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难忘的犹太婚礼

希伯来沙龙2020-06-29 16:12:43

犹太人,一直在脑海里神秘的的存在着,耶路撒冷,被迫害的民族,还有盛传的经商之道。当然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黑色的帽子,大斗篷。难忘安特卫普的雨夜误闯了一个犹太住宅区,有如麻瓜穿越到魔法世界般,被众多大大小小的黑帽子包围,行色匆匆的他们视我而不见。


犹太婚礼,从未想过。


从接到婚礼的请柬就开始阅读白皮书,对这场盛大集会,兴奋和期待中也夹杂着不知所措的不安。细心的新娘为我们这些犹太礼仪的门外汉准备了一个婚礼流程的册子,怕我们在繁复的礼节中迷失掉。


婚礼的客人来自五湖四海。美洲,中东还有欧洲大陆。仪式的入口用法语,英语,希伯来语写着欢迎。


入口的另一侧是两个特别为来宾准备的篮子。男宾的篮子放着犹太教特有的小帽。在场的男宾无论何种信仰都必须佩戴这种特殊的帽子表示对婚礼和神灵的尊重。而另一边则是为女宾提供的薄披肩,在犹太婚礼仪式上,姑娘们是不可以穿着露肩的裙子和衣衫。


CHUPPAH | CEREMONY

   婚礼仪式 & 华盖    




婚礼在法国南部的一个酒庄,酒庄花园的草坪就自然成了今天的主场。色调和装饰都用了白色,在阴天绿色的草坪上显得更静谧纯洁。



犹太婚礼的华盖像是一个小小的帐篷,用白桦树的树干搭成,用白纱,鲜花和橄榄叶作为装饰,四周都是都是开放式的,象征着亲友从四方而来。



男女宾客分开两侧就坐,当然无论是男方还是女方家的客人。所有男宾都在礼台的右侧。



仪式开始之前女宾们三三两两的在左侧就坐。很多人头上都戴着鲜花的装饰,在夏末的南法觉得装饰的不经意却也用心的漂亮。和邻座的女孩儿攀谈起来,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个故事,说犹太人只会让孩子从事三种职业,经商,从医或者律师。好奇之际便问了女孩儿的职业,不出意外和新郎一样也是一名医生。


仪式开始之前在白色椅子间捕捉到了当天第一个犹太小精灵,误以为她也是花童之一,问她为什么不去准备仪式,孩子妈妈说她太小肯定错误百出,不能去当花童。不得不说孩子穿上白色的纱裙配上亚麻色的卷发,可爱极了。


五点钟仪式准时开始了,新郎挽着父母先出现在白毯,接下来是新娘的叔叔阿姨,哥哥和嫂子。短暂的停歇,新娘的妹妹和她的未婚夫从入口处走来。


家人入场后,一高一矮的两个可爱的犹太男孩儿拿着玻璃盒子,盒子装着绿色的青苔和两个新人的婚戒。



两个可爱的犹太女孩儿跟在男孩儿后面。仪式结束才知道,她们兴奋的忘记了盛满花瓣的篮子。

新娘的父亲远远的牵着新娘从花园儿的另一边走来。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出嫁,心中抑制不住的感动。新娘,永远是婚礼上最美最幸福的女人。



新郎新娘和双方父母都在象征着家庭的白色华盖下就坐。


主婚人说起,什么是爱情。每个人都很想知道却苦无答案。他说曾经有一个男孩儿和一个女孩儿,女孩儿每天都会悄悄从男孩儿书包里拿走一块巧克力,日复一日。终于一天女孩儿对男孩儿说,你知道吗,我每天都会从你包里拿走一块巧克力。男孩儿说,我当然知道,我每天都往书包里多放一块巧克力因为我知道你会来拿。爱情就是你了解对方,了解对方需要什么,而你毫无保留的给予,填补对方的缺失。


他又讲了胡萝卜,鸡蛋和咖啡豆的故事。说胡萝卜生来很硬,鸡蛋生来易碎,而咖啡豆小不起眼。有一天有人把他们放进了煮沸的开水里,胡萝卜就变得软塌,鸡蛋呢变得坚硬无比,唯有咖啡豆,消失在了热水里,却改变了整锅水的色和味。人生不易,会有很多外在因素迫使我们变化,有些人屈服于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磨练出坚硬的外壳,而还有些人悄悄的默默的改变了周遭的世界。


