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市法院“天平杯”征文秋菊的三次哭泣(作者:习兆祺)

三门峡日报2020-03-25 14:48:17


秋菊的三次哭泣

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习兆祺


  关于执行难这件事儿,社会上流传这样一句话: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执行难难于攀蜀道。可想而知,要想解决这一顽疾确实需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气和精神。


  在一次深夜的执行过程中,陕州区法院依法拘留了12名失信被执行人。于是,我有感而发洋洋洒洒的写下了“执行员,顶风雨,冒严寒,战酷暑,必躬亲;依法律,用重典,出重拳,擒老赖,显神威;履判决,护诚信,构和谐,伸正义,赢民赞。”这样一首打油诗,并发送到了法院执行局微信群中,得到了三门峡市法院梁维院长和河南省高院执行局马长虹等领导的点赞。领导的肯定好比是“火上浇油”,本来就挺有干劲,再经过领导这么一番赞扬——好家伙,心中那干事创业的“小火苗”蹭的一下就窜了上来。


  由于干劲足,工作实,对待当事人像亲人,2017年4月26日,我意外获得了一面写有“人民好法官,百姓贴心人”十个烫金大字的红色锦旗。这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面锦旗。当时心里那叫个美滋滋,嘚瑟、炫耀、拍照发微信朋友圈来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看到那么多领导、同事、朋友的点赞评论,仿佛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但是,我深知这是法院执行干警背后一次次不为人知的艰辛付出、甚至有些是以流血牺牲为代价所换来的。而这面锦旗背后的故事还要从这里说起……


  2016年11月的一天,清晨,我如往常一样正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利用全国网络失信被执行人查询系统寻找着被执行人的财物线索。“当当当……”几声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皱了皱眉头,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请进。”话音未落,“咣咣咣......”几声高跟鞋走路的声音传入耳根儿。我心想:恩,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定是一位女士。


  还没等我抬头,一股浓烈的、不知名的香水味儿随着她开门的气流涌了进来,熏的我是抬不起头、睁不开眼,窜进鼻孔、嗓子眼儿里满满的香水味儿令我不由自主的干咳了两声。我努力保持着执行干警的良好素养,抬起头微笑着打量这位女士:长发、大脸盘子、五官端正、微胖、中等个头。


  其实,我不是闲得无聊在一睹她的芳容,而是在看她手里有没有拿着什么能置我于死地的“武器”——毕竟执行工作是个高危行业,得罪的人多如牛毛,因此我不得不谨慎谨慎再谨慎!所幸这是一位看起来很善良的女子,手上除了挎着一个颜色鲜艳的女士包外并无他物,对我这个体重150斤有余的纯爷们儿构不成什么威胁。


  经过交谈得知,这位女士名叫秋菊,是三门峡市陕州区某村的一位村民,农忙的时候在家种地,平日就在一家超市里打工,独自育有一女,其女与我同岁。我给她让座沏茶,静心面对她的倾诉。在更深一步的交谈中,她慢慢放下戒备,将心里话说给我听,动情处竟然“嗷”的一嗓子哭了出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她看起来无助的令人颇生怜悯之心,我递给她纸巾,劝也不是,跟着哭也不是。在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呜哩哇啦口齿不太清楚的讲述中,我算是大致听明白了。原来是因为村小组侵害了她的权益,她就通过司法途径将该小组告上法庭。案件在经过一审、二审后,村小组拒不履行8500元的法院判决,无奈之下她申请强制执行。


  这位看似柔弱的女子敢与村小组打官司,我内心很是敬佩她的勇气。在仔细分析案情后,我心想:“区区8500元的执行标的,况且被执行人还是村小组,想必应该很好执行吧。”但是,之后遇到的一系列困难,都深刻验证了我这时的想法错得很彻底,错得我甚至怀疑人生。这个案件也使我对以后办理农村工作的执行案件积累了第一手经验。


  当天下午,我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进村摸排走访、了解村小组经济收入情况,确定了小组负责人身份信息。最终,我将该案的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财产申报表、限制高消费令、限制高消费项目表等需依法送达的法律文书及相关手续,全都一股脑的送达至小组负责人周组长手中,限村小组在5日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并让他在送达回证上签名撩印,随后我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我等啊等,等啊等,我等到花儿都谢了,也等不见周组长主动到庭履行义务。这下我可慌了神,赶忙给他打电话。电话里周组长吧啦吧啦的讲了一大堆客观原因,又是说村小组没钱的,又是说村小组输了官司,凭什么让他负责任!说破天就是三个字:不履行!他更是恶狠狠地声称,谁要是从他口袋摸钱出来给秋菊,他就拎两把菜刀弄死谁,都别有好日子过!


