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儿子以后泡妞着想,应该让他学吉他还是学钢琴?

星团音乐2020-03-25 15:56:50


1

高中的时候,有个帅小伙儿同学,有多帅呢,他钢琴十级,加入了一个只会弹beyond一首曲子的乐队,乐队在全校歌唱比赛中演奏了这首唯一,他作为键盘手,抢走了吉他手贝斯手鼓手黄家驹叶世荣邓炜谦李荣潮王力宏的所有风头。
他的名字叫B.X,就叫他暴雪吧。
下面要说的,与钢琴十级没有一毛钱关系,只与暴雪有关。
暴雪不光长得帅,钢琴弹得好,英文也很厉害。有多厉害呢?在我们这个人人英文都相当厉害的学校,他高二就代表学校去北京参加CCTV举办的一个什么鬼英语演讲比赛了。
当然我私底下认为他之所以能代表英语猛人辈出的高中去参赛,一是因为形象好,二是因为有才艺可以展示,英语水平也就那样吧。
得到一个优秀奖回来后,我们的英语老师就经常捧隔壁英语小班的暴雪,有天老师把他拉过来非要他现场给我们来一发,暴雪礼节性地扭捏了几下之后,低头想了想说,那我就背诵一段《Tribute to Diana》吧。
背完之后我哭了,不为王妃洒泪,而是觉得自己的英语水平这辈子恐怕都无法赶上这个同龄人了(我擦当年的我是真上进啊,给年轻的自己点个赞加没有帮助)。好些地方我竟然没听懂,但又清楚地知道那绝对是地道的英式英语,这种跟听电影原声一模一样的无力感,让我绝望。
抡蹲和阑等的差距。
我回头找Charles Spencer的原版听了听,简直是孪声兄弟。从此我把暴雪奉为我的英语男神。
此后有一次帮高一小姑娘给他传纸条并成功约见,小姑娘害羞的说,师兄,听说你去参加了CCTV一个什么鬼英语演讲比赛啊,你说一段给我听听好不好,然后45°角仰望暴雪摆出一副含苞欲放的花痴样。
暴雪礼节性地害羞了一下,低头想了想说,那我就背诵一段《Tribute to Diana》吧。
我又被洗礼了一次,如浴圣光。
一个高三的已经保送的学姐找我帮忙约他散个步,发育特别着急的学姐星星眼地提及了CCTV一个什么鬼英语演讲比赛,并且挺了挺胸脯,我迫不及待地补充,是的,他口语可好呢,暴雪,你背篇戴安娜王妃的悼词来听听。
再次浴圣光加搓背加大保健,晶晶亮,透心凉。
直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当年完成了传纸条和留言任务的我,还会出现在别人的约会现场。
不记得到了第几次,被人贩子卖了还乐呵呵帮忙数钱做账合理避税的我突然醒悟过来,问到,你tmd怎么老背这篇?难道就不会点别的啦?
暴雪低头想了想说,也会,只是我就这段水平特高,别的太差。
晴天霹雳,裤衩一声!
在我的再三要求下,暴雪展示了一下自己随口读拯救21世纪英语报的善行,竟然比我的口语水平只!高!那!么!一!丢!丢!
我的心里,冬天走了春天来了、花开红了草长绿了、skies of blue and clouds of white、The bright blessed day the dark sacred night、感觉整个人明显变高、身体也变壮了、自信心又回到了我身边!
开心了1分30秒后,我问他,为何你单单这一篇的口语水平高得如此不合情理?
暴雪一字一句地说,因为这是我的招牌,也是我的杀手锏,我是一个词儿一个词儿纠音、一个逗号一个逗号的模仿、一遍一遍的默写,一句一句的标示连读和语调的上升下降、一段一段的跟读对比的。
然后你每次都在背诵前加上『那我就』三个字,仿佛这是你在脑海里许许多多的文章中随便随机选出的一篇?我问到。
他低头想了想说,还要在每次说『那我就』前先低头想一想。
当天晚上,我就选定让小布什,成为我的戴安娜。
后来,我们都因为外语特长保送上了大学,从年后一起浪到8月底。暴雪的面试情况我不清楚,反正在我的口语考官看了一眼手表,提出最后一个问题你有什么兴趣爱好的时候,我是这么回答的:
我喜欢读书,尤其喜欢让人印象深刻的公众演讲,比如The Ballot or the Bullet、The Space Shuttle "Challenger" Tragedy Address、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ls Fear ltself、Order of the Day and of course I Have a Dream。(低头想一想) 要不,我给您背诵一段,嗯,让我想想,well,George W Bush的就职演说如何?
上面是第一个故事,你猜接下来的是第几个?
工作之后,认识了不少年纪一大把,恋爱经验无限趋近于0,但又不甘心做一个0的男生,于是我经常在闲时组织party聚会主题下午茶电影之夜等小型生活服务类活动,让朋友带朋友的朋友来参加,希望单身的他们和愁嫁的她们排列组合玩着玩着就能玩到一起去,折腾着就从一被子到一辈子。
我甚至组织过很隐晦的仲夏夜睡衣趴以及很直接的8分钟约会,还为了他们更好地融合入手了特别方便卖萌的桌游跑跑龟以及特别适合献殷勤的桌游卡坦岛。
下面要说的,是让我对直男癌这个词儿有了进一步深刻认识的一次三国杀活动。
有的桌游规则简单上手容易,利用人和人之间的博弈横生妙趣,比如围棋;有的桌游是针对资深玩家设计的,掌握了相关的规则并熟悉许多设定后,才能开始乐在其中。了解的越多乐趣越大,情智皆低的老玩家也能依靠信息不对称以及由唯手熟尔产生的第六感轻松打败逻辑严谨的新手,比如麻将。
