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水乡的结婚习俗

江北海南2020-11-20 14:58:38


舱中洞房,水上欢歌
---兴化渔家婚俗


    造物主青睐兴化,赐给了“水乡”  水的肌体。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碧碧湖荡,悠悠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水上渔民。明嘉河水,请《兴化县志》载有“民性质实,  以农渔居货为业  之说。  1950年,兴化县渔民协会登记的渔民就有5927户共21699口人。渔民,历来以舟为屋,傍水而居,打渔为生,看似悠哉游哉,实则漂泊流连,生活艰辛。新中国成立后,渔民开始了新生活。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政府规划并投入资金,让渔民到陆上定居。目前,全市绝大多数乡镇都设有渔民定居的水产村。渔民虽然已经成为居民,有了真正的“家”  但他们“离水不离渔”,大多仍在从事捕捞、养殖或水产品营销。


  人类繁衍生息的基本法则是男婚女嫁,渔民也不例外。然而,渔民长期居于舟船,在水上漂泊捕捞,特定的职业、  特定的环境、特定的信仰,形成了特定的婚姻习俗和婚俗文化。兴化地区渔民的婚俗虽是因地、因帮有所不同,但也有共同特点,  那就是:通婚范围较小,程式相对简化,充满水上情趣。


  渔民较为分散,而且因捕鱼方式的差异分成“卡帮”、“披风帮”、“大网帮” 等十多种行帮,一般依帮、依族亲而聚,婚姻也就多在相近的亲戚中形成,俗称“老亲做亲”,  近亲结婚的现象比较普遍。也有张家女儿嫁给李家男孩、李家女儿嫁给张家男孩的叫“换亲”。还有“抢亲”的一男方看上了女方,托人说媒女方父母不同意,于是男方找来亲属,瞅准机会突然袭击把姑娘抢过船来,强行成亲让“生米煮成熟饭”,而后再找人出面“拿和”,女方父母一般也就认了。


     同帮渔民通常有几条、十几条甚至几十条船,他们一起打渔卖鱼, 一起停泊休息。亲朋好友当然少不了“碰头打脑”,酒熟耳热之后,双方妻子都有身孕的,常会“指腹为媒”;或有哺乳中婴儿恰好一男一女,便相约日后联姻,也就是渔家常见的“做奶亲”。碰到认真的,  由男方出面请个中间人做媒“说亲”  女方如有意向,便选个吉日喝顿酒,男方卖件银锁片之类的小首饰送给女方。到了双方小孩十五六岁就要正式“定亲”,男方给女方送上“一对布”一一两件衣料,  “四式礼”一肉、鱼、水面、果子各二斤,  还要请一桌酒。定了亲的男女青年一般十八九岁结婚。结婚前要先“顾礼”,这相当于兴化陆上居民的“通话”  顾礼的主要内容,就是男方将选定的结婚喜日写在红纸条上交给女方,叫“送日子”,同时商定彩礼、封儿、婚礼举行的具体地点以及出席的人数等等一应事宜。渔民的婚期较为宽花轿上船泛,一年中除 了农历三月,其他月份均可皆嫁,具体日期一 般逢六。彩礼通常为4件衣料、几件银首饰,女方的嫁妆通常是一只小木箱、一个梳头盒、一个小马子(木制坐使器)。渔民分散、漂泊,因而举行婚礼的具体地点也是双方协商的主要内容,一般定在女方及其亲属活动范围内的某一村庄或集镇的某个码头、某个水面。迎娶的时间分“早亲”  “晚亲”两类,早亲是在早晨出太阳之前将新娘迎回,晚亲则于晚上将新娘接回过夜,一般依男方帮别、氏族的习俗而定,总体上“早亲”多于“晚亲”。迎亲的方式也分“守亲”、“领亲”两种,  新郎在自家等候的为守亲,新郎随轿子船前往女方处迎娶的为领亲,而以领亲的居多。“早亲”又叫“领亲”很有看点。 


