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雅轩丨【八雅人生】张彦|北非画影

八雅轩2020-05-21 15:51:31

       2017年8月21日到30日,广州美院中国画学院张彦院长带领一批学生到北非的摩洛哥及土耳其写生,我们选取了张院长这批写生精品中12幅供大家欣赏。


张  彦

       1962年生于河南洛阳,祖籍项城,198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专业;1991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史论硕士课程班;200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材料工作室研究生班。现为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学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主任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张彦    大西洋之滨

纸本设色    69x46cm


如果不是远方体量巨大到无法忽略的宣礼塔,我几乎都要误认为自己回到了欧洲。那里便是修建于1993年的哈桑二世清真寺,摩洛哥唯一一座向非教徒开放参观的清真寺。哈桑二世清真寺位于卡萨布兰卡市区的西北部,1987年8月动工修建,耗资五亿多美元。据说清真寺的修建源于国王的一个梦。梦里国王接获安拉真言:真主的宝座应建在水上。


说完缘由,我们再说结构,清真寺主体大殿的屋顶可以遥控开启闭合。25扇自动门为钛合金铸成,可抗海水腐。夏季室内高温时,屋顶可以五分钟之内打开散热。所以哈桑二世清真寺也号称世界上最高科技含量的清真寺。既然有美景,自然不能辜负好时光。清真寺与手中的笔墨,催生出了某种微妙的、意料之外的一种不可言喻的情愫。


       写生开始。好的写生本身就是一幅创作,当自然界的外形与画家心中的“笔墨”之“形”叠合,“真实”与“虚幻”的画面,“形”与“笔墨”的融合就变得十分突出。就如贡布里希所说:“绘画是一种活动,艺术家更倾向于他想画的,而不是画他看到的。”


张彦     菲斯古城

纸本设色    69x46cm


        菲斯充满了中世纪风情,绵延几十公里的古城墙被完整的保留于此。置身菲斯,犹如爱丽丝梦游仙境,抛开繁华都市,和古城里的毛驴一起来一场穿越之旅。来到菲斯皇宫。一字排开的七扇圆拱形大门,大门以黄铜为原料,手工敲打的花纹尽显皇宫的精致与威严。高大的城门四周布满马赛克瓷砖的拼图,伊斯兰花纹繁复精美,色彩斑斓。菲斯古城大小城门共计20余个,大城门共7个其中蓝门可以说是最为精美的。城门外侧深蓝,内侧为被称为“伊斯兰绿”的翡翠色。古城里藏着菲斯最早的大学,也是世界上第一所宗教学院卡鲁因大学,摩洛哥人喜欢自诩这是世界上第一所大学,不过,你说中国人信吗?古城里的手工艺是保存最为完整的物质文化遗产,从无论是雕刻敲击而成的铜盘,还是“臭名昭著”的皮革染制坊。千年大染缸的历史“味道”一闻便难以“逃脱”,虽然进门发了安抚的“薄荷叶”,但是有多少人能真的应付被用作软化皮具原料的鸽子粪。


        游览完古城,躲在一家本地的餐厅,去品尝摩洛哥的国菜--塔吉锅(tajine),据说9世纪的“一千零一夜”里就有记载。塔吉锅里的食物通常都烧到酥烂,配上各种香料,还有萝卜,西葫芦瓜之类的耐煮蔬菜。有的还配有杏仁,椰枣类的辅食。咸中带甜,只是煮久了的鸡肉真的是较难入口。


张彦    菲斯古城之晨

纸本设色    69x46cm


        清晨四点半,听见窗外有一些声响,像是来自远方的呓语,配合着音乐的旋律,像是一种诵经似的祷告,也像是黎明唤醒的节奏。唱的是我听不懂的语言,我却不自觉的起身聆听。此时的窗外隐约开始有了光亮,扑棱棱的一阵声响把我从音乐声中拉回,抬头看到一群鸟儿盘旋在城市上空,有力的翅在空中挥动,像是守城的卫士,列阵巡逻,迎接太阳的升起。


       起床吃完早餐就看到张彦老师已经在露台上画起了速写。每一刻的美景都被张彦老师用画笔记录在册。有人说,走进菲斯古城需要很大的勇气,即使手握指南者,怀揣古城地图,仍难以逃脱“把自己弄丢”的命运。菲斯古城不只是一个景点,还是一个活着的城市。古城内,林林总总密布着大约九千多条狭窄而曲折的巷子,商铺过万家。这些商铺与民房杂乱无章的纠缠在一起,却自然和谐的构成一个生活态的“迷阵”。带我们游古城的老先生会讲四国语言,一脸慈祥的微笑。各种小巷子似乎都在他脑海中印刻着。一天的奔波之后,在焦糖布丁的甜蜜里,我们迎来了日落,像一份不期而遇的美好,当过山风吹过时,带来丝丝凉意。


