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婚礼(完)

SR2020-06-29 13:21:25

sr

其实你不用非得点击sr关注

这只能说明我们还不够有趣而已

每天21:21约

不见不散



(他们都说我家歌曲有毒,你觉得呢)


正文


文 | 狄仁六

图片 | 来源网络 

(这不是sr第一次发连载,但是是目前为止唯一完结的一篇。一天两个章节,一周完成

这是我第一次写推理题材,希望各位喜欢)


因为剧情需要,因此前面章节有部分改动的内容,也感谢各位提出意见。



十三

 

 

 

伯奇没有醒来,尽管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去窥探张威的记忆和梦境,可他仍旧不愿意醒过来。人生第二次艰难的选择竟然来的如此猛烈,而第一次赫然是当初在高考的前两天留住谭小梦的自私决定!现在的他究竟应该怎么办?这个经历了无所,早已宠辱不惊的男孩此刻却忽然为难了起来,一大堆的问题扑面而来,在他的面前环绕着,为什么谭小梦在这?谭小梦当年没死么?难道她,她还活着?她为什么又会卷入这起命案?要告诉李浩实话吗?要说出梦中真实的场景吗?要继续做一个正义的人,将凶手绳之以法吗?可若凶手真的是谭小梦又应该怎么办?难道又要毁了她的第二次人生吗?伯奇从没像今天这样痛苦过,已经记不得过了多久,他把咪头舒展开来,那双略显浑浊的眼睛忽然迸发出坚毅的光芒。

 

他结束了这一次的入梦。

 

“李浩,我知道凶手是谁了,或者说,我知道疑似凶手的人是谁了。我告诉你梦中的场景,剩下的你来做。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一会儿再告诉你。”

“你说吧。”

“我看见他在进家门后,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在电话里和另一个人倾诉他想让张明龙和那个女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然后那个人在电话里叮嘱他,在晚上9点钟时让那个女人先离开,再在11点钟时让张明龙离开,然后一个人去烧烤店喝酒。整个经过就是这样。那个女人很可能就是凶手。他叫”

“谭小梦”

“我知道”

 

李浩和伯奇的话音同时响起,李浩诧异的抬了一眼头望着伯奇:“你认识她?”

“你怎么会知道?”伯奇反问道,李浩苦笑了一下说,

“她就是和我说,张威很可能被人催眠,并且让我发动关系,想办法找到一位拥有能够入梦能力的人,才有可能破案啊。我们昨天还见过,她也是张威的心理医生。恰好,她还是业内的催眠高手。我们调查过张威当天的通过记录,他只和一个人打过电话,谭小梦,我曾经问过她电话内容,她说张微心情不好,需要她开导,与案情无关。没想到真的是她。可是你怎么会知道谭小梦?”

“我当然认识她啊,我认识她太久了。太久了。现在就是我要和你的最后一件事,如果她真的是凶手,判决出来后,我想去见见她。”

“好,那你要和我一起去找她吗?”

“什么时候?”

“现在。”

“不,我还没准备好,等你的消息。”说完,伯奇转身而出,李浩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伯奇此刻很沉重。他甩了甩头,朝着谭小梦的办公地点再一次出发。

 

这一路上,李浩也觉得思路很乱,他从没想过凶手竟然是哪个瘦瘦小小的姑娘,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哪个清澈的笑脸,怎么可能是网上那个嚣张又变态的杀人犯。而他推开谭小梦办公室的门时,迎来的是谭小梦那一如往常的笑脸,他站在门口,看着谭小梦,忽然觉得有一种说不清的哀伤,尽管他才认识这个女孩几天的时间,可是这个女孩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动了心。

 

谭小梦打破了这份宁静:“看来你们找到了?”

“没错,找到了。”

“他,他是叫伯奇吗?”

“你们果然认识。”说到这时,谭小梦忽然像卸下了什么铠甲,哑着嗓子说:

“他还好吗?他为什么不来啊?“

“真的是你做的?”

“你想知道什么,一会儿我都会告诉你。他在哪?”

“他走了,他说有事情处理,还说,说如果凶手真的是你,就等你判刑后再去看望你。”

“他现在做了什么?你们怎找到他的?”

“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人是不是你杀的?”

