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与孤独

五云书山一叶2020-06-29 13:11:17

    中国人大都喜欢喧嚣,而不喜欢孤独。

    有过旅欧经历的人就会发现,那里的人们特别爱读书,公园的长椅上时常坐着静静阅读的先生或者女士。而在我们国内,老年人聚在一起多半是唱歌或跳舞;中青年人聚在一起则多半是打牌和撸串。而读书和这些活动的区别在于:读书是一种孤独的个人活动,是阅读者和自己内心对话的过程;喜欢阅读的人常常耐得住寂寞。而广场上聚在一起唱歌、跳舞、扭秧歌的人们,欠缺的正是这种应对孤独的能力。

    诚然,人是社会性动物,人与人之间都渴望沟通和交流。而广场舞和各种酒局、宴会正好能给人们提供一种便于交流、沟通乃至发泄的渠道。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大多数人都有自我表达的愿望,同时也希望有人倾听、反馈和共鸣。的确,藏在内心深处的某些不良情绪需要及时倾泻、舒解开来。不然的话,我们会抑郁的。

    但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又必须独自面对孤独。即便是在非常喧嚣的场合,即便是和我们最信任的人在一起,我们的内心有时仍是孤独的。某种程度上说,喧嚣总是短暂的或稍纵即逝的,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需要面对的是我们的本心。因此,不管我们愿不愿意,都必须耐得住寂寞和孤独,有时甚至还要经受住挫折和屈辱。正如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木心先生所说:“一路走来,觉得什么都可原谅,但不知原谅什么。”是的,各种喧嚣、“繁花似锦”和功名利禄都不过是过眼烟云。

    当然,孤独并非总是给人以负面的影响。有人在孤独和寂寞中沉沦,有人则在孤独中孕育和积蓄力量。孤独甚至能催生出伟大的人物和作品,康德一生都未走出过哥尼斯堡,但其在西方哲学史上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梵高在寂寞和孤独中完成了那些“让人感动得流泪”的色彩绚丽的画作;贝多芬壮年失聪,但创作出了《命运交响曲》、《致爱丽丝》等传世名作。


    真正的智者不仅习惯于独处,而且还懂得享受孤独。透悟人生的大师常常甘于寂寞和平淡,大都过着极简主义的生活——“饿了,吃饭;困了,睡觉”,真正地享受“心无杂念”。2007年,铁凝女士第一次见杨绛先生时,发现先生家中依然是“水泥地面,四面白墙,老式长方桌上堆满了信函、书籍和字典,天花板上还留有“白”手印(三十多年前先生爬上叠起来的凳子手扶墙面更换日光灯管时留下的)。”与当今大多数名人奢靡、喧嚣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把喧嚣比喻成酒桌上的狂欢,孤独则是一个人的茶饮。享受孤独,于普通人而言,就是一杯清茶,一本“闲书”在手,漫不经心地阅读;或者关掉手机和各种电器设备,端坐在自家阳台或僻静的屋外,对着一轮明月“静夜思”,其实何尝不是一道人生美景呢?!

    漫漫人生路,让我们学会享受孤独。

这是一篇孤独时慢慢品味的文章。如果您喜欢,请关注支持!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