张彦    佛露比里斯古罗马遗址

纸本设色    69x46cm


        当太阳的光芒不再那样强烈,我们开始向沃吕比利斯古城出发。沃吕比利斯古城是摩洛哥保存最好的罗马时代古迹。据说城内四周开满了牵牛花,所以又叫“牵牛花城”。古城建于公元前三世纪,最早是毛里塔尼亚王国的首都。山峦起伏的丘陵上,赫然矗立的石柱,虽残破,却依然能感受到古罗马的恢弘气势。公元二世纪,沃吕比利斯盛极一时,有两万多居民,成为罗马帝国粮食的主要供应地。古标志性的建筑就是凯旋门。另有一处大型遗址就是当时的市政厅,站在遗迹的中央大道上,俯瞰整个遗迹群,规模算不上特别大,但1800年前的一座古城,彷佛呈现在眼前。在沃吕比利斯找寻王朝兴衰的印记,聆听历史的回响。这便是旅行的意义。


张彦    古城远眺

纸本设色    138x69cm


        我们从菲斯去舍夫沙万的途中,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火车慢慢悠悠但又晃晃荡荡,日记本上的字被震得歪歪扭扭,我眼见沿路被涂成粉色、蓝色、红色的有着独特建筑风格的房屋,眼见成片的田地、荒地以及悠然立于其间的几匹马,闷热的空气和烈日的强光试图悄悄窜进车厢。老城有它独特的魅力,就像是一壶热茶,慢慢地,才会有香气飘出来。在离开的途中,我开始有了一些不舍。


张彦    古城之晨

纸本设色    138x69cm


       早餐之后我们离开菲斯,前往舍夫沙万。一路向北,大约三个半小时,我们抵达了这座蓝色小城。这座蓝白色的小城像是撒哈拉沙漠中的海洋,演绎着不一样的非洲风情。碧蓝的墙壁洗刷了城市的炙热,一切不安在这里复归平静,整个人都在小城人的亲切笑容里放松下来。这里除了当地人,一个物种扮演着“土著民”的角色,那就是这里的猫咪,这里的孩子都会热情的跟你说这hello和你好,只能握手不能拍照的孩子们跑遍了各条小巷,广场上晾晒着羊皮子,街边小店外堆满了金字塔一样的矿物染料。喝一杯薄荷茶,让山风从耳边吹过,如此美景,沉醉心底。


张彦    古镇街道

纸本设色    138x69cm


       据说,五个多世纪前,舍夫沙万曾被这里的穆斯林建造成一个绿色小镇,后来一部分犹太人开始在此定居,他们认为蓝色是和平的象征,可以改变他们之前的苦难,于是在此之后,舍夫沙万开始染透了天空的蓝色。有人说,舍夫沙万可以美到让人瘫痪。的确,各种不同色阶的蓝色组合在一起让你不由的想以各种姿态融入它的怀抱。石头、台阶、拱形门洞,用普鲁士蓝、湖蓝、天蓝、酞菁蓝等交错在一起,让我目不暇接。舍夫沙万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有着温暖而灿烂的微笑,他们会热情的和你打招呼,询问你的名字,然后等你在此路过,会喊着你的名字招手,像是认识许久的老朋友。就这样亲切自然。舍夫沙万安静的巷子,加上静谧的蓝色,让人觉得尤为平静。这里也是这趟旅程安静舒心的开始。


张彦    卡萨布兰卡海滨

纸本设色    69x46cm


       经历6个小时飞行,抵达摩洛哥卡萨布兰卡,曾被电影感动,曾被歌曲吸引,满怀一千零一夜的热忱,抵达了梦里的城市。有着欧洲风情的摩洛哥被称为北非后花园。湛蓝的天空映着四周的海水,中间夹杂着高高低低的起伏轮廓线,给摩洛哥带来永恒的浪漫。漫步在卡萨布兰卡的迈阿密海滨大道,迎着海风,眺望蓝色的大西洋。途中路过卡萨布兰卡的哈桑二世广场,看喷泉涌动,拍鸽子飞翔。卡萨布兰卡满街的白色建筑映衬着棕榈树的枝叶,显出一种特有的闲情逸致。