“你先回答我。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回答你一个问题。”

 

李浩突然烦躁起来,天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跟一个女人打嘴仗,就直接带到审讯室不好吗?像张威那样。可他还是鬼使神差答应了。他依靠着那扇门,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谭小梦。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张明龙本就该死。自己的儿子不承认,自己的媳妇被殴打,还把其他女人带回家当着自己媳妇的面做那种恶心肮脏的行为。竟然还有脸管张威要钱。这种人活着有什么用?他看起来怎么样?”

“不算好,胡子拉擦的模样,黑眼圈特别严重,跟我差不多了,看起来缺乏睡眠,精神状态很一般。我在机场接到他时还可以,去张威的梦里走了一圈后,看起来老了十岁。 你是怎么做到的?那是两个大活人。我想知道案发过程。”

“我是一个催眠师,我让张威告诉那个女人先下楼,因为如果留那个女人在那两个小时显然不可能。而我在那个女人下楼后,对她说,张威让我在这等着她拿钱,然后等她上了车,趁机催眠她,之后杀了她很轻松啊。然后把她放进后备箱。再等张明龙下来时,把张明龙催眠,砍死了他,因为怕你们发现伤口,所以只留下了那个女人的血和张明龙的尸体,在晚上时,把张明龙弃尸后,再把那女的和他的头,手指头一起埋了。他现在在做什么?你们怎么找到他的?”

“警察,在一个特殊的部门,恰好我有个亲戚在那管理,就求了他帮忙。仅此而已。可是你为什么要砍了张明龙的手指头?”

“哦,我重击他的后脑时,他从催眠的状态中惊醒,抓住了我,留下了皮屑组织,我怕给你们留下dna的证据,就砍下来了。我没有什么要问的了,你问吧。”

“那个女人的尸体和张明龙都在哪?“

“埋在八宝山后面,一般人不会去的,所以肯定找不到,就连我也找不到具体的位置了。”

“所以张威的催眠也是你做的?那你为什么又要自己说出来?”

“没错,包括你所发现的问题都是我刻意留下来的。我说出来的目的就是让你帮我找到他啊。”

“可是你和张威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选择张威?为什么要帮助他做这些?你知道不知道杀人犯法啊?你图的什么啊?”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有一个小女孩和她的男友都在高考临近时,因为一次意外而住院,并错过了高考。当她得知时,万分痛苦,于是她选择了自杀。可是你知道吧,在医院自杀这事有多么的不靠谱,她被救回来了,而她的男友却失踪了。她每天都万分痛苦,直到隔壁床住进了一个小朋友,大约比她小两岁,满身的伤痕,除了她母亲再也没有人来探望他,而这个男孩告诉她,自己是被父亲打住进了医院,肋骨折了两根。他很会讲笑话,每天都逗得那个女孩很开心,渐渐地那个女孩走出了那次意外的阴影,选择回去复读,而她知道,小男孩在坚强开朗的外表下,却有着一颗脆弱的心,那是那个打他的父亲带给他的噩梦,因此无数个夜里,她都被他的梦语吵醒。”于是她决定要学习心理学,帮忙小男孩摆脱心里的阴影。

他们是彼此的依托,是彼此的好朋友。后来小女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又过了两年,男孩也顺利的走了出去读大学。两个人仅靠书信往来,虽然字数不多,也不算紧密,但是彼此从没停止过对对方的关心。后来他们都回到了家乡,他成了她的第一个病人。

 

这个男孩就是张威,这个女孩就是我。“

 

“所以你就为了他杀人?你们的爱情就这么伟大?”

“不,我也不是为了他,很多事情你不会懂。这不是爱情,其实我挺对不起你的,从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就对你进行了催眠,虽然不深,但是一直在推动你的思维,影响你的判断,让你对我产生信任感,我好可以掌握第一手动态。甚至在不断地影响你对案件的分析,对于你的怀疑加以情绪上的诱导,所以你才会咬定张威是凶手。包括张威看见伯奇就会马上入眠,都是我的设定。对不起李浩,对不起。我并非故意利用你,有些事是注定。我知道你没录音,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人是我杀的。伯奇的入梦当不了罪证。我可以去自首。不过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让他来。就在这。”

“张威?”