  好家伙!听完这番话,我整个头皮顿时发麻,仿佛周组长的两把菜刀将要砍在我的头上。我颤抖着撂下电话,点了根儿烟,猛扎了几口,在烟雾缭绕的办公室里自言自语说道:“你以为你是贺龙啊,人家拎两把菜刀是为了寻求真理去闹革命,你拎两把菜刀师出无名的算个啥!注定要被执行干警‘围剿’,不信咱们骑驴看唱本儿走着瞧!”


  从“村霸”周组长身上打不开突破口,我又找到村会计,想看看这个村小组到底有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村会计却也不好好配合法院的执行工作。我转念一想,一个是村小组的负责人,另一个是村会计,俩人一个村一个姓,工作上接触又多,指不定还沾亲带故。在农村,这种人际关系非常复杂,村会计肯定不会傻到“任人宰割”的配合法院工作,毕竟能当上村会计的人,肚子里装的全都是“真货”,那脑瓜子比孙猴子手中的金箍棒转的都快,精着咧!


  见我们的执行工作好久没有进展,秋菊又来到法院找到了我。这次她不像第一次见到我那样控制不住自己嚎啕大哭了,反而显得有些平静,令我感到些许不安。在交谈中,我很不好意思但又很坦诚的告诉她:“你这个事儿目前遇到了点困难,暂时推进不下去了,案件也快超审限了,要不然你先把这个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告知书给签了吧,等案件有突破口了我立马给你恢复执行,行不?”


  “啥?啥是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是不是你们法院以后就不管俺的事儿啦!”秋菊一脸茫然地喊道。她一个农村妇女,很可能头半辈子就摊上这一个官司,不懂什么叫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我耐心地给她释明了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含义。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眼角一颗已经憋了许久的绿豆般大小的泪珠滴在了那张终本告知书上,留下了一个印记。


  难道她对法院的执行失去信心了?难道她早已心灰意冷了?难道她觉得这8500元钱连法院也要不回来了?一连三个反问,在我心中激起了一道道涟漪,形成了阵阵波浪,不断地拍打在我的脸上,令我羞愧,令我无地自容。我咬牙告诫自己:再加一把劲儿!再加一把劲儿!世上最怕认真二字,继续伏案钻研案情,案件一定会有转机。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您稍后再拨。”再拨?再拨就再拨!一段贝多芬的钢琴曲《致爱丽丝》彩铃悠然飘来,还未等我进入这优美的旋律中,电话中传来一个冰冷的“休止符”:“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您稍后再拨……”周组长这分明就是在规避法院执行!应当履行的法律义务,他却熟视无睹,简直目无尊法!


  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人民法院决定书,豫1222执xxx号。本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秋菊与被执行人某村某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中,被执行人某村某组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周某某系该组负责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解释》,依法对周某某司法拘留十五日。


  “刘局,这是关于周组长的拘留决定书,请您审核签发。”我对执行局长刘瑞丰说道。刘局是我在执行局特别敬佩的人,这并不单单因为他是我的局长,而是多年来他长期在办案一线从事法院审判执行工作,运用法律条文特别娴熟,法律经验与社会经验极其丰富。刘局仔细翻阅完卷宗后,在拘留决定书的签发稿上写下了一个苍劲有力的“发”字,周组长即将开启在拘留所里的难忘“旅程”。


  行动总指挥:“同志们,检查装备。执法记录仪、电警棍、对讲机、手铐、辣椒水是否齐全!”


  “装备齐全,请求出发。”六名参战干警胸有成竹的喊道。


  “出发!”随着一声令下,三辆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出,直奔周组长的“安乐窝”,拘留周组长的执行行动正式打响。


  四月份的农村,庄稼人在地里种的那些我叫不上名字的农作物已经探出了头,随着微风在向我们招手,像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看样子今年收成又是一片大好,可我却无心多看几眼。空气中混杂着牛粪的味道从车窗外面飘了进来,但也难以掩饰我对这片广阔土地的热爱与眷恋,因为我要找的周组长就住在这里。


  嘟嘟……对讲机里传来声音:“2号车、3号车,前面涵洞有积水,请走涵洞两边的过道,小心行驶,收到回复。”


  “2号车收到。”


  “3号车收到。”


  三辆警车紧贴着涵洞壁缓缓通过,方向稍有偏差就可能跌落水中,透过车窗望着涵洞里深不见底的积水,就如今天的行动一样,一切都是未知。


  到达周组长家中,并没有发现他的踪影,难不成他觉察到了什么,跑了不成?我心里犯着嘀咕。就在我抬头的一瞬间,发现屋子背后的山坡上有一个身影,我们三名执行干警一路小跑到了山坡上。真是感谢党!周组长正拿着铁锨给自己地里的庄稼引水呢。


  我满脸堆笑地说道:“周组长,好久不见啊,来来来,我帮你拿着铁锨,咱们下去坐你屋里歇歇脚,喝碗水,聊一聊。”我好言好语的哄着他,生怕他看出破绽惹恼了他。周组长顺势将铁锨递给了我:“聊就聊,反正我不会给一分钱。”我一掂量,乖乖哩,这家伙可真不轻,真要是砸在人身上那可是够喝一壶的了。