夫妻就像一颗咖啡豆,一面完整圆滑轻微外鼓,像是家庭团结的力量,而另一面有很明显的沟痕,毕竟两个独立的人格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同,不同的生活习性和成长环境。


除了主婚人之外,最具宗教权威的应该是新娘新郎的礼仪官。婚礼前新人必须经过两个礼拜的宗教仪式课程才能将婚礼的各种礼仪细节熟记于心。婚礼上,礼仪官Rav操着最纯正的希伯来语为新人献上了七项祝福,是一种很特别的吟唱。浑厚的声音混合着转折起伏的调调。



犹太人还保留着一纸婚书的传统。婚礼仪式前双方的父母和一对新人一起拟定一份婚约,上面记录着双方在婚姻里应该履行的责任。这项传统直到今天也被所有犹太婚礼仪式遵行。婚姻本身便是一个终身契约,无论未来顺逆,都谨记婚约上对神起誓的责任和义务,相伴走完一生。这种契约的形式可能对现在快消的年代来讲,像是一种死板的仪式,但对于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这就是他们会遵守一生的约定,不单对彼此,家人,更是对神灵的约定。


新郎将戒指戴在新娘的右手食指上,而新娘要用这只戴上戒指的手指指出她的新郎。一种对神灵告知的仪式。


新郎披上祈祷布,象征着上帝同在,天地为证,对新娘许下一个家庭的承诺。



四位男性的表亲将象征着上帝和家庭的祈祷布四角撑起,新郎跟新娘站在上帝见证的新家之下。


新娘的父亲的眼神在婚礼全程从未离开过新娘身上。



在新娘动情流泪的时候,亲娘父亲抿着嘴心疼的望着她。新娘很小的时候就失去母亲,父亲一个人将她与妹妹抚养成人。由于新娘母亲是犹太人,她觉得唯一与母亲的纽带就是继承母亲的宗教信仰,加上父亲是地道的法国人并不深谙犹太文化。新娘从小就自学希伯来语以及犹太教的各种礼仪,守安息日Shabbat,即犹太教每周一天的休息日。每周五晚在第三个星星出来前就开始做Shabbat直到次日傍晚第三颗星出现在天空。


在新郎念下婚姻誓约的时候,又看到新娘的父亲那种期待交付的眼神。誓词结束之后新郎将酒杯踩碎,象征着新生活的开始和摒弃一切偏见和无知。



仪式结束后,所有宾客都上前接受新人的回礼,男宾接受新郎的祝福,女宾与新娘拥抱进行贴面礼。



作为当天最受神灵庇佑的新人,新娘会在女宾的耳边轻轻的用希伯来语,法语或是英语轻念对每个人的祝福,愿来宾健康,家庭和睦,心想事成。



仪式结束才开始微微落雨,不禁感叹传说中婚礼的魔力。小花童们开始四处奔跑,笑声追逐着雨点儿向着远方。


APÉRO PHOTOBOOTH 

  餐前酒 & 照相馆  



婚礼仪式结束之后,来宾都被邀请到后庭的餐前酒会,每张桌子都用酒庄所特有的酒桶做台面。


所有的犹太食品大大小小都必须是Kosher的食物,包装上会有Ⓚ的标志。是一种犹太教认证的洁食。所有食材屠宰和烹调方法都必须符合严格的流程。对于动物,屠夫必须一刀封喉,以減少動物死亡前的痛苦。而屠夫亦须信仰虔诚,守安息日,不仅仅从技术,更从信仰层面上直到不能让动物受苦。



木桶做的圆桌有着淡淡的酒香,上刻着酒庄的字样,有年代感也又低调的配成着异域的装饰。



由于宾客来自四面八方,食材的种类也是五花八门。



被烧烤台的香味儿吸引而去,两位大厨正在精心的翻烤着各种食材。犹太教规定走兽中凡有偶蹄,有趾且反刍的都为可食的兽类,例如牛羊和鹿,相反兔子骆驼猪和狐狸就属于不洁的兽类,不可食用。