三国杀无疑属于后一种。
待大家坐定,我这桌有7男3女,3个姑娘都表示没玩过这个,要先观摩,再参战。除了一个哥们儿表示要教其中一姑娘玩之外,另外5名男性都没有任何表示。于是我问了一句,谁带带这两位美女啊。
无人回应。尴尬的无人回应。
妈蛋,那我只好自己教了,一教二,教熟了再让你们泡。一种太监用凉席裹好了给皇上送到床边自己再退下门外候着的即视感。
“桌上一共四种身份,主公就是皇帝,是最厉害的,打个比方,就相当于是你;忠臣就是你男友,要时刻保护你。怎么可能,你好看成这样没男朋友?逗我们玩呢吧;奸臣是小三,目的是干掉你;内奸就是绿茶闺蜜,表面上保护你一直到最后,实际上要螚死你。”
“你看,这是咱们抽到的身份牌,这牌就跟没P过的照片一样,是不能让任何人看到的。”
“来,咱们仨一起选个武将,好好好,甄姬好看,就要她啦。她这个技能等会儿我演示给你们看。”
“Bingo,出杀就是撕逼的意思,学的真快。”
“这个青龙偃月刀就是你的武器啦,放在这儿,你想跟谁撕,就把你的刀尖位置朝向谁,吓死他”
“现在,他快死了,咱们有个桃,送给他他就死不了,那要不要救他呢?现在我们就要分析他的行为。。。什么?长得还蛮帅的所以要救。。。好吧,那先救他一下。。。”
大概就是这样,他们玩着,我说着,快挂了就阻止或者声讨一下向教学者出杀的行为。玩到第三把的时候,已经换成一个姑娘主玩,我和另外一个姑娘观摩指导了。之前互相不认识的大家渐渐熟悉起来后,这个故事的主角开始浮出水面了。
一个坐在我正对面的男生,我们就叫他对面男吧,玩三国杀极其的娴熟,基本上某个玩家出一张牌,他就能把其余所有人受到影响后的状态算出来,并且特别喜欢帮人算血,这样的效率,我勉强跟得上,新手姑娘肯定是一头雾水云雾缭绕了。他经常会说这样的话:
“你手上有没有无懈可击或者两个桃,好,那你死了,不会有人帮你出桃的。”
“你这过河拆桥用的,哎,先拆马再拆八卦阵啊。”
“你还有一轮就挂啦,最后一次出牌机会好好把握。”
“我出2个万箭齐发,你死你死你还有一血放心我知道你是自己人,我救你给你桃。乐不思蜀,放你这儿。杀你,死了吧。好,下面你们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嘿嘿嘿。”
在新手姑娘耳中,他这段话听起来肯定是这样的:Задрожало 진달래꽃 Je t’aimerai ... _.__ __ гялайлаа CaCO3↓+H2O हिन्दी或हिंदी 嘿嘿嘿。
于是我提出来,你能不能说慢点,或者讲讲计算的过程,毕竟有新手,你可以教教大家么。
对面男没有回答我,而是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道玩三国杀,最重要的是什么么?” 随后自问自答起来:“没错,是节奏。想要推导出一个人真正的身份,需要在连贯的节奏下,前后对比找出他的破绽。”看我们大家都在发愣,他微微一笑,环视全场,说到:“不用想啦,我讲的肯定是对的,因为” 对面男停止了发言,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啪的一声往桌上一扔。
大家纷纷站起来看过去:『三国杀官方认证裁判』。
掏证的那一刹那,我仿佛看到了不小心露出衣袖的小当家、睁开了眼睛的沙加和扯掉绷带的飞影。
可是我的朋友私下里跟我说的明明是:“我堂弟比较宅,他父母又催得紧,特别希望他早点结婚生子,你要是有合适的姑娘优先帮他撮合撮合,我代表大爷谢谢你了啊。”
哦对了,对面男还有补刀,“你们意识不到节奏的重要性,是因为你们玩得不专业。但是放心,我会帮你们维持节奏的。”看了看两个姑娘,说到“建议新手和新手一桌玩,能学得更快。”
所以,有些人单身,是有很符合逻辑的原因以及必然性的;
所以,有些人竟然真的就是想来玩三国杀/看电影/吃自助/省房费的;
所以,这个忙我实在是帮不上,寡人做不到啊,就别跟我客气了,不谢你大爷。
第一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只为让他人对自己的某方面印象深刻,并不一定需要真才实学。
第二个事故告诉我们:不掌握使用的时机和施展的姿势,一技之长并不一定能泡得到姑娘。
如果真想让儿子用钢琴和吉他泡妞儿,选两首能讲出故事来的曲子,找个视频对照着模仿,或者砸点钱报个速成班,点名告诉老师,教会这两首就行,乐理和五线谱与他无关,指法和手型爱咋咋地。一个英语零基础的人,多下功夫研究一段录音,也能让别人以为他是演讲者不同父异母的兄弟。
一个听过你演奏的姑娘站在你旁边看你弹同一首歌勾搭另外一个姑娘,发生的概率是极小的,如果发生了,恭喜你儿子,今晚能双飞了。
如果希望更好地助自己儿子一臂之力,你得搞明白,在用乐器吸引姑娘这个细分领域里,卖萌,吉他不如尤克里里;耍酷,钢琴远远比不上架子鼓;论逼格,奥运会开幕式上那把古琴让人看起来仙风道骨活得跟慢动作似的;想炫富,首推超跑排气管咆哮出的乐章。
其实,让小孩自由自在地发展,给他撒欢的童年和兴趣这个老师,使他长大后拥有明媚的笑容和自己专注的小世界,是增加对异性吸引力最好的方法。
家长的干预有时候是带有时代的局限以及主观期盼的,把自己儿子往王力宏的方向培养,万一他长大后喜欢的不是女人呢?


