐晦,往往以信息交易、提供优质信息资源等词汇掩饰真实身份。记者以教育培训机构的名义接连申请加了四五个群,均没有通过,最后通过一个群主反馈的QQ号,终于和一个名为“营销数据商”的卖家建立联系。


该卖家的属地显示为福建,签名里这样写道:“交易事小┊做人事大┊长久经营┊缔造诚信┊请直奔主题┊收钱办事┊节省双方时间不提供免费测试┊避免无聊人士增加我们的工作量┊不相信我们公司有实力提取市区、县城实号的┊不相信我们公司的信誉的多说无益,请自便!”


为了赢得对方信任,记者首先咨询价格及付款方式。随后,记者称自己是做校外培训的,想趁着开学前集中推广业务,因此需要大量青岛地区的中小学生信息。对方随即回复,可以提供青岛所有中小学数据,费用是一口价900元,如果只要小学数据则是300元。



对于这些数据的来源,对方一直是讳莫如深,只是不断保证信息绝对真实。我们已经做了五六年了,你看我QQ等级就知道了,想要就付款,10分钟内把全青岛数据传给你。”记者提出担心数据准确性,对方表示可以通过支付宝先预付部分定金,他将提取出部分信息供记者验证,验证有效后再支付尾款。


平度、城阳男子倒卖信息被判刑


2012年春天至2014年8月份,平度人韩某以“荷花仙子”、“小天使”、“扯不仅的小伤悲”等QQ昵称,多次通过电脑上网的方式,从互联网站上下载或通过QQ群交换、购买了大量公民个人信息,且将其持有的大量公民个人信息通过互联网销售给韦某国、朱某、夏某祥(以上三人均另案处理)等人,从中牟利,非法所得人民币17498元。


  韩某最终被平度公安机关抓获。平度法院认为,被告人韩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应受刑罚处罚。被告人韩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可从轻处罚。同时考虑被告人确有悔罪表现,符合缓刑条件,依法可宣告缓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韩某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城阳区人民法院也审理了一桩信息泄露的刑事案件。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以来,被告人周某在互联网上通过腾讯QQ非法获取大量公民个人信息,并多次将非法获取的信息出售给段某等人获利。其中,2013年1月9日,被告人周某将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1万条通过腾讯QQ邮箱发送给段某邮箱。


法院审理查明,周某有三个QQ号,用于联系业务,给客户打广告传送发货信息等;周某通过网名为秋日私语QQ号在网上购买个人公民信息,平均每条六角钱,然后再高价兜售给其他人从中获利。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周某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来源:畅行952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