   于吉口的头天,男方选一 条小船披红着绿装扒些作为轿子船,新郎、水手以及俗称“槐扣奶奶”的喜婆一一行, 晚上来到女力船上,以世头为女家敬菩萨后,由女方招待晚饭。饭毕,女方亲友陪新郎打牌。大约凌晨两三点钟,  新娘梳洗停当,女方便开“发轿饭” 汶发轿饭对新郎官还有一番考验。 给新郎的县大碗,上面是米饭,饭底下压着八块红烧肉,新郎必须吃到肉,  而且是“吃得多发财新娘家偏不让你全吃掉  -财不能全发到你家去呀,就有人专司新郎添饭。胃口大的新郎好办,吃饱了饭又吃上了肉,岂不美哉?倘若这饭实在吃不下而肉还没吃到,饭米糊又“不作兴”丢在桌上或分给别人,怎么办?唯一的办法,便是悄悄地将饭拨到自己的衣兜里,再去吃那碗底下的肉。那时新郎都穿长袍,兜里的米饭包扎起来带回家去,这是“游戏规则”所允许的。当然,  就在新郎吃了四五块肉的时是“游戏规则”所允许的。当然,就在新郎吃了四五块肉的时候,一旁的“专职服务员”会夺下新郎手中碗,给你另换饭碗。


  发轿饭结束,新娘头顶大红盖头、  由喜婆搀着跨上轿子船,于鞭炮声中驶向男方一侧。上了男家船,敬菩萨、拜堂、“坐富贵”,喜婆掀去红盖头,新郎新娘双双吃果子茶、枣子茶、圆子茶。此时,天已大亮,男方亲戚均起床在船,等候新娘来“洗脸”。新郎划着自己的新人船,新娘坐在船头,用新脸盆放上新毛巾,首先打水给公婆洗脸,公婆洗毕拿红纸包上几毛钱的“洗脸封儿”赏给新娘。接下来,挨着男方亲戚一溜排着的船队,一家一家打水、洗脸,一家一家给新娘包封儿。 “洗脸” 仪式结束后,还要“点朝”由女方主人将自己的亲戚朋友逐一介绍给男方。点朝过后,众亲友才能享用喜宴中的早餐。渔家的喜宴“
一头扰 (kuai)”。届时,男女双方以及各自的亲朋好友,全部集中到原先商定的地点,伙食全由男方招待,而女方亲友的贺礼也要在“点朝”时悉数文给男方。“水上喜宴” 极具渔家风情,十几条甚至几十条大小渔船船头相对,分两排泊定,中间留下一定宽度的水面空档,好让小船穿行其间;桌席设在船上,每船个果席。说是桌席,其实有的船上只是一-张小方桌,有的干脆用船板当桌,没有、也无须凳子,客人一律盘腿而坐。虽说阵势大、人数多,但渔家办事讲简捷,客人过一天,吃三顿一头天一顿晚饭,正日一顿早饭、一顿中饭,饭后散客。酒席间的菜肴也不复杂,一般四道菜, 而每道菜都是两大碗,品种少而分量足,总要把大家吃饱喝足吧。渔民都是一船一灶,主家会弄上几条船组成一个“水上厨房”,  分工负责,煮饭的煮饭,烧菜的烧菜(烧菜的每船也就烧一种)。另外安排两三条小船专人划着,将“厨房”烧好的菜肴,沿着两排船中间留下的“水巷”挨次送上客船。


  按渔家的习俗,新娘子在一个月之内是不能上别家船的。满月之日的早晨,小俩口划着船,带着二斤水面、两块肉到娘家“回门”,在娘家船上吃顿中饭,带上娘家裹的一百零一个糯米粽子打道回府。


未经作者授权,任何下载、转载或截图都属于侵权!

欢迎大家留言和建议,

相互交流,共叙乡情。

在这个“互联网+”的新时代里

携手共进,砥砺前行。

觉得不错,请点赞↓↓↓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