“当然是伯奇。“

“好,我答应你。”

 

 

十四

 

 

“不用找我了,我到了。”就在李浩说完“我答应你时。”房间门口竟然传来了伯奇的声音,他慢慢的推开被李浩依着的那扇门,就那样站在门口看着谭小梦,不眨眼的看着她。

“我后悔了,我干嘛要等到那么晚才来见你,所以我问了同事你的地址就来了。这么巧啊,你也在找我。”谭小梦的眼前忽然蒙起了大团的雾气,她颤抖着说:

”是啊,好巧啊。李浩,我们能单独聊几句吗?你放心,我说话算话的。“李浩转身离去,就下一句:

“我在休息室等你们,半个小时。”

“伯奇,你还记得你的愿望吗?做一个正义的人,很开心,你一直在坚持,即便面对的是我,也摒弃自己的坚守。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很奇怪,你明明是自己走的,可我还是会想你,无时无刻。即便我已经能够有钱去全世界真的旅行,可我还是想念我们在梦里走过的每一处风景。说起来还真是戏剧,没有你那些年的梦境,我的心理学和催眠可能没办法构建的这么出色。而我又把学过的一切都用来找到你。对不起,尽管方法错的离谱,可我真的很想你。我说过会在现实中帮你实现你的理想,我这算不算做到了?尽管,我当时那么恨你,可是却仍旧抵不过我爱你。”

 

伯奇喉结不断地滚动,他看着面前这个一个字一个字不断讲出来,每一个字都似乎有千斤重的姑娘,是啊,这个人,这个自己喜欢了10多年,共同经历了一个人生,相互陪伴了那么多年,又彼此想念了六年的人就在眼前,就在这里,在和自己讲话,和自己笑,和自己哭。那么就算杀人放火又能怎么样?就算罪大恶极又能怎么样?就算十恶不赦又能怎么样?又有什么不可以一起?伯奇尽量不让眼泪掉下来,他佯装着曾经云淡风轻的样子说;“怎么这么巧,我也在想你。没关系啊。谭小梦,你做了什么都没关系,哪怕你做了天大的错事,我也会站在你这边,和你在一起。我们一起再睡一觉好不好,嫁给我好不好,对不起,该道歉的是我,时间太匆忙,我没办法给你你想要的婚礼,我们一起去梦里。让我给你一个婚礼。”

谭小梦微笑着点头,同伯奇一起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场没有观众的婚礼,这是一场没有洞房花烛的婚礼,这是一场两个人的婚礼,这是一场荒诞不羁的婚礼。那是一个冲刺着迪斯尼风的酒店,梦幻的让人舍不得眨眼,满场的粉色甜进了心,粉色的玫瑰,粉色的地毯,粉色的背景,粉色的气球。婚礼司仪帅气的就像一位白马王子子,连服务人员和婚礼仪式的工作人员都是不知道在哪找到的小矮人。谭小梦穿着婚纱站在地毯的一头,扶着她的不是她的父亲,而是俩米奇。被谭小梦笑称是左右护法。她向后看了一眼,门口迎宾的两位穿的还真搭,一个绿的葱郁,像豌豆公主。一个紫的神秘,就像长睡不起的睡美人。而婚礼现场的每一张喜宴桌的中间都摆着一只闪亮的水晶鞋。随着出场歌曲的播放,谭小梦同那个招摇的米奇一起走上了地毯,在半腰处停了下来,因为前面站着的那位穿着警服,一脸陶醉的男生正是伯奇。只见伯奇单膝跪地,伸出右手,抬起头看着谭小梦,大声的呐喊:“谭小梦公主!请问你愿意被我这位忠诚的骑士守护一生吗?生死相依,不离不弃?”谭小梦忽然响起,那年也是在梦里,她已经到了大三的年纪,她躺在伯奇的怀里,和伯奇比划着,要一个迪斯尼的婚礼。她缓慢却毅然的把手伸了出去,学着伯奇那样,大声喊出那句:“我愿意。”伯奇站起来,猛地抱住谭小梦说:“小梦,在张威的梦里看见你的那一刻,我挣扎过,是否告诉李浩真相。可我不能因为一己私欲辜负正义,所以在告诉他的那一刻我已经决定好了。我要陪你一起。我先走一步,这回我不会再骗你。我在那边等你。”

 

