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云习作】当爱丽丝遇见爱丽丝——读Carol《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有感

江苏省苏州第十中学订阅号2020-06-29 12:17:32

瑞云习作

  

当爱丽丝遇见爱丽丝

Carol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有感

江苏省苏州第十中学   姚瑶

年幼的爱丽丝无意中闯入的仙境之国,多少年来被卡罗尔的读者们所痴迷。他们是多么的羡慕那个金发的小小女孩,如此幸运地经历了一次、他们只能眼红的历险。

“I found myself in wonderland...”手中握着的MP4里正放着艾薇儿为2010年上映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唱的片尾曲,相比开头的激荡旋律更舒缓的轻声吟唱通过白色的耳机线传入耳内。另一只手的手指尖摩挲着英文版《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的封面,纸质并不光滑的书页让人意外的觉得很舒心,午后的阳光真的很温暖······

 

十三年前的爱丽丝,还是个连做到噩梦都会爬起来找爸爸的胆小孩子。

“还有一只蓝色的毛毛虫。”

小小的金发少女被父亲安抚着盖上了被子,却不安地告诉他自己梦中的奇异生物。

“蓝色的毛毛虫?”

褐色短卷发的父亲一只手握着小女儿的小手,脸上本就浅浅的皱纹现在因为女儿奇奇怪怪的梦蹙了蹙眉而显得更沟壑纵横。

“你认为我疯了吗?”

小小的女孩眼中满是惊慌,就好像梦里红心皇后身边那只总是战战兢兢的白兔子。

“恐怕是。你疯了,精神错乱,头脑不清楚。”

这么说着的父亲,看着女儿越来越欲哭无泪的表情,却淡淡地笑了,

“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所有最棒的人都这样。”

听见这句话,被褥间金发女孩儿脸上的笑容漾开了。父亲摸了摸她的头,最后微笑道:

“要记住,这只是个梦,没有什么能伤害你。”

十三年前的梦里,她被穿背心的白兔子引进兔子洞,被一碰到危险就消失的柴郡猫带到了疯狂茶会三人组面前,又为了回家误入了红心皇后的审判庭,差点因为为扑克牌辩解而斩首······

她是爱丽丝。

 

十三年,能给时光划上多少刻痕?

电影里从小萝莉到Blonde的爱丽丝,在一场聚会上被告知,自己将被大家公认的“真命天子”求婚。所谓幸福来得太快,而且谁也不能保证这是幸运还是噩梦的开始——慌乱的余光里瞥到穿背心的白兔,什么也没有想便跟着跑了过去。穿过绿色植物掩盖的后庭院,那个被杂草遮住的兔子洞,散发着莫名的诱惑。

自己这是在逃避现实。

很清楚这一点的爱丽丝,再一次来到了十三年前的梦境地,被她冠名为“Wonderland”,如今却沉睡在她记忆角落的国度。因为遗忘,所以她总以为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梦。

笑脸诡异却很可爱的柴郡猫将她带到了疯狂的帽商——Mad Hatter的茶会上。为了不被红心皇后找到,爱丽丝和帽商踏上了前往白皇后的城堡——大理殿的旅途。

“这是在说你,亲爱的。”

在听到帽商说自己根据神祗将会杀死红心皇后的龙,并且完结红心皇后的统治,让女王的王冠回到白皇后的头上,她开始害怕,开始胆怯:

“不,我不会杀死任何东西。”

帽商只是惋惜地看着她:

“爱丽丝,你变了,你不再勇敢了。”

有什么是不变的呢?你也变了,你曾经不是如此的疯狂,在我认识你的更早之前。

 

说起来这经历也真是奇异——

为了拯救唯一相信自己的帽商,爱丽丝来到了红心城堡。

也许是因为被帽商的“你的这里(心),什么东西没有了”而感悟到了什么。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况且还不是“爱丽丝”,独自一人进入邪恶大头的城堡简直就和被班纳毛怪划一道伤口一样危险。忠犬贝亚德担忧地望着她——

“如果你走错了路······”

“我会开出一条路!”

说这句话的爱丽丝,头顶好像浮现出一圈女王的光环,就像她背后的黎明一般耀眼。

越过飘浮着无数惨白头骨的污水护城河,进入绯红色大头皇后的城堡,爱丽丝还不忘带着帽商留给自己的绛红色破破旧旧的礼帽。就在红心皇后“众里寻爱丽丝千百度”的时候,就在爱丽丝终于得到唯一的能够杀死龙的沃尔铂之剑的时候,皇后的亲信中,出现了争风吃醋和勾心斗角,而这,导致爱丽丝隐藏起来的身份暴露了。她只好独自骑着班纳毛怪,逃到大理殿。

决战之日——到底是什么支撑着她找到沃尔铂之剑,又是什么阻碍着她不愿成为使用那把剑将邪恶完结的骑士?

爱丽丝再一次迷茫了。

“······我的父亲是查尔斯·金斯利,他的梦想是环游世界,没有他做不到的事。而我是她的女儿——爱丽丝·金斯利。”

在一长串“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自我介绍之后爱丽丝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的世界并不是她所谓的“梦境”,而是真正存在的、地下的世界。

十三年前的记忆,那个小女孩。

现在,这个小女孩要去讨伐红心皇后了。

她的名字,是爱丽丝。

 

在皇冠接触到白皇后乳白色发丝的一瞬间,爱丽丝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这个世界的理由了,自己必须离开了——这里再美丽,终归只是个旅地。

微笑着看着脸上写着满满不舍的帽商的爱丽丝,意识逐渐散去······

“呃。”

猛地从椅子上坐起,才意识到自己听着歌晒着太阳竟然睡着了。

望着依然耀眼的阳光,和爱丽丝同年龄的我更能亲身体会到父母的过度关心给自己带来的烦扰,成天为了“升学”、“工作”、“未来”而患得患失,却迷失了自己。即使早已不在维多利亚时代,我们依然被许许多多的东西束缚,我们在成长的同时,失去了更多——勇气、自由和“心”。它们是否能回来?我不确定。所以,我要启程了,去找寻我的“爱丽丝”。



长按二维码点击识别关注我们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