2

我会指弹,也会弹唱,可以为任何一首歌编配和弦。
我会速弹,也会点弦,会玩摇把,也会玩金属切分,可以在任意一首歌里即兴弹奏Solo。
我会钢琴,在钢琴上还写了不少曲子,也会提琴,最近正在尝试电子+古典的编曲。
我会口琴,也会古筝,会弹贝司,也会打鼓,我喜欢研究氛围效果,也为一些朋友做编曲。
我会调钢琴音律,也会改装吉他。
那又怎么样,我依然是个光棍。
我甚至不如文化馆拉二胡的李二哥,二哥经常换女伴。
二哥年逾三十五,长发,未婚,魁梧,除了拉二胡,喜欢打沙袋和飞摩托车,吃得咸。据二哥说,多吃盐巴,口才会变好。
二哥摩托车的后座平均一个季节会变换三个不同的异性乘客。每次碰到,二哥都会万年不变复制粘贴般的介绍:这是我女朋友。
说实话,大部分时候,我是很觊觎的。虽然我不确定我觊觎的是太子摩托车还是后座上的妹子。
有一次我问二哥:为什么你的桃花运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诀窍?是不是现在的妹子都喜欢听二胡?
二哥一撩长发,说:屁。那是因为老子口才好!
当然,至今,我也觉得他没有说实话。
有好些人问我,你一文艺青年,音乐也弄得不错,吉他又弹得好,怎么可能会没有女朋友呢?
我说你这是什么逻辑,你好搞笑,难道有没有女朋友和音乐弄得好不好是划等号的吗?
难道妹子会因为你在这首歌里用了一个挂四和弦就对你爱慕至极?
难道妹子会因为听你弹琴就听出了高潮?
难道妹子会因为你在钢琴上秀了一把200bpm32分拍,在吉他上来了一段320bpm速弹+扫拨就对你倾心么么哒并说咱事不宜迟开房聊人生吧!
不幸的是,据我所知,上述难道,都不成立。
弹得好有什么用,我一个学生,在我这儿就学了个只需要两个指头按的Em和弦,和半首《小草》,就睡了六个女同学。
我看过他弹琴唱这个歌,忧伤的面容吟游诗人般的哼唱,指尖淡淡的拨弄着琴弦,只唱“没有树高到无人知道的小草”这几句,然后放下吉他,沧海一声叹:哎!
竟然每次都是这样,屡屡得手。
朋友,乐器不是泡妞的工具,也不是泡妞的媒介。你学的只是乐器的使用方法,不是学的泡妞的技艺。
这题逻辑有点怪,这一题,其实和“为了约炮,是玩豆瓣好,还是玩陌陌好?”、“为了孩子以后泡妞着想,是打篮球好,还是踢足球好?是用佳能好,还是用尼康好?是去蓝翔学挖掘好,还是去五月花学计算机好?”是一样一样的。
为什么不是讨妹子喜欢呢?
我还是那句话,真正的高手,就是在超市买个东西,也能和收银员约一发。
你看,豆瓣和陌陌我也用过,一炮都没有约到,当然,我根本不知道如何约。
足球也踢,没泡到妹子,只踢到过妹子。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不是说,给你一个介质,你就能搞得妹子。
搞得到又如何,倘若不是自己喜欢的,亏欠了姑娘一番感情,也枉费了自己的矜持。
而且你想过没有,你因为音乐,泡到的妞,会是什么妞?
同理要是换个圈子,因为写文字,会泡到什么样的妞?
或者是车友圈,摄影圈,等等。
“追”和“泡”完全是两码事,后者更显得老道。要想成为情场老手,如鱼得水,熟练自然,收敛自如,光想弹吉他弹钢琴,就觉得可以泡妹子了,是不太行得通的。
我回答问题,当然得说我自己的看法。只是比较好笑的是,我是个失败的例子。
以前乐队出去巡演,演罢各乐手都领着妹子聊人生去了,我却回宾馆看电视洗澡给没在身边的女朋友发短信打电话写演出心得日记。
还有那些问我电话号码的,我都留的我那些单身哥们儿的电话。
上个月去朋友酒吧看球,期间有个妹子来勾搭我,我拒绝了。然后在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妹子去吧台点了首歌,还对我说,下面这首歌,点给这位可爱的周先生。
我一听,尼玛,法海不懂爱。
好像扯远了,但是好像又不太远。
最近生活方式紊乱,昨晚六点半吃完夜饭躺床上看书竟然睡着了。于是半夜起床看了个六几年的老片子,写个答案。
只是说,泡妞这种事,还是要看自身实力和本事,你看,弹吉他,弹钢琴,还依然打着光棍的,多了去了。
如果非要让我给你一个泡妞的答案,我还是说,弹吉他吧,入门快,携带方便,使用自由度高。至于有人说看脸的,我认为是次要的。音乐这东西还有个好处,它可以让聆听者记得美好的音符,淡化演奏者长相。
不过,我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要说成泡妞呢?妞不是方便面,你也不是开水。估计可能和泡马子的道理一样。
对了
以前我那个乐队睡姑娘最多的,是鼓手。我听见好些姑娘说:打鼓的,劳力是都比较好的。
我觉得,想讨妹子喜欢,还是要发扬自己的优点,尊老爱幼,拾金不昧,爱岗敬业
哎,我这瞎JB胡扯。
重来。
我觉得,想讨妹子喜欢,还是要发扬自己的优点,做一个好人。学习乐器(音乐),真的可以塑造一个人的涵养。这也是讨女孩子喜欢的必要因素哦!
不过,你别信我的,光棍没资格说。
也许也有姑娘因为我弹琴而喜欢我,只是我不知道。因为没人告诉我。
说不定没人告诉我的原因实际上就是没有姑娘因为我弹琴而喜欢我。
没了。



3

以下答案适用于非艺术类中学、大学。
鄙人作为一个钢琴表演专业的,不谈其它因素,就事论事地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我认为,一般来说,吉他声乐双修对吸引异性帮助大一些;钢琴适用面不大,但更有指向性和杀伤力;建议学吉他。
先说吉他,便携性就不说了;容易接受是一方面(当然你要弹极端金属或古典吉他协奏曲我没话说),你看现在弄个民谣吉他随便弹唱一下,或者组个乐队Cover一些大学生喜闻乐见的流行乐,多好;既然你说用来吸引异性,就没必要在音乐上造诣有多高了,你指弹和速弹练得好,未必有帮助;形象包装好,多弄点出镜机会,嗓音辨识度高点,这样起码在学校能有些知名度,即使暂时没有女生被迷倒,好歹大家也有个“那个弹吉他的”的印象,另外,不要带着吉他直接到女生宿舍楼下弹。另外以琴会友,可以得到一些资讯和经验……
至于钢琴,这玩意学习成本高,不能携带,水平低的话弹唱比较难出味道,独奏曲欣赏者不多,很少会有女生听你弹钢琴的机会,能听到的几种情况比如:

