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酸辣婚礼》冯巩假结婚换浪子回头!

最新小品大全2020-03-26 13:04:39
       点上面每天看二人转小品!

  征服王、骑士王、甚至就连金闪闪都是一脸呆滞的看向吴彪,看着这个有着大光头,一身白大褂硬生生穿出劳改犯气质的奇葩…… 他也是王? 开什么玩笑—— 全是逗比的国家中最逗比的王者嘛? “虽然每天都被某个磨磨唧唧的老不死指手画脚的,但整个世界所有人的生死,都归俺管的。”彪哥无比得意的哼了一声。 虽然说…… 什么事基本都是地狱去干,他还得被地狱各种安排工作,但与地狱等同的吴彪,确实是一个世界的王。 地狱的王者! 而且是至高无上的王,他可以左右整个地狱中所有咎人的生或死、自由与囚禁,虽然彪哥对于那些渣渣压根没有在乎过…… 当然,这些是在场其他人所不知道的。 如果非要用什么来形容他们此刻心情,那就是六个字:滑天下之大稽—— 这货竟然是王? 征服王和骑士王嘴角微微一抽,什么时候王都变得这么廉价了? “开什么玩笑,杂种。” 金闪闪则是直接叱喝,眼睛瞪得滚圆,这条疯狗如果也是王的话,王的下限都感觉被拉低了。 “呃,我姑且问上一句,你不回答也没有关系。”征服王满脸诡异的用食指挠了挠脸:“你的真名是什么?又是什么地方的王?” “我?” 吴彪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缓缓将食物放回了原处,将手上的油迹在有着‘自动清洁’功能的白大褂上擦了擦,这才一脸肃然的在几人脸上扫过。 “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问了。”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种沙哑感,但却又透露出一丝霸道。 这番话语,让金闪闪这位傲气之人眉头一挑,不满之色越加浓郁,但却没有说什么。 而征服王和骑士王则是郑重了起来。 “我就大慈大悲的告诉你们。”吴彪缓缓从地上站起,仰头斜角四十五度瞭望月色,整个人流露出了一种孤寂之意。 这也让气氛变得肃然起来,三位王者注视吴彪,两位御主屏住呼吸。 “我……” 吴彪闭上了眼睛,身上的动作突然开始变换:“……就是正义的灵侦探。观音寺流首席大弟子、黄金圣斗士;拳拳到肉男子汉,横推前路一切敌,大名鼎鼎的吴彪是也!!” 吴彪再一次把曾经被石田雨龙,称之为教科书级别的犯二动作连续做了一遍! 以极快的速度,仅在数秒钟,将星矢的天马流星拳起手式、一辉的双臂合拢、冰河的5.7秒诡异舞蹈,外加全程施展圣斗士中最著名的装逼神技——闭眼睛绝对要放大招!! 万籁俱寂——! 好像就连那风都被震撼到了,在此刻停止了吹动。 这…… 哪怕在场众人根本不知道这些动作的出处,但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足以拉低全体智商的魔术光环将他们笼罩了。 智商…… 绝对被拉低了! 这已经不是魔术级别的减益,这TM绝对足以触及五大魔法!!! 那光是看着就感觉到犹如浪涛般铺面而来……傻气的动作究竟是什么…………… “……真……是美…味啊!”征服王喝掉手中纯金杯子的佳酿,然后言不走心的赞叹道。 “确实,这…足以……被称之为佳酿。”骑士王也是极为违和的夸奖了一句。 金闪闪,也就是提供这佳酿的英雄王,他突然觉得……这酒好似被这傻气侵染,变得如此索然无味。 “嗯,让我们回归主题。”征服王看都不看一边昂首四十度角望月,双目合闭,一脸孤寂的某人…… “现在我们进行的是考量彼此是否具有得到圣杯资格的圣杯问答,首先你们得告诉在场其他人,你为什么想要圣杯,然后以王的身份来想办法说服其他人,这才有资格以王的身份得到圣杯吧。” 英雄王则是用一种无比诡异的眼神看着吴彪。 决定了。 这种愚弄王者的杂种,无论如何都要将其碎尸万段。 随即,这位大名鼎鼎的英雄王才转过身子,背对着吴彪,同时以一种吃了火药的暴躁语气斥道:“别开玩笑,什么‘争夺圣杯’,真不知道你们这群杂种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 骑士王与征服王眉头一皱,看向了这个不知名的王者。 “喂,你们给点反应,彪哥这么装逼很累的。” 众人间严肃气氛瞬间崩溃,英雄王的眉头明显抖了一抖。 不行! 不能理他,智商会被拉低的。 英雄王咬了咬牙,愤然道:“原本那就应该是我的所有物。世界上所有的宝物都源于我的藏品,但因为过了很长时间,它从我的宝库中流失了,但它的所有者还是我,根本就不存在争夺一说。” “那你就是说,你曾拥有圣杯吗?你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 征服王和骑士王吃惊……不过这表情怎么看都像是故意表现出来的…… 因为某个月色下不断切换动作,然后对他(她)们眨眼,意图让他们做出反应的傻B,存在感实在是太足了。 骑士王少女一脸苦恼的一闭双眼,原谅我的粗鄙,因为……我实在无法用其他词语去形容这个疯子…… “不,这不是你们能理解的。我的财产的总量甚至超越了我自己的认知范围,只要那是宝物,那它就肯定属于我。居然想强夺我的宝物,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哼!”背对着吴彪的英雄王,以为两人被自己震撼到了,很是傲然的继续开口。 却不知道,此时对面两人的注意力,已经被自己身后的月下彪哥所吸引。 见众人都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彪哥很是不满的哼了一声,转身就坐回了那堆食物中间,然后拽着放食物的布远离了几位王者。 做完这一切后,彪哥转过头瞪了几人一眼,表情中清晰表达出了一个含义:老子生气了,不请你们吃了…… “呃……”骑士王少女相当无语,强行收回了注意力,仔细思索了刚刚某位傲气满满的王者话语,这才开口道:“你的话在我听来,和那边的Ber色rker差不多。” “你这杂种……竟然拿他跟我比对!!” 英雄王被气得脸色铁青,转头指向身后,随即他便是一僵。 吧唧吧唧——! 咀嚼食物的声音大的惊人。 不过…… 威名远扬,大名鼎鼎的英雄王嘴角一抽。 为什么要时不时偷偷往我这边看一眼? 还有咀嚼食物时那刻意至极的陶醉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什么? 想要被杀么?杂种!!! 还有那傻子都能理解,清晰表达出‘就不给你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那种东西想都没想过要,想被杀吗?你这个杂种! 看这种混蛋的炫耀,好!火!大!!! ……久久无言…… 随即,默默的转过了身,用一种严肃至极的目光看着少女:“杂种,姑且称呼你一次骑士王,如果你再拿那条东西与本王比较,这一次酒宴就可以提前结束了。” 骑士王点了点头,确实,这比喻真的过分了,再怎么说对方也是一位王者,用那种…… 摇了摇头,骑士王少女诚心诚意的道:“抱歉!”随即才继续说道:“但你的话语在我看来,的确只是疯言疯语。” “嘛,别这么说嘛……”征服王抿了抿嘴唇,果然还是好后悔叫这货一起来,好好的王之酒宴仿佛都变成了一堆闲人聚在一起看相声……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