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号(十)

小璇子说2020-03-29 09:31:03


上集内容提要:爱丽丝号在美杜莎海域不得不进行必要的补给。船长库克无奈之余,再三叮嘱人们不要触碰恶魔之花---“苏兰特之吻”。可是,老库克最担心事情还是发生了。爱丽丝号的乘客黄思福显露东方功夫,配合水手詹姆斯,霍夫曼满他们再次肩负起拯救爱丽丝号的重任!

正文:

蛇发魔女美杜莎的长眠海域。爱丽丝号停靠补给的曼迪斯港。

燃烧!处处火光冲天!

火拼!处处是你死我活的抢夺,厮打,杀戮!

惨烈而残酷的场景,人类心灵深处魑魅魍魉一般的贪欲和阴暗此时已经彻底苏醒!

这些贪欲,这些人们内心深处看不见却无比肮脏的东西,就是恶魔之花------苏兰特之吻最好的营养!

没有人注意到,此时的曼迪斯港,已经到处开满了刚刚长出来便怒放的恶魔之花------苏兰特之吻!

救人!

必须马上救人!

爱丽丝号的水手和乘客们,不!爱丽丝号上的勇士们!

水手詹姆斯,霍夫曼还有那个东方乘客黄思福三人一起继续展开了营救。

他们阻止那些疯狂抢夺财富的人们,那些大肆欺凌他人的人们,那些纵火破坏的人们继续肆意妄为;东方乘客黄思福的点穴功夫建奇功!

他们保护那些暂时没有被苏兰特之吻迷惑毒害的人们快速离开。

那些被黄思福的点穴功夫“定住”的发了疯的人们,被詹姆斯,霍夫曼以及其他水手们陆续抬回到爱丽丝号上的医疗舱。

不断有人突然发疯------苏兰特之吻成片成簇地绽放,邪恶的红色,紫色,仿佛要迷惑所有人的灵魂。

爱丽丝号医疗舱。

中毒的乘客们乖乖等待着治疗------他们被黄思福的点穴功夫“定住”,但是,他们的口中却发疯一般咒骂着,嘶吼着......

“请求海神原谅......”船长库克此时身在医疗舱,“霍华德医生,我的记得中了苏兰特之吻人们似乎有一个办法可以令到他们恢复神智....”

“是的,船长先生,”医生霍华德回答,“用他们亲人的血和苏兰特之吻的花瓣一起来煮!”

“没有时间了,我们必须争分夺秒!”老库克望着爱丽丝号船下的惨像,喃喃地说到。

乘客莉娅是种花的专家,她特意将避免花毒入侵的花瓣分给水手们,以确保他们不会被苏兰特之吻所毒害。

水手们和医生们立即行动起来,分别去搜集可以救治那些中了苏兰特之吻毒素的“药材”。

莉娅的防花毒花瓣奇妙无比,去采摘苏兰特之吻的水手们顺利采摘了大量的恶魔花瓣。

而令人唏嘘的是,另一种救人的药材的采集。那些有亲人(有血缘的亲人)在身边的,亲人纷纷毫不犹豫地贡献出了他们救治亲人的血液。

医生们很快便按照船长库克的所知会的方法,将煮好的“解毒药”给那些中了苏兰特之吻的人们服用------可怜的人们的眼神很快便没有了中毒时的狰狞,贪婪和凶狠,变得祥和友善。

也许是太过于虚弱的缘故,服下了“解毒药”后的人们沉沉地睡去。

可是,与此同时,要知道在爱丽丝号两个多月的海上长途航行中,不断有人失去亲人(忘却了初心中途离开爱丽丝号的或者在各种各样的危险和苦难中死去的......),现在,那些被苏兰特之吻荼毒的人们,有的已经没有一个有血缘的亲人在身边!

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们痛苦地死去吗?

“船长!我要活着!你们必须救我!!!”

“听着!我必须活下去!!!不然我杀了你们!!!我发誓!”

“我...我不要...我不要死......”

“我还没过上....富翁的生活.....我要....活下去”

“辉.....辉煌口....岸....”

“爸爸.....妈妈......”

那些身边没有了血亲的乘客们或鬼哭狼嚎地嚎叫着,或气息奄奄地哀求着。

辉煌口岸...爸爸...妈妈......

在场所有的人都流下了眼泪------眼睁睁看着这些可怜的人们在苏兰特之吻的毒害之下最终精神彻底崩溃痛苦地死去!在场所有的人包括霍华德医生在内,对于这些无药可救的人们,已经回天乏术。

很多人---包括水手和一些乘客已经不忍心看着如此惨不忍睹的场面,选择了默默地离开了爱丽丝号医疗舱。

“要知道,苏兰特之吻最后会让人极其痛苦地死去------那是长眠的海魔女用自己的方式惩罚那些忘记初心的贪婪的灵魂。”老库克痛苦地说到,“或许,我们可以让这些可怜的人们用另一种人道的方式去见海神......”