  1. 你在活动室等地弹钢琴有女生经过或停留,

  2. 学校文艺演出(考虑到搬运成本等原因,一般你水平得够高才能上),

  3. 碰到有兴趣的专门弹给她(一般来说这就成了吧),

是不是感觉到比较困难了?不过,如果碰见古典乐迷,人家对流行吉他弹唱基本免疫,你来点贝奏、肖练、格什温啥的肯定有用,起码能让她有兴趣与你接触;当然了,弹好不容易。
有必要说明的是,被内行识破的风险也是有的,比如说这件事:
去年暑假,我在琴行当助教和导购,赚外快。
琴行里有一些按时计费的钢琴,有时会有男生带着女生来,弹些死磕出来的通俗小曲(比如克莱德曼啥的),增进感情,或者作为表白行动……
一个燥热的下午,琴行视唱练耳课刚下课。某男带着某女来,交了钱之后,对女生肉麻了一阵,找了个琴开始弹《梦中的婚礼》,还弹得不太顺溜。
我当时比较闲,也找了个琴,开始弹斯特拉文斯基的《彼得鲁什卡》。
……
……
(中间略)
……
……
然后,我就被打了。


4

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学小提琴,当年是两个人一个班。
学琴的课程安排在傍晚,老师非常严厉,而我总是早到的,背着个琴盒,做贼似的蹑手蹑脚地推开琴房的门,往往前面那堂课还没结束,我就坐在一旁看着。
在我前面那个班,是六年级的两个学生,一男一女。
有时我进去的时候,他们正在休息,正为我不懂的笑点哈哈大笑,男孩子眉眼弯弯,露出两颗小虎牙,女孩子捂着肚子笑弯了腰。
有时老师正在检查功课,里面的人都严肃得绷直了脸,我看到那个小哥哥坐在高高的吧台凳上,一条腿很随意地曲着踩在踏脚上,另一条伸直了打着节拍。
夏天,太阳落得晚。那个瘦弱的小哥哥,常常穿着一件白衬衫,闭着眼睛坐在夕阳里拉琴。
我推开门的那刻,觉得心里有个地方暖暖又痒痒的,每次都慌慌张张地盼着早点到。看到他安安静静坐在凳子上的瞬间一颗砰砰的心就慢了下来。
”小哥哥拉琴真好看。“我现在还这么觉得。
----------------------------------------------------
后来开始学二胡,但我一直不会调弦,也没有专门训练过视唱练耳。
我妈妈朋友的儿子,是S省很有名的二胡演奏家的高徒。于是有一天我妈妈就拜托他指点一下我。
我提着我的二胡,怯生生地去他家。他正读高中,还没放学,于是阿姨就让我等等,自己去他房间找书看。房间很简洁,我在墙角发现了几个不同型号的哑铃和拉力器。在书架上发现了我还没买的哈利波特全套,非常雀跃地拿了火焰杯那本翻开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剃着板寸,挺健壮的男生走进来。我立刻站了起来,手里攥着书,好像人赃俱获的小偷那样,忙慌地看着地板,惴惴不安。
他说:你就是X阿姨的女儿?
我点了点头。
他很随意地把背包放下,然后伸了个懒腰,关节咔咔作响,他示意我坐下来。
接着直接拿起我的琴,行云流水地拉了一段。半晌,他停了下来。
”你学二胡有什么问题么?“他问
我一时语塞,这种被父母硬塞到别人家的孩子那里取经的事,也是第一次遇到。
歪着头想了想:”我一直不会调弦,你能教我吗?“
”好。“于是他立马站起来,在我诧异的目光中迅速拿起墙角的电话。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话筒放到我的耳边。
”嘟——“
里面是长长的茫音。我不解地看着他。
他说:这个就是内弦的国际标准音,外弦高5个八度。你在家就拿这个做参考。耳朵把不准的时候就拿起电话听一下。
说着立刻拧松我的琴轴,把琴弄走调。
”你来试一下吧。"他把二胡递给我。
不带这么风风火火的,我在心里吐槽着。
然后我开始学着拧琴轴,刚开始音差得多,很容易分辨高低。
后来离标准音比较近了,我就没办法确定了。就停了下来,仰头看着他。
他说,你再拉。
我运了个空弦,"已经高了,低一点。”
我赶紧把琴轴稍稍松一点。
