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大的后门

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会2020-07-08 15:50:54


  去年来华东师大面试,中午想去后门外吃午饭,发现后门是一片工地,就问门卫爷叔:“个得四来该装修吗?(这里是在装修吗?)”门卫爷叔两眼无光地斜视了我一下,然后憋出了个:“嗯……”我于是就很放心,想要是明年能来华师大,我就又可以像原先中学,到这边来补课时的一样,在繁忙的学习之余,来这里用寿司、凉皮、臭豆腐、双皮奶和鸡蛋灌饼,喂饱自己肚子里的馋虫。


  然而,一年过去了,我真又回到了华东师大,却发现原先朱红色的后门和热闹非凡的枣阳路,已经变成了这座没有生气的灰墙,和一些被涂上了“拆”字,早已关门歇业的店铺……


  记得是在十年前吧,06年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华东师大还不是985,但在周末的校内,打着华二名师称号的补习班,和现在相比却有增无减。那个时候,我的成绩不太稳定,忽上忽下的,尤其是理科,所以,妈妈就在华师大的一家补习班里给我报了个名,补习数理化,初三、高三还多补了语文和英语。于是,一到周末和寒暑假,我就像华东师大的大学生一样,在食堂里早早啃完鸡蛋饼,到地理楼听一上午茅胖子的“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在河东食堂匆匆吃两口大排,吞两口青菜,就又赶到文史楼,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听老王的“钾钙钠镁铝,锌铁锡铅氢”,然后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不知不觉下课铃就响了,哦!朝南门走起的时间又到了。


  那时候的南门真是好玩,有好多好吃的馆子,无论里外,每天都挤满了人,里面热火朝天地朵颐着红烧肉、樟茶鸭、火锅和东北水饺,外面也噼里啪啦不停的是嗑瓜子和花生声;也有很多物美价廉的运动品商店和礼品店,老板都很识货,你喜欢上海足球,94年申花冠军纪念衫,就静静地挂在二楼阁楼的右上角,你喜欢上海小姑娘,会放《致爱丽丝》的八音盒,也静静地放在橱窗里,价格不多不少,58;更有数不清的小吃摊罗列在枣阳路的两边,什么卖臭豆腐的、卖肉夹馍的、卖凉粉的、卖寿司的、卖双皮奶的等等等等……全部被大、中、小学生们挤得水泄不通的,要吃一盒寿司或是一个手抓饼,等半小时都是家常便饭,而且就算拿到了,想找个地方安安心心地站在把它们吃完,也是需要费点儿功夫的。最让人难忘的,还是那一小杯一小杯的双皮奶,并不一定说那撒着红豆、水果、葡萄干的白白双皮奶有多么好吃,就只是因为那个时候,买双皮奶的时候,总会看到一些华师大的姐姐一边自己大口大口地吃着双皮奶,一边看着身旁华师大的哥哥在那边“摇尾乞怜”,然后才用塑料勺子舀一小口一小口地喂给哥哥吃……唉……这滋味……我花了十年才有可能去尝一下,结果现在的后门,一辆卖双皮奶的小车都见不到了……


  晚饭点儿过去之后,在华联商厦门口的小广场上,总有一小撮阿姨们在欢快地跳着广场舞,在枣阳路口的街心花园,总有穿着皮大衣的“老克勒”非常沉醉也非常绅士地,吹着萨克斯,从长风公园里刚写完生的小朋友,背着画板,牵着妈妈的手,在旧书店外的老式爆米花摊前,捂着一边的小耳朵,等着新鲜出炉的爆米花、年糕片、龙虾片和那一声标志的“轰”,要是小孩儿机灵,再美言几句老师傅的爆米花爆得好吃,他保不齐会祝福那孩子长大考上华师大……然而现在这一切,我也只能在脑海中想想,在手机里写写了……


  还记得在回上海之前,在看原来华东师大的老师——张闳先生的散文集,看见张闳先生就在他的散文中,大赞特赞华东师大的后门文化,说:“如果上海有个小众文化发源地的话,那非华东师大莫属;而华东师大的小众文化发源地,又非后门莫属。当华师大的学生们,经过了四年华师大和华师大后门的小众文化洗礼,步入了社会之后,他们就将这些文化带到了上海乃至中国的各个角落,让这些小众文化成为了日后大众文化的根。”


  而就算是那些没有读过华东师大的许多“前辈们”,也对华东师大的后门文化尤为热衷,就像作家余华在散文集《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中》记叙的,他的80年代生活一样:每到上海,必来华东师大;每到华东师大,必来找格非;每找格非,必然叫格非请他到后门喝酒。然后,酒一喝多,就开始“忽悠”当时还在读研的格非,什么一起创造“中国先锋文学”的宏伟蓝图,一起重塑中国的人文精神,一起大胆给巴老(巴金)的《收获》杂志投稿等等,结果最后通通都付诸于“牛逼”,一场宿醉之后,不仅让格非用光了生活费,还被宿管阿姨多记一次过……


  现在,30多年过去了,受后门文化熏陶过的余华和格非,都缔造了自己在这个时代的价值,而在这个时代里,在这个没有后门文化的时代里,我们的心灵或许并不需要如此死灰,华东师大的红色该是华东师大人的热血所浸染的。柏林墙已经筑起,要冲破它,我们缺的或许只是召唤后门文化的英雄和勇士。


附:2010年CNN Travel关于华师大后街的介绍,点击阅读原文浏览。





本文是华东师范大学首届微信原创大赛的参赛作品。所有参赛作品的版权均属举办方,且比赛最终解释权归举办方所有。如作品涉嫌抄袭,欢迎举报。


文字| 姜真豪

编辑丨一刻工作室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