“不!船长!那太残忍了!”一刻没有停歇全力以赴救治中毒乘客的水手珍妮声泪俱下,“船长,他们跟我们一路航行到这里,难道就这样放弃??”

“珍妮,亲爱的,我们......别无选择......”老库克闭上了眼睛:“伙计们,海神会原谅我们今天的行为,这不是残酷的杀戮,而是让极其痛苦的人们避免更残酷的痛苦。”

武装水手们准备将这些无药可救的人们提前结束无边的痛苦。子弹上膛。

“不!!!不要杀死我!!!”

“你们要干什么!!!”

“我不要死!!!收起那该死的枪!立刻!!!”

“救命啊!!!”

可怜的人们已经几近崩溃。

善良而又无能为力的人们已经开始默默地向主祈祷。

“住手!!请等一下!!”突然,甲板上传来了银铃般的声音!

人们向医疗舱门口望去,原来是乘客莉娅带着苏珊三姐妹!

“孩子们,我不希望你们看到这令人心碎的一幕,请你们和其他人一起出去......”船长库克平静地命令到。

“船长先生,请允许我们帮助他们好不好?”苏珊三姐妹请求到。

“孩子们,坦白讲,这些人已经无药可救,我们就是要让他们快点摆脱痛苦。请你们离开好吗?”

“船长先生,就连海怪古基拉也是热爱生命的不是吗?”莉娅动情地说到,“正如珍妮所说,这些可怜的人们和大家一路航行到这里,他们和我们一样,没有忘记初心,他们愿意和我们一起到达辉煌口岸开始全新的生活。只不过是他们的亲人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同行到最后,而他们又暂时被苏兰特之吻毒害,所以,请让我们试一试......”

“是的,船长先生!我们相信神的爱!”苏珊三姐妹一并请求到。

“那么,就请快点,他们似乎...撑不了多久了......”老库克终于妥协了。

曾经在爱丽丝号上用爱感化了巨型海怪古基拉的女孩们将再一次诉诸爱的行动!

“亲爱的同伴们,我们是苏珊三姐妹,我们不愿意看到你们的痛苦,我们愿意用爱帮助你们!”

“是的,请相信,神的力量,即便是生命里阴云密布,乌云之上,太阳永远都在!”莉娅拿出了一个白色绸缎包裹,苏珊三姐妹和爱丽丝号的随船护士们将里面的白色粉末匀分给行将就木的每一个可怜的人,让他们用鼻孔将白色的粉末吸入。

“这是我的故乡苏格兰的一种神奇的花和雅典卫城附近的一种草药共同炼成的一种解毒的药粉,”莉娅没有等老库克等人质疑发问,便解释到:“从初心港出发之前,我那做医生的父亲便将种解毒粉给了我,他说去辉煌口岸的航行之路上或许会有用得着的人......这种解毒粉,便是神的恩赐------耶和华之光!

本来已经万念俱灰等待死亡的人们服下了“耶和华之光”,女孩们唱起了那首动人的《云上太阳》。

慢慢地,渐渐地......

奇迹发生了!

这些垂死之人,这些无药可救的垂死之人竟然起死回生!他们那原本已经失去光泽的眼中,那些被贪婪和邪恶的欲望充斥占据的眼中,慢慢恢复了正常人该有的平静与祥和!

苏兰特之吻的剧毒被善良的人们用爱打败了!

所有人喜极而泣!!

他们感谢神的不离不弃!

他们感谢善良的人们慷慨和无论如何!

他们更加庆幸自己不忘初心,没有放弃自己活下去的希望!

“如果他们自己内心彻底放弃了自己,即便是耶和华之光也是无能为力!”莉娅一语道破天机。

或许,只有生命到了最后的关头,才能使人击败诱惑和贪欲,恢复清醒......

人们在水手们的协助下陆续回到爱丽丝号客舱休息,此时已经黄昏时分,爱丽丝号仍旧停在曼迪斯港没有再度起航------水手詹姆斯,霍夫曼,乘客黄思福和其他的水手们还在寻找可能遗漏下来的乘客。

爱丽丝号船长室。

“怎么回事,詹姆斯他们为何还没回来?”老库克有些着急,要知道他一刻也不想在美杜莎群岛海域多停留,天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意外!“赶快派人去找,或许他们遇上麻烦了!”

“报告船长!霍夫曼回来了!”一名水兵报告。

只见霍夫曼火急火燎地冲进船长室,他大口喘着粗气,模样有些狼狈和疲倦。

“霍夫曼,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詹姆斯和其他人呢?”老库克顾不上责备霍夫曼的莽撞,急忙问到。

“船长!不好了!”霍夫曼一口喝完一杯淡水,“詹姆斯......詹姆斯似乎中了苏兰特之吻!我们得快去救他!”