伯奇掏出了那支配枪,他一手按着谭小梦的眼睛,一手扣动了扳机。谭小梦在瞬间惊醒,她把手放在伯奇的鼻翼上,已经完全没了呼吸。谭小梦想起最初和伯奇在梦里,伯奇坐在海边和他说的那些话:“首先,你必须在我面前睡着才行。其次你们是在做梦,而我不是。我是把思维跳跃出来,跑到了你的梦里。我不是睡的,我在你的梦里是真实的我。世间一日,梦中半年。我特别累。”一滴泪落了下来,滴在伯奇悄无声息的身体上。

 

谭小梦拿起一旁的手机,对着自己录下了这样几句话:“张明龙和那个女人都是我杀的。网络上发帖的人也是我。不想说过多的什么。唯一的证据是一套带血的车坐垫,在我家的储藏室里,你们可以自己去找。”

 

她又拿起旁边的纸笔,写下一句:”证据在手机视频里。“便用手机压着那张纸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又回到沙发,坐在伯奇的旁边,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李浩给的半小时还有五分钟,她抚摸着伯奇的脸,嗲嗔着呢喃:“笨蛋。我还有那么多句话没对你讲,我们才刚刚见面几分钟而已。你怎么这么着急。真是笨蛋啊。那两个人不是我杀的啊。不过网络上发帖的人的确是我,抛尸的也是我。我是不是已经比你厉害了?你都被我骗了。可是能死在一起也不错啊。和你在哪不是一样呢。我终于又看见你了。这次你还打算偷偷跑走,我不会同意的。我一定能追上你。谢谢你,我们这次一定可以在一起。在一起!“说着,她帮伯奇整理了一下衬衫,她扶起伯奇,把他的头靠上自己的肩,一只手与伯奇十指紧握,另一只手拿着伯奇那支刚刚被她拔出来的配枪,朝着头缓缓举起...

 

那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晚上,张威因为项目问题加班到晚上。他在8点钟时回到家,但是门口的三双鞋让他控制不住的嫌恶,他知道除了母亲以外的那两双鞋是谁的,他爸张明龙和那个女人。可是紧接着,他听见主卧室里有一种奇怪的声音传了出来,哼哼唧唧的沉重喘息声一浪高过一浪,一瞬间他就反应过来主卧室里发生了什么。而看到另一间卧室紧闭的门,一股火气砰得到一下在张威的心里爆炸开,张明龙每次酒醉过后不断向他和妈妈挥手捶打的画面不断地袭来,还有那一声一声的:“你不是我儿子,谁知道你是她跟哪个男的生的杂种,我他妈的一共就那么两回,就出去打工,就能怀上?妈的,野种,野种,野种,打死你们两个,打死!”这个张明龙曾经几乎隔三差五就要说一遍的话在张威的脑中不断盘旋,他的脸变得涨红,他甚至连鞋都没脱就走进了厨房,他拿起菜刀,又向旁边的卧室走去,他打开门,看见坐在床上泪痕未干的母亲,把床单一把撕了下来,母亲看见他那张狰狞的脸,赶忙问道:“儿子,你要干嘛啊?”张威头也没抬说:“你别管,别出来。马上我们俩就有好日子过了。”说着他走出了那间卧室,反手锁上了门,他打开主卧室的门,看见床上赤裸的那对男女,他把床单一下子蒙了上去,照着那个身子用力的挥了下去,只能一声女人的闷哼声,他像疯了一样,砍了一刀又一刀,床单下的另一个人不断嚷着:“血啊,血,“,用手胡乱的抓着,挠的张威一阵吃痛,他再次举起刀朝着另外一颗还在挣扎的头砍去...

 

他瘫坐在地上,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听着隔壁房间不断地敲门声,他把刀放在那染满鲜血的床上。走了过去,他没有开门,而是隔着门说:“妈,从现在起,你先待在房间里,听话,如果你不想我死的话。就听话好吗?我来处理,你不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你安安静静的可以。”直到房间内没了声音,他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一个温柔又熟悉的声音响起:“喂,张威,怎么了?”“小梦,我杀人了。”“你别慌,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过会儿,那个温柔的声音又响起:“你听我说,什么也不要碰,不要出那间屋子,等我过去,我会从楼梯走过去,这样不会留下监控画面里。“

 

