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歌剧咏叹调《爱情的微风》演唱解析丨一首考验演唱者情感抒发能力与声音掌控能力的经典曲目.

西方音乐评论2020-04-02 11:26:41

《爱情的微风》



莫扎特歌剧咏叹调《爱情的微风》演唱解析

《爱情的微风(Un’aura amorosa)》是奥地利音乐家沃尔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的著名歌剧作品《女人心(Cosi Fan Tutte)》中一首优美的咏叹调,这首咏叹调适合轻型抒情男高音(Leggiero Tenor)演唱,其轻巧灵活而又温柔的音色得以将角色细腻的情感完美地表达出来。本文结合莫扎特歌剧作品的特点,分析《女人心》的歌剧剧情,来详解咏叹调《爱情的微风》的演唱细节。 本文作者陈诗恺,原载《戏剧之家》, 2015年第十期




《爱情的微风》是歌剧《女人心》中一首优美的男高音咏叹调。《女人心》是奥地利著名音乐家莫扎特的二幕歌剧,歌剧脚本来自意大利籍犹太脚本作家达朋特,该剧于1790年在维也纳首演。剧中,年轻军人费兰多和吉列尔莫的老朋友老光棍阿方索认为天下的女人都一样,她们喜新厌旧的天性是无法改变的。然而,费兰多和吉列尔摩却不这样认为,他们坚定地相信他们俩的未婚妻多拉贝拉和费娥迪丽姬都是忠诚的女子。于是,他们俩决定和阿方索打赌,看看谁才是正确的。老光棍阿方索出了个馊主意,他让两个年轻军人谎称要立马去战场,离开他们的未婚妻,然后乔装打扮成两位异国男子,回来向二人求婚。经过一连串的爱情攻势,两位未婚妻终究对两位热情的异国男子失去了抵抗,成为了其爱情的俘虏。成功后的二人气愤而伤心,但是却收获了智慧。他们认同了阿方索的观点,继续热爱他们原来的爱人,并与之结了婚。 

《爱情的微风》


作为莫扎特最受欢迎的几部喜歌剧之一,《女人心》依然贯彻着莫扎特喜歌剧的特点,满载正能量,带着光明和正义反抗封建主义,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轶事谱写为一幕幕精彩的剧本。与格鲁克“戏剧为主音乐为辅”的思想完全不同,莫扎特更加注重音乐本身的重要性,正如其所说:“我不会用诗句或色彩来表现我的感情和思想,因为我既非诗人又非画家。但我能用声音来表现,因为我是音乐家。” 

《爱情的微风》


《爱情的微风》是歌剧《女人心》中一首优美的男高音咏叹调。剧中,费兰多和吉列尔莫与阿方索的赌约已成立,一场荒唐而又让深陷其中之人难以自拔的“验真大戏”即将拉开帷幕。到底是女人的忠诚能够坚若磐石,还是老人的经验可以屡试不爽?心急的吉列尔莫抱怨着在这段时间里无法享受美味的食物了,而费兰多则宽慰他,当他们赢了阿方索,美味的食物将在胜利的光辉中更加香甜。他们即将见证自己爱人忠诚的爱情,这爱情如同清新的微风,将他们的心门吹开。带着对爱人的思念与憧憬,费兰多深情地唱了起来。 


这是一首温柔而又舒缓的咏叹调,没有戏剧性的翻江倒海,却好似英雄也难以把握的“温柔乡”,在演唱时应着重注意气息的稳定性。作为古典主义时期的作品,须严格按照谱面来演唱。歌曲一开始,仅有短暂的一小节前奏。“Un’aura amorosa del nostro tesoro”(我亲爱的宝贝向我吹来爱情的微风),带着初恋男子的恋爱感觉来演唱,声音中带有一丝害怕爱人离去的不安,又带着憧憬,声音舒缓并带有张力,保持着高位置。“Un dolce ristoro al cor porgera”(让我渴望的心得到蜜一般的安慰),还是如同上一句一般的情绪状态,脑海中幻想着恋人最美的身姿。注意上行十六分三连音以及下行的四个三十二分音符的部分,唱得有连贯性并且要有音符的颗粒感。接下来一句“Un’aura amorosa del nostro Tesoro,Un dolce ristoro al cor porgera”,歌词大意与之前相同,演唱时带有少许不安与疑惑之情,表现恋爱中人们患得患失的状态。注意附点音符的演绎,下半句六个十六分连音的演唱要更加舒展,稳住下盘气息,注意把控呼气量。“Un dolce ristoro al cor porgera.”,歌词大意还是相同,这一句有连续的音阶,还有长时值的音符,演唱时要注意掌控气息、把控呼气量,否则气息可能难以为继。“Al cor che nudrito da speme d’amore da speme d’amore”(渴望慰藉的心灵得到了爱与希望的滋润),前半句情绪向积极逐渐转换,演唱时还是注意保持声音的连贯性,在两个四度跳进时勾住气息,避免破音。后半句情绪有所回落,仿佛又在怀疑自己。“d’un esca migliore bisogno non ha, d’un esca migliore bisogno non ha, bisogno non ha, bisogno non ha”(再也不需要更多的激情),这一长句中有多个三连音,并且有以“a2”为首的众多高音,这对演唱时气息的控制以及音符与音符之间颗粒感的把握是个不小的挑战。 

随后的一段基本是对前一段的重复再现,处理方式大同小异,在此不再赘述。整首歌曲在高音区徘徊,有11个高音“a2”,再加上为数众多的三连音与连续音阶,难度着实不小。整曲感情基调变化不大,仿佛恋爱中的年轻男子脑中的自说自话。这是一首考验演唱者情感抒发能力与声音掌控能力的经典曲目。 

往期声乐主题:1、如何理解对舒伯特艺术歌曲爱得要命丨却从不关心歌词内容丨如何把握声乐中的乐与诗的关系丨二者可以完美结合吗丨舒伯特《纺车旁的格丽卿》;2、歌剧《卡门》像一部生动的音乐“文学”丨比才用音乐鲜明地刻画出性格相异的人物形象!3、莫扎特歌剧的音乐美学特征丨音乐决不应该不好听,而应该让听众觉得喜欢丨受启蒙思想的影响,他的音乐核心以表达人的情感为主;4、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的艺术特色及演唱特点丨这部歌剧深受法国启蒙运动思想的影响,被誉为法国大革命的“前奏曲”!5、“我们都像迷途的羔羊”丨亨德尔清唱剧《弥撒亚》;6、廖昌永演唱《老师,我总是想你》,周小燕含泪微笑起身为学生鼓掌……7、中国式男高音范竞马丨歌声表达的哀泣胜过嚎啕痛哭丨如何让西方声乐技巧服务于中国艺术歌曲丨沈湘、科莱里弟子丨赵越胜丨我们何时再歌唱?8、围观男高音“三下乡”丨拖拉机表示压力很大,这三位可比我声大!9、女高音弗莱明上海声乐大师课丨“歌者需要找到自己声音的特色,让人一听就能认出这是你的声音!”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