然后我觉得音已经很接近了,就停下来,仰头看他。
他点了点头,说:“差不多了,你再调外弦。”
外弦很快也调好啦,他看着我手边的哈利波特:“你喜欢么?拿回家看吧。”
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刚开始调弦的时候不熟练,每次都要拿起电话听好久,反复回忆他是怎么教我的。
现在我手边早就有了各种先进的调音器,却没有了触手可及的听筒。但是他运弓的那样子,真想再看一次。
---------------------------------------------------------------
大学的时候,加了笛箫社和古琴社。
笛箫的老大和古琴社的老大,都是圆乎乎的胖胖男生,好像(●—●)。
笛箫的老大练的是童子功,吹得一口好笛,各种调子信口吹来,余音绕梁。
古琴的老大走的是偏锋,大学才开始学古琴,凭着热忱和刻苦,一曲流水奏得跌宕起伏,万壑争流。
我在这俩社都属于混日子,每天得躲着老大走的类型。
笛箫的老大性格也跟(●—●)一样,我吹笛子的时候各种口型不对,他还是很耐心的教。但我经常因故翘课,根本不敢跟他照面。
我还记得我没翘掉的最后一堂课,他说:”我们社严禁社员晚上9点之后在寝室楼练习。另外,我们社的副社长XX学长要去当兵啦,你们多看他几眼,以后很难再见到了。大家鼓掌!“
旁边的副社长一脸羞涩地笑。
然后,老大吹了一曲乱红,曲罢,副社长走过去把所有的笛子都一一放回原位。那是我最后一次坐在那个教室。散课后我走出教室,回头看到社长和副社长很慷慨地熊抱了一下。
古琴社的老大外号祖师爷,又名招财,是个油猾的老狐狸,经常调戏社里的小学妹。
第一节课,他弹了流水装逼。然后让学姐教我们指法。“小的们把指甲剪掉哈!”
第二节课,他教我们十二平均律,五度相生律。“BBS上有详细的帖子自己去翻!”
社团活动刚开始没多久,他在我面前流口水:这届新社员质量真不错嘿嘿真不错。然后大力拍了拍我的肩膀:爷到时候看中哪个你帮忙牵线哈。我一边呵呵呵赔笑一边在心里竖给他一个中指。
平时瞎扯淡的时候,他说:看你们这样子,我觉得自己老了啊老了。
我说:祖师爷你弹恋爱了么就说自己老了。
他怒:这届学妹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等着吧,下次活动我用古琴泡个妹子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我笑:可是你得先减肥。
他大怒:下节课多罚你20分钟!
那年石楠花开的时候,祖师爷带着一干人马去北京参加古琴交流会。
回来的时候看母猫都是双眼皮,我说:祖师爷你没问题吧,被石楠花熏出人生原动力了?
他啐我一口,问:你说XXX喜欢什么样的人啊,她喜欢吃什么呀,她平时除了古琴还有什么爱好呀。
我大惊:你该不是喜欢她了吧,早干嘛去了,人家都进社一年多了!
他立刻辩解我这不是才开窍嘛,大智若愚哈大智若愚!
我暗道:让你端着架子,平时潇潇洒洒放荡不羁,结果关键时刻一点都不靠谱,活该她们让你改名叫旺财。
后来,老狐狸春心萌动按捺不得,非要我帮忙牵这条线,我推脱失败,只得充当传话筒。
没过多久,那妹子跑来找我:祖师爷怎么怪怪的。
我心想傻妞,你还不造他看上你咧,接着想起来祖师爷让我发誓在他壮起熊胆告白前不能透露一点口风。
于是我违心地说了句:他对谁都是嘻嘻哈哈的不正经呀。
妹子反驳:不对,他最近一点都不嘻嘻哈哈也不调笑了,我觉得祖师爷有问题。他该不是喜欢我吧?完蛋了,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天啊祖师爷你已经被发好人卡啦。可怜的,还是跟咱们团一起混吧。我在心里为他默哀了三秒钟。
“祖师爷人还是不错的,你要不考虑考虑?”
“不行,我喜欢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虽然祖师爷人很好,但感动不是喜欢。我不能勉强自己的心啊”
