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阵地||《梦中的婚礼》

三分钟纵横2020-05-21 14:19:52


有时候我们不愿想起而已,只要你愿意,一眼望过去,你就能看到你的人生之路,甚至可以看到死亡时路旁的风景。所以人生的主要工作是挣扎,让原本波澜不惊的路有一点点悬念,或者希望出现更多的光彩。我本来应该在工作之后回到家,洗个澡,玩玩电脑或者手机的,想到挣扎的意义,我没有回家,打算今晚就不回家了。走在熟悉的,无视的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川流不息的汽车,我竟然看到了一些以往看不到的东西,一位姑娘一边哭一边打电话,时而高声,时而幽咽,最后终于歇斯底里的吼了几下,好像要摔手机,在空中停顿了一下,但没有扔出去。也许她想到这个手机是无辜的,她还需要它。她短暂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继而我继续走着,思考着挣扎的意义。也许她爱的男人要弃她而去,她想挽留,所以她在挣扎着,我想摆脱日复一日的无聊生活,此时也在挣扎着。我像一位老人一样,沿着江边,踽踽独行。想起小时候放牛的情景,夜幕来临的时候,牛吃饱了草,悠闲地挺着大肚子,时而嗅一下地面的味道,然后仰起头,看向远方,我永远不知道它在想什么。此刻,我走在江边,没有人注意到我,也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在一处地方坐下,发呆地看着河水。

突然被一阵哭声惊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不远处。听到这阵哭声,内心不悦,难道我是无形的吗?她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我想离开,我看了她一眼,突然我改变了想法,她好像就是之前我注意到的女孩,此刻发现她身材长得不错。我很想知道一个长得不错的女人为何如此伤心,男人没道理不爱她啊。但这个理由不是最主要的,最坚实的理由是:她是美女,所以自然地我就感兴趣和关注起来,这是上帝在她们诞生的时候就赋予的权利。我静静地看着河水,偶尔想想她,偶尔想想河水,她已经不哭了,她也看着河水。我思索着要不要过去跟她搭讪,最多她粗鲁地叫我滚蛋,其次是礼貌地叫我滚蛋,剩下的都是美好的。此刻难道不是挣扎的时刻吗?不是应该有行动吗?就在我内心充满争斗时,一个美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在看什么呢?”

 

我诧异了一下,然后说:“我没有看什么,我在挣扎。”

 

“挣扎?” 这时轮到她诧异了,“你打算跳河?”

 

我日,她真会想。

 

“不是的,我在思考人生,思考挣扎对人生的意义。同时我也在挣扎要不要过去跟你这位美女说两句,不过心跳得实在厉害,脚动不了。我想挣扎的,但在人生路上挣扎一下都非常困难。幸好你来了。”

 

“我看你看着一片河水发呆,以为你遇到了什么想不开的事。我以为你跟我一样,所以我就过来看看。”她说。

 

“刚刚你哭得挺伤心的,来到这河边是为了方便?”我问。

 

“方便?”她诧异。

 

“如果是我,对于伤心事,想不开的事,我就到河边思考,太伤心了我就跳到河里去。”我回答。

 

“不用那么轻生吧?这么说,你还没跳过吧,不然就见不到你了。”

 

“我跳过好几次。”

 

“好几次?都有人救你?”

 

“不是,我会游泳。”

 

“切!”

 

然后她就笑了起来。我问她什么事那么伤心,但她不愿意说。她问我是不是真的在思考人生意义,我无比认真地告诉她是的,同时还把挣扎这套理论跟她说了,她居然认真思考起来,像个认真的小学生。良久之后,她说这也许是人生中挣扎的一个泡影,今天让我们来个一夜情吧。我无比的震惊,无比的惊喜……

  

那是我工作最辛苦的一夜了。清晨起来,有一张纸条:你的狗窝非常乱,按理我应该收拾一下,然后你会更怀念我,但我不能这样做,短暂的相遇应该尽可能留下最少的东西。纸上还有她的号码和QQ。也许每个人都是这样矛盾的,想彻底地抽身,却还要留下一点可以挽回的痕迹。我虽然加了她的QQ,也聊过,但她始终是个迷,有时候她打来电话,我们去喝酒,然后做其他事情。

 

有次,在QQ上聊天。

 

“你是个好男人吗?”

 

“不是。”

 

“你是个帅哥吗?”

 

“不是。”

 

“你身材好吗?

 

“我觉得可以。”

 

“你喜欢我吗?”

 

我沉思片刻,回答喜欢。

 

然后她说:“我们结婚吧!”

 

“结婚?你不是乱说? ”

 

“没有,我是认真的。你同意不?”

 

“……”

 

“什么意思? ”

 

“说服我吧,给我充分的理由。”

 

然后她搬出我那一套挣扎的理论,一五一十地跟我阐述了如果我不答应这个要求,我的世界就会真的波澜不惊,如一潭死水,我的人生不可能遇到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而且像她这样聪明有悟性的女人。对于聪明和悟性,从她领悟我的挣扎理论就能看出。前面她说要跟我来个一夜情的时候,我觉得挣扎理论不错,现在我觉得挣扎理论很差劲。我跟她说,我想看看上天的旨意,约好见面抛个硬币看看。第二天晚上,我们见面,她带来了硬币,问我那一面结婚是上天的旨意,我说人头,她拿出一枚硬币,让我来抛,硬币落下来,居然是人头,我再抛,还是人头,连续几次,都是人头。我无奈的摇头,无法相信。我说,我们结婚吧,虽然我甚至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们结婚了。结婚那天我终于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了。结婚之后她就走了。

 

她说,那天,我看着你在发呆,你的身材真好,跟那些运动员一样,比那些糟老头子,帅哥有魅力多了。你还能说出挣扎的理论,很聪明的男人,你多么能给人希望啊。那天的硬币,两面都是人头,你没注意到,你以为我们结婚是天意呢,不是的,那是我挣扎的结果。我已经写好了离婚协议书放在你的桌子上。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结束的。而我的梦想已经实现了,至少我跟一个喜欢我的人结婚了。

 

我想告诉她,那天我拿到硬币我就知道两面都是人头了,我那时好奇的是她怎么能做到让硬币两面都是人头,如果我说的是另一面,是不是她也能拿出两面都是那样的硬币。

 

母亲打来电话,问找到女朋友没有,我告诉她,我已经结婚了。

 

“啊?你怎么不告诉家里?带回来看看。”

 

“带不回去,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




   

                                             编辑:学一思慢

(版权属于作者,图片源于网络,引用、转载请在文头注明作者与出处)

3

三分钟纵横,一个只做原创的公众号

为了情怀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