  一袋烟的功夫,走到了家门口。他看到家门口还站着三名干警,顿时感到不对劲儿了,他想跑!想反抗!这时候我们一群人上去将他按在地上,手铐一戴,准备带离执行现场。此时的周组长似乎还不太甘心,在黄土地上不停地扭曲挣扎着,犹如背水一战的孤军,誓死要与执行干警拼个你死我活。农村的庄稼汉,过得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光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下地耕种使他们需要拥有大量的能量与体力,一顿饭吃上两盆儿西红柿鸡蛋捞面条再加俩大白馍馍那都是稀松平常的事儿,因此周组长练就了一身的彪劲儿。但是在邪恶面前,正义从来不会俯身低下头颅去做投降派。最终,他还是被执行干警抬上了囚车控制起来。


  就在大家准备凯旋而归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一位妇女拿着铁锨从旁边的山上狂奔下来,她在奔跑中扬起的尘土仿佛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时刻都能将我们吞噬。她将手中的铁掀往旁边一撂,“扑通”一下跪在一名执行干警面前,然后抱着他的小腿,哭天喊地,撒泼打滚,想利用这种卑鄙恶劣的手段逼迫我们放了他家掌柜的。执行法官老李义正言辞地告诉她:“你家男人今天是放不出去了,你也不要在这里哭闹妨碍法院执行公务,否则我们将对你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尽早履行法律义务才是唯一的出路。”


  这女的一听算是炸锅了,使出种地的力气,抱着执行法官老李的小腿,张着血盆大嘴上去就是一口,持续了两分钟愣是没松劲儿。疼的老李涨红了脸,憋粗了脖子,站在那儿“嗷嗷”直叫唤,引得在田间本分农作的七里八乡都放下手中的农具赶来争相观望。另一边,坐在轮椅上晒暖儿的周组长老娘也紧跟着凑起了热闹,90岁高龄老太太一边哭一边叫,还用双手不停地拍打着,情绪特别激动。


  我顾不得被咬的老李和那边的混乱,火箭一样奔到老太太身边,一边安抚她,一边对她说:“我们就是带他回去做个笔录,了解一下情况,中午就让他回来了,您可千万别理解错了。”我尽量好言好语的宽慰着老人,生怕她情绪激动再出点什么意外。霎时间,执行现场好不热闹,执行干警有在囚车里看管周组长的,有被周组长媳妇儿咬着小腿拒不松口的,有俯身低声细语安慰坐轮椅老太太的,还有不明真相“吃瓜群众”在现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


  正义必胜,真理必胜!


  最终,周组长及其“拒不松口”的妻子双双被法院依法实施司法拘留,并交由三门峡市拘留所看管。在拘留期间,曾经不可一世、近乎癫狂的夫妻二人先后认识到了自己所犯的错误,执笔在笔录纸上歪歪扭扭的作了深刻检讨,村小组也及时履行了法律义务。而我们那位被咬伤的执行法官老李,默默地去医院做了检查,在医生的建议下,注射了狂犬疫苗……


  秋菊再一次来到法院,领走了属于她的钱。她从村民的口中已经知道了法院的整个执行经过。秋菊攥着8500块钱的支票,掩饰不住内心的情绪,两行热泪顺着脸颊留了下来。她这是案结事了拿到真金白银激动的哭?还是为执行干警的拼搏精神感动的哭?总之,秋菊的嘴里不断地说着谢谢,并在不久后给我送来了那面我引以为傲的锦旗。


  秋菊的三次哭泣犹如夏天雨季的惊雷,让我的内心为之一颤,深深触动了我。社会中有千千万万这样那样的“秋菊”,在法官的办公室里每天都在上演着像她那样的哭泣。执行难,到底有多难?我们带着“秋菊”们的殷切期待,面对“周组长”们的抗拒执行、规避执行,甚至还有第三人的百般刁难阻挠。但执行法官们从来不退缩、不畏惧、不逃避,敢于向失信被执行人亮剑,尤其像对待“秋菊”这样的当事人,多用心一点,多思考一些,多耐心一丝,多付出一次,一定能基本解决执行难。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人民法官的每一次奋力拼搏既是对当事人殷切期盼的权威答复,也是对自己灵魂深处的声声叩问,更是新时期广大人民法官勇于时代担当的精气神。它是一种信仰,是一种力量,是一种精神,是一种支柱,是一代又一代法院人的传承与坚守。这份内涵将一脉相传,经久不息。 

声明:本公号原创文章谢绝媒体转载。如经授权转载,请于文章开头注明“来源:三门峡日报微信公众号(ID:smxrbweixin)”。


策划:焦森森 李海峰  统筹:李鹏  责编:徐伟

投稿邮箱smxsjkb@163.com

新闻热线0398—2981057

法律顾问:河南宇萃(三门峡)律师事务所

赵双良 胡    彬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