聪慧的姑娘,难怪祖师爷看上她。可惜啊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后来啊,妹子不卑不亢,有礼有节地应对包括祖师爷在内的各种男生的示好,默默与远在北京的高中同学谈起了异地恋。
祖师爷继续埋头苦练古琴,圆滚滚的他终于在一次月黑风高的舞台上折中了某个妹子的芳心。
顺道说一句:这是他初恋。
妈妈咪呀祖师爷不要杀我!!!
-------------------------------------------------------------------------
有一年暑假去支教,队伍里人才济济,有超级大学霸,有文艺小骚客,还有摇滚青年。
那个玩摇滚的上海汉子,大家叫他老K。是个特别不着调的逗逼,堪称周立波和宝莲灯里那假道士的瘦版合体,整日里胡侃海吹,你不小心跟他对视,这厮的小眯眼便立刻睁大回瞪你,等你还没反应过来,他俩眼珠就对到一块去,嘴巴嘟成个豁口喇叭。
无赖,活脱脱一个无赖。
老K特别爱音乐,从初中开始玩木吉他,乐感特别好。
在大学的时候组了个摇滚乐队,玩起了电吉,一点点攒钱买效果器。
歌也唱得不错,还入选过校园十大歌手。
当然,这些都是支教结束后我才知道的。
支教的日子是比较单调的,有这么个活宝,在大家休息的时候插科打诨解解闷也是一道风景,我们都特别爱看他一边大叫女流氓非礼了一边被女娃娃们追着打的样子。
我的课都在中午,最是日头高照昏昏欲睡的时候。有天下课得早,我自己寻思着回临时宿舍补个觉。那天日头毒,黄土路上一眼望不到头,一个人影也没有。
我走过拐角,远远望见他一个人坐在门口的石凳上吹着一把蓝调。
慢慢走近了,我听得他只是兴致来了随便吹几个不成曲的音,可是压音和滑音处理得极其漂亮。信口吹来却也流畅婉转,有滋有味。
他见我走近,放下了口琴。
“你还会吹蓝调口琴?”
“只是喜欢,随便玩玩而已。”
“能给我看看你的琴么?”
那是一把日本铃木的琴,不是传统的老蓝调样式,而是矩形的船型。
我爱不释手,可是明白自己那口技根本没必要用这样的好琴,便还给他。
“再吹几首?”
“不啦,我其实记不了几首曲子的,刚刚只是吹着玩,我要去调戏女流氓去啦哈哈哈哈”
“。。。。。。。。。”
支教队员们如果聚在一起,喜欢玩狼人和UNO,老K每次都喜欢接主持人的话。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这家伙不管自己的牌是不是狼人,都喜欢跳出来喊我要杀人啦,杀谁呀?嗯?杀XX,不行,他半夜会来报复我。杀XXX?嗯好,她该杀!
所有闭着眼睛的人都强忍着笑听着他胡闹,而且还有俩男队员跟着他闹。“杀我吧杀我!我不要活了!”“不!就让我一个人为全村人去死!”
这三活宝于是一见如故,没多久就义结金兰。天天借着加深兄弟情义跑到村里唯一一家小卖部买酒喝。他们按照年纪来排辈分,老K年纪最大,被敬为老大。
老二也是个不着调的,但逗逼得比较闷骚一点。曾经一本正经地告诉我,河滩那头有很清凉的可以游泳戏水的池塘,老娘居然信了他的邪!踩了一脚烂黄泥回来。
老三表面上看起来是个乖孩子,暗地里混世魔王,成天带着那帮小屁孩胡闹。
他们怒斥欺负小孩子的大孩子,去逃学的孩子家里家访,带着孩子们去爬山,偷掰别人地里的包谷,拿着石头打落路边枣树上的枣子。也会每天准时去帮房东大娘家的儿子补课。
山里蚊虫多,老K闲不住,跑去买了几个苍蝇拍,一手一把。啪啪啪,死伤无数。
于是这厮打上了瘾,每天下课回来,都能看到他在门口的廊下打虫。
他和另一位老Z同学被大家尊称为纳达尔的正手和费德勒的反手!有天老K在廊下打蚊子,把门廊顶上的塑料膜打了个洞,哇啦啦积水洒了一地!
支教结束即将离开的前一晚上,气氛很沉闷,大家都沉默着不出声,准备早早洗漱睡觉。
老K买了一瓶烧酒,和老二老三坐在门口。
突然,他开始唱: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离
我眼泪就掉下去……“