“什么!不可能!”老库克跳了起来,“他不是带着莉娅送给他的避毒花瓣吗?他还有爱神护身符!”

“詹姆斯是为了救那些可怜的孩子!”硬汉霍夫曼竟然流下了眼泪,“苏兰特之吻越来越多!詹姆斯把爱神护身符和花瓣给了那些孩子!我们必须快点去救他!黄思福他们在守护着他!”

“快走!老库克急忙带人冲向曼迪斯港。“为什么不把他们抬回来?”

“很多伙计昏迷了,有的已经牺牲!”霍夫曼上气不接下气,“他们被很多苏兰特之吻包围住了!”

果然!

此时此刻,东方乘客黄思福抱着昏迷不醒的詹姆斯坐在半截被烧黑的木头上,和周围几名爱丽丝号的水手一直保护着昏迷的詹姆斯!

他们,已经被可怕的血一样的苏兰特之吻团团包围住!

“该死的恶魔!”老库克拔出短剑,“伙计们!砍出一条路来!”

大家齐心协力,将困住詹姆斯和黄思福他们的苏兰特之吻齐齐砍断。

“先生们!詹姆斯似乎有大麻烦!”黄思福此时也已经筋疲力尽。

“快!莉娅!把你的耶和华之光给他吞下去!!!”老库克急忙提醒到。

一同前来救援的乘客莉娅急忙掏出药包,倒出“耶和华之光”,可是,此时的詹姆斯已经不省人事,嘴巴禁闭,牙关紧咬,无论怎样都无法将“耶和华之光”送进他的嘴巴!

人们的神经骤然绷紧!

“不能再犹豫了!他快死了!!”

“撬开他的嘴巴!!”

大家七嘴八舌。

“让我来!”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大家一看,是抱着小猫汤姆的乘客安妮!安妮放下汤姆,接过莉娅的药粉,倒进自己的嘴巴。

她蹲下身子,从黄思福手中扶过昏迷不醒的水手詹姆斯。她深情地看着这个两个多月之前救了她的命根子------小猫汤姆的小伙子,英俊清秀的面庞,善良,勇敢,坚毅,似曾相识。

少顷,耶和华之光在安妮的口中渐渐地融化,她面泛红霞,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嘴唇对准詹姆斯的嘴巴,口对口将耶和华之光,将活下去的希望,将这世间即便风浪险阻魑魅魍魉肆无忌惮也从未泯灭的爱,一股脑给詹姆斯喂了下去!

一点一点,一滴一滴。

一秒一秒,一分一分。

直到最后的耶和华之光从安妮的口中完全进入詹姆斯的嘴巴,流入詹姆斯的体内,这世上最美妙的接触,最温馨的时刻总算告一段落。

慢慢地,詹姆斯开始有了明显的呼吸,他睁开了眼睛!

所有人欢呼雀跃,热泪盈眶!

安妮早已面泛绯红。小猫汤姆也开心地“喵喵”叫着。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

“伙计们!时候不早了!”老库克提醒道。“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儿!”

大家急忙井然有序离开曼迪斯港。老库克手持短剑和手枪断后。

也许是由于匆忙,他没有太多留意满地的苏兰特之吻。

爱丽丝号火速离开了曼迪斯港,向美杜莎群岛海域的边缘地带急速驶去。

一夜航行,总算顺利。黎明之时,爱丽丝号离开了美杜莎群岛海域,来到了开阔的海域上。

老库克一夜未眠。猫屎咖啡和雪茄作伴。

思绪万千的他觉得自己的精神似乎有些隐隐约约不大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昨晚安妮救詹姆斯的那一幕深深震撼了每一个人,也让老库克内心波澜四起------他想起了撒旦湾的塞壬,即便他知道,塞壬是一个女巫,但是,那种刻骨铭心让老库克仿佛恢复了青春。

“这会不会也是爱情呢?”老库克自嘲。某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似乎有些飘飘然。

“报告船长!”珍妮走了进来。

“早上好!珍妮,有什么情况?”老库克努力克制住自己的不适,问到。

“詹姆斯现在回到了瞭望塔上。”珍妮回答,“前方大约3海里发现豪华楼宇!”

“这小伙子,身体还不错嘛!”老库克说到,“海上的楼宇?还是很豪华的那种?”

“是的!”

老库克思忖了一下,猛然抬头:“海市蜃楼!立刻通知大副大卫!注意海上冰山!!!”

又一次战胜了危险的爱丽丝号驶离了可怕的美杜莎群岛海域,前方竟然遇到了海市蜃楼。为什么船长库克在得知前方可能是海市蜃楼时竟然会提醒注意海上冰山?爱丽丝号又会遇到什么挑战?这次的危险爱丽丝号是否安全度过?欢迎继续关注小玄子说寓意连载原创故事《爱丽丝号》(十一)!

长按二维码关注小玄子说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