大约半小时后,谭小梦敲开了张威家的门,她看了一圈,还好张威知道用床单蒙着,所以血没有溅出去。可是两个人的血因为太多,尤其是女人的身体已经被砍得不成样子,谭小梦拿出一个桶,告诉张威尽量让血流进这里,避免流淌到地板上,没办法消除干净。又从衣柜里拽出一个枕头压住张明龙的头。她看了一眼时间,说:“我先装是这个女人出去,他们一定是从电梯上来的,电梯监控里有他们进来的记录,如果没有出去的记录,很快警察就会查到这里,你在家等我,我很快就回来。”她走出卧室,穿着那个女人放在客厅的外套,戴着一顶栗色的假发,把帽子扣在头顶,走了出去,用袖子抵着手指按开了电梯的门。

 

转身她又从楼梯走上来,看着两具尸体说,把张明龙的头裹上保鲜膜,然后再包上被子砍下来,别溅出来血,尽量别留下棉絮。把他的手指也都剁下来,上面有你的dna 。张威行尸走肉一般做完了这一切。谭小梦又和他一起把两具尸体分别裹在棉被里。”她再一次抬头看了一眼时间说,差不多了。你们家有特别大号的衣服吗?能从头盖到脚的,要戴帽子的,羽绒服之类的,拿一件出来。她把张明龙的头用保鲜膜包裹起来,仅露出一张脸,然后对张威说:“你把这身衣服换下来,扔在这张床上,现在用胶带把张明龙的头绑在我的头上。我们俩制造一个不在场证明。“她穿着那件超长的大衣,头上顶着张明龙的头和张威一起走进了电梯。在电梯到达一楼时,她抬头看了一眼监控,大步离去。

 

就在家门口的车上,张威帮她把那颗怒瞪着眼睛的人头拿了下来,谭小梦又说:“现在把你家钥匙给我,晚上2点左右时,我会回来把尸体和所有染血的东西都通过楼梯间搬回车里。尸体我会处理掉,东西我都会烧掉。你现在就去门口的烧烤店喝酒。记得一定要喝到天亮才行。要做的让人印象深刻。能让烧烤店的老板记住你。这几天记得不要给我打电话,菜刀我已经给你换了新的,所有的血迹全部在床上,咱们俩都已经收拾好了。v6子也暂时翻了过来,这个问题等风头过去时在解决。明天早上五点钟,我会在你家等你。我将会给你和你妈妈都做一个催眠,让你们免得在警察盘问时露出任何痕迹。记住现在再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你杀了人。这件事同你一点也没有关系。“

 

张威恍惚中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朝着烧烤店走去。

 

谭小梦坐在车里发呆,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学会了宠辱不惊。再也不是那个小孩,可是伯奇你又在哪里?她看着面前那颗凶神恶煞的人头,忽然下了一个决心,如果我那么做,是不是就可能找到你?对不起,伯奇,原谅我的觉醒。我真的太想你。

 

李浩看了一眼时间,从他走出那间办公室到现在刚好半个小时,他刚起身,就听见一声刺耳的枪响。他抬腿大步朝着办公室跑去。

 

那是一个夏天,刚上初一的两个少年都趴在桌子上午休,他们中间隔着七排作为的距离,从没有讲过任何一句话。可是他们在同一个梦里,那天的微风刚好,阳光洒在女孩的脸上,女孩眯着眼睛说:“刘立祥,你的名字好老气,我给你起一个新的名字好不好?”男孩看着女孩那张透着几分真诚而稚嫩的脸:“好啊。什么名字?”

“就叫伯奇吧,别小看这个名字哦。伯奇是古代入梦的神兽,传说中能够给人带来好梦呢。”

“好,听你的。”



至此,这篇故事就彻底完结了。其实在更新时,我一度不想在继续更新下去,因为阅读量和后台取关的人数告诉我,可能在公共账号的平台上更新连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但是很开心每天都能看见几个熟悉的面孔留言,并给我鼓励。谢谢你们。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故事,有任何问题可以和我在后台交流。




作者:六陆 满脸仙气的狮子座姑娘,自由撰稿人,喜欢用故事讲道理。

微信[sr]  微博[狄仁六]

 

sr原创作品 | 尽情分享朋友圈 | 转载请联系授权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