此情此景,听着老K沙哑的嗓音,突然觉得眼睛发涩,我翻个身,看到炕那头的女生在悄悄抹泪。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
我不能答应你
我是否会再回来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你以为故事到此就结束了?错!
青春啊总要比歌里荒诞得多。那天,本来大部分人都睡下了,只有那三活宝和另外两个新加入的男生在外面喝酒唱歌聊人生。
后来这五只都喝高了,大吐之后纷纷耍起了酒疯。
老K和那俩男生吐完就睡成了死猪,老二反复说我不敢喜欢女生,我以后要出国读书,我怕最后给不了我想给她的未来。
老三声嘶力竭得哭嚎:XXX,我喜欢你啊!(这XXX不是支教队队员)
得得得,没喝酒的男生们赶紧把他们从呕吐物里搬出来,扒掉他们被污染的T恤,组织大家收拾残局。
女生们有的在弄醒酒汤,有的在拖地。
我把这群混球换下来的T恤洗了,漂了7,8遍,那股酒臭和呕吐物混合的味道才几乎闻不到了
后来在回去的火车上,我跟老K和老三一个车厢,我活灵活现地表演他俩醉时的样子,然后这俩脸皮比城墙拐还厚的人,居然还不好意思了!
“给你们添麻烦了,谢谢你们啊。“
”没事,老K给我吹首曲子吧。“
--------------------------------------------------
故事抖得差不多了,我也不想再补充了。现在写点切题的东西吧。
我遇到那么多,会各种乐器的男孩子,他们有的才华横溢,有的刻苦勤奋。
如果说这要看脸什么的,我想除了小哥哥之外的人都要抹泪了。
至于说看身材,祖师爷快来个泰山压顶!
我早已忘却了他们的长相,可我却记得他们之中的每一个,演奏乐器时那种专注投入的神情。
那种沉浸在忘我的境界里的纯粹,才是最动人的地方。
那些任性的男孩子们啊,一开始就不是为了追女生而学音乐。
他们只是简单纯粹的喜欢。
也只有喜欢,能够换回喜欢。