张彦    卡萨港口远眺

纸本设色    69x46cm


        公元前7世纪,柏柏尔居在安法。15世纪时,葡萄牙人在这些村落里建起了大批欧式建筑,并称其为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在西语中“casa”是家的意思,“blanca”则代表白色,直译为“白色的房子”。著名电影《卡萨布兰卡》(又译《北非谍影》)以二战为背景,展现了各方势力在这座城市的角力。然而如今整座城市,唯一能和这部电影扯上关系的,只有里克咖啡馆(Rick’s Cafe)。当年拍电影时根本没有来此取景,全片都是在摄影棚完成的。我面前的这座咖啡馆几乎重现了片中的细节,有拱形的天花板,有雕花的吧台、复古的桌椅和钢琴,循环演奏电影主题曲《As Time Goes By》。


张彦    舍夫沙万街道

纸本设色    138x69cm


       当整个小城开始入夜,月光铺满了山脉,像是梦中的场景。居民与游人穿梭在此,相互的沟通,却不打扰。人们总是发掘着心中的最佳拍摄角度,那单调的纯粹的蓝被白色的石灰不经意地稀释后,

如薄薄的蓝色帷幔,缠绕着高大的石头垒成的房子和围墙,层层叠叠,起起落落,纯净而缥缈。在这宁静的蓝色小镇慢慢散步,但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无论是一个拐弯,一段上下坡,或是一个简单的店铺或木门。哪怕一片落叶。也因为这茫茫的蓝而变得艺术起来。


张彦    伊斯坦布尔海边夜市

纸本设色    138x69cm


       下午三点的飞机,从卡萨布兰卡起飞,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在落日的余晖中,飞机离目的地更近了,日落染红了周围的云层,蓝色的天,映着五彩的云霞,只在机翼的一侧。欣赏完日暮,看到飞机窗上结起了一朵朵小冰花,我放佛被带入了童话里的冰雪世界,在这个夏末秋初的时节,感受到窗外的空气有了一丝桂花的香甜。小憩一会儿,睁眼迎接的就是土耳其境内满目的星光。像是夜空中被风吹散的点点礼花,映在爱琴海的海面上。单是此时的美景就足以让心随着海浪荡漾。落地时,土耳其已经进入深夜。地接名叫晨曦,土耳其人,中文说的很不错,听得懂中文的笑话和玩笑。去酒店的一路上跟我们介绍说土耳其跟中国一样,是个有历史的国度,有历史就意味着有文化。另一个国度,新的旅程,映衬着酒店窗外整个城市的璀璨灯光,我开始有太多美好的期待。


张彦    伊斯坦布尔市街

纸本设色    138x69cm


       记得毕淑敏的书中曾写到,“幸福是一种心灵的震颤”。而旅行带来的幸福感,像是浅酌红酒后的微醺,让生活中的种种琐碎,开启一场不需要寻找的丢失。炫目的美丽就在感受的瞬间凝固成永恒。我们首先到达的是老皇宫。老皇宫地理位置较高,向南可以眺望马尔马拉海,向北可以欣赏博斯普鲁斯海峡。老皇宫从陈设到用品可谓奢华。镶金的地毯,满钻的铠甲。帝国时代的水晶银器,以及中国瓷器均在陈列馆内展示。作为中国瓷器的代表元青花,在馆内存量极大,单是大盘,就有19件之多。作为亚欧大陆的桥梁,各种文化的碰撞在这里展现的淋淋尽致。器物,建筑,无一不吸引着我的目光。

       蓝色清真寺建于17世纪,之所以称其为蓝色清真寺,是因为内室墙壁上1/3都是用来了一种名为伊兹尼克(Izhik)的蓝彩釉贴瓷,这些瓷片使整个清真寺充满了蓝色。圣索菲亚大教堂坐落在蓝色清真寺对面,帆拱上的穹顶成为复杂拱券结构平衡体系的中心。圣索菲亚在希腊语中的含义是“上帝的智慧”,作为拜占庭建筑的最佳范例,大理石的柱子和马赛克内饰美到让人目瞪口呆。太多的眷恋和不舍都会化成最美好的记忆。再一次留恋金角湾的美景,一场暴雨突然的来袭,像是给这次旅程多加一点有趣的回忆片段。岁月的迷人都在这里的建筑和海浪背后有了更好的诠释。


游记作者:吴旖旎    中央美术学院学士、广州美术学院硕士。

2015年创建“禅心萌约”线上水墨艺术游学社区,“有艺肆”文化艺术音频项目运营总监。


爱艺 为张老师设计了精美的艺术家挂历



写生中收获了一把精美的阿拉伯刀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