大厨迫不及待招呼客人,切下小片小片烤好的羊腿,说刚烤好的焦脆才是最好吃的。



说到饮品倒是惊愕于满满一桌的烈酒,各种威士忌和马提尼,很多人在仪式刚结束就径直来到酒保面前干上一杯。



当然红酒也是必备的饮品,不过和食物一样也必须是符合犹太洁食的Kosher红酒。



与普通葡萄酒酿造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生产过程必须全部遵守犹太教礼仪,例如葡萄园中不允许有其他品种的蔬菜水果的种植,在酿造过程中任何与动物或者乳制品有关的产品都严禁与酒接触。任何人都可以采摘酿酒的葡萄,但进入酒厂后,非犹太信仰的人不允许接触任何葡萄酒。



餐前酒会伴着乐队营造的气氛,时而希伯来语深情的吟唱,时而英法通俗的爱情曲目。



迷你照相馆儿成了宾客们最热爱的点,大家都兴致勃勃在这里排队拍照,各种夸张的帽子,假发,镜框来做出百变的造型。



细心的摄影师会洗三张照片,两张留给客人做纪念,最后一张留给新娘新郎的纪念册,客人们将自己拍的搞怪照片儿贴在册子里,留下只言片语祝福的文字,成了新郎新娘最珍贵的回忆。



微醺的客人们都开始熟络起来,漂亮的犹太女孩儿像天使般在花园边儿嬉戏。


一转身遇到了婚礼的小王子,最治愈的Oscar,一个特别可爱的犹太男孩。他有着柔软的卷发,总是在镜头前就害羞的躲起来,但又忍不住好奇的探出脑袋。



Oscar有着一张温和柔美的脸,笑起来的时候像月亮一样弯弯的深色的眸子



男宾们也迫不及待的为新郎庆祝他的大日子,不止一次的齐力将新郎抛上天空。



晚霞映出一抹淡淡的粉红色,天空也在祝福害羞的新人们踏上生命的另一段旅程。

 

DINNER | AFTER PARTY 

  晚宴 & 舞会  




夜色将至,来宾们陆陆续续的进入晚宴的现场,新娘用几何状的世界地图作为晚宴布局的说明。每个桌子都用新人去过的海岛的名称命名,很幸运的坐在帕劳岛上,虽然未曾去过,但也早就听了无数遍对它的赞美。



晚宴的餐桌也是圆形的,新娘的闺蜜们都坐在这个桌上。白色的桌布和椅子,配上银色的餐具在舞池灯光的映射下有些童话的味道。



桌子中央的花瓶儿里插着橄榄树的枝叶配着三角梅和白色的牡丹花,最喜欢的还是叮叮当当摇曳在枝头的烛台灯。



晚宴的中央一对新人有属于两个人的餐桌。歌手深情的为他们演唱着一首首婚礼情歌。新郎兴起,也加入到歌手的阵营,用很轻快的语调为新娘献唱一曲。



舞会在晚餐开始之前开始,一块白色的布料将男宾和女宾再次隔开,男左,女右。



左侧的男宾玩儿的很High时不时又将新郎抛入空中。再次捕捉到小Oscar,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帘子对面的姑娘们的世界。



裁缝重新整理了新娘的婚纱,让裙摆看起来更有层次感。


新人的第一支舞,两个人紧紧的拥抱着,伴着音乐漫漫的移着步子。仿佛这个世界此时此刻,只有彼此。



场外的宾客无不欣喜的望着舞池里的新人,磨人精Oscar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爸爸跳到外婆怀里。



不得不说犹太婚礼食物的数量真是足足的铺张浪费。在整条鱼为头盘,牛排为主菜的凌晨一点,六个甜点师推着各自不同的种类,点着烟花来到舞池中央。水果,蛋糕,棉花糖,巧克力火锅,所有糖果屋会出现的诱惑甜食,应有尽有。



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时间,想说甜品已经将近到了可以早餐的时间。乍舌之际,新娘的妹妹走过来悄悄说,这就是犹太婚礼,必须有吃不完的东西。



凌晨四点,歌手们筋疲力尽的坐下。孩子们也不再跑动,困意十足的躺在舞池中央。


人群相继散去,微醺的客人也消了酒气。临行前都与新人紧紧拥抱,有说不完的话。祝福他们细心耐心的对待婚姻,融为一颗坚实的咖啡豆。


天涯之大,下次见面又不知何时,即使在异地也希望彼此一切安好。



聊文化|学语言 | 谈智慧

希伯来沙龙
一个专属于你的犹太沙龙

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互动

喜欢,就记得分享朋友圈

 אם תאהב, תשתף עם חבריך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