5

钢琴太大,以后展示的时候不方便携带。吉他太普通,十个文艺青年九个会,还有一个碰过。不如买个哨子,学起来简单,携带方便,挂脖子上就行。而且此物有召唤技能,追女仔时,摘下哨子,使劲一吹,整条大街的狗都出来了为你加油,那阵势比钢琴吉他什么的吊多了。


6

一、 看兴趣——如果明显的兴趣向一方倾斜,不要强迫他练另外一种。

二、 看天赋——如果明显的天赋向一方倾斜,不要强迫他练另外一种。
三、 兴趣天赋都不明显,但不排斥练习——推荐钢琴。
四、 抵触、反感——什么都不要练,对泡妞毫无帮助。
下面是具体分析——
首先我们把泡妞时间范围局限在中学,因为:
一、 无论如何似乎小学泡妞有点早。。。
二、中学以后女生的审美复杂化,考虑元素越来越多,这两项技能起决定作用的概率越来越小。
然后按分类,按我的个人经历情况稍有不同:
一、 艺术类
先说结论: 帅>体育好>=吉他好>=钢琴好>学习好>会吉他>会钢琴
1.  首先“帅”在中学阶段是全时期全领域制霸,这里的“帅“泛指一切外在表现,包括长相身高气质举手投足等等等等,可俊美可耍酷多种口味任君选择。
2. 其次出乎意料的是,即使在艺术类中学,女生们仍然会脑残粉运动型阳光男生。这里”体育好“一般指篮球,田径等跑跳项目,我不太清楚乒乓球打的好是不是也会很受欢迎。
3. 艺术类学校的学生都”会“某种才艺,因此只是会并不会加分,反而还不如学习”好“受欢迎。
4. 终于在”钢琴好“与”吉他好“之间比较了。
1)首先不用怀疑,12-15岁的初中艺术生多数都是中二+杀马特,吉他这种炫酷霸拽的乐器就是对她们杀伤最大的重机枪。
2)钢琴稍逊一筹,当某个不开窍少女经过琴房的时候很可能会被这把小手枪biu到。当然,如果一击biu中要害杀伤力也是颇大。
3)随着时间推移,女生们逐渐变得冷静。小手枪口径逐渐变大,而重机枪变得经常卡壳。钢琴优势逐渐变强甚至有超过吉他的趋势。
二、 普通类
还是先结论: 帅>体育好>=学习好>钢琴好>=吉他好>=会钢琴>=会吉他
1. 沉重而又无奈的现实是,无论在哪,”帅“都是多数中学女生的第一选择QAQ。
2. 体育好仍然略大于学习好。我接触的女生多数可以划为”学习好“的范畴,对于学习稍差的女生而言,哪个更有吸引力我不敢断言。
3. 普通中学以文化课学习为主,才艺展示的机会不多。加之不明真相的女纸们往往分不清”会“与”好“的区别,因此后四项加分值大体上差不多。
4. 这里钢琴排在吉他略前的原因是,平日里刻苦学习的女生们似乎还有一些对钢琴有点向往,这样就给你提供了一个教她们的机会。至于女孩纸去你家和你学钢琴之后的事情,还请各位少侠自行领悟。
注意以上分析我完全没提到钱的问题,一来我上学的年代富二代们确实相对低调;二来“有钱”往往能转化成某种“帅”,如“家教好”、“气质优雅”、“衣服炫酷鞋美”、“大方豪爽”等等。
综上,我的解释已经很明显了——学什么泡妞更有优势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
学什么能让自己显得鹤立鸡群,同时又会经常被妹纸们注意到"。
纵使你围棋天下无敌,却没机会和心爱的妹纸对弈一局。
纵使你有只如椽大笔,却没胆气给梦中的妹纸写纸情书。
你爱工匠,造得大斧,却不知世间有诸葛连弩。
你爱诗词,填得儿歌,却不知世间有李白杜甫。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