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在家时,女人是怎么解决问题的......

小说兰桂坊2020-05-21 12:44:48

01住进表嫂家


我的表哥举行完婚礼以后,舅妈家就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因为再有两个月就要高考,舅妈就让我去表哥家的新房里去,说那里安静,能好好地复习功课。


舅妈家就两室一厅,每天有老人来找姨妈打麻将,有时候能打到夜里十二点多。还复习功课,真是扯蛋。


我背着书包,屁颠屁颠的去了表哥的新房,这里离舅妈家不远,我骑着自行车不到半小时就到了。我按了门铃后时间不长,新婚的表嫂就给我开了门。


进门后,我看到表嫂一头黄色的秀发披散在肩胛,瓜子脸上不施粉黛,但却娇嫩红润,宛如一朵绽放的花朵。一身红色的紧身内衣,使她的身材凹凸有致,特别是胸前的那两座雪白,坚挺而有饱满,撑得内衣紧绷着,随时都有崩裂的可能,那纤纤细腰,柳枝一般的柔软,轻盈而又婀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魔鬼身材?我竟然被眼前表嫂的美丽给震慑的低下了头。


表嫂笑吟吟地说道:“是小健来了。”


我说:“舅妈让我来的,说这里清净,能安心复习。”


表哥在深圳的一家电子公司工作,能挣好多的钱,这就是表哥买的新房,两室两厅,洁净而又亮堂。表嫂把我带进一间卧室,说:“你就在这个房间吧。”我一看,有写字台,有台灯,有床铺,挺好。比在舅妈家不知好了多少倍。


表嫂出去以后,我就把书包打开,书本文具的掏出来放在了写字台上。这时,听到表哥回来了,他一进门就问:“我妈打电话说小健来了,我买了点菜,晚上多做几个菜。”


然后,表哥就进了我的卧室:“小健,你在这里好好复习,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毕业后也到深圳去。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你来了正好,跟你表嫂做个伴。”然后,他看了看门外面,小声对我说:“有个任务要给你,如果你嫂子有什么异常行为,就打电话告诉我。”


我也小声的问:“表哥,什么叫异常行为?必须要有个范围才行,不然不是乱汇报,浪费电话费吗?”


表哥就坐在床上,扳着指头对我说:“夜不归宿,与男的在外面吃饭,带来家里什么人,有没有在家里住宿的,等等。当然还有很多,我回去后再发短信告诉你。”


我点头,表示同意。表哥总比表嫂要亲,因为表嫂总之来说是外人,这一点我还是懂的。吃完晚饭,我就又回屋了。正在我用功的时候,隔壁表哥和表嫂的卧室里就传来了表嫂的呻吟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我已经十八岁,知道这是他们在干什么。而且,我在刚上上高一的时候,就偷吃了禁果。


那是我的同桌,一个叫冉冉的姑娘。在学校里她算不上是校花,但在我们班里,却是典型的美女。她很成熟,胸前的高耸挺着,天天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的。有一次上自习,她拿着手机趴在课桌上看视频,忽然,她把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刚要到地方的时候,我抓住了她的手。


她立即把我的手拉到了她的双腿之间,让我给她抚摸。我摸完了这里,只感觉她的整个身子都在发颤。


后来,在一个星期六的中午,趁她爸爸妈妈上班不在家的时候,我跟她去了她的家里。


在以前,我感觉挺满足的,感到冉冉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孩,但是在下午见到表嫂以后,就觉得冉冉真是太一般了。


听着表嫂的声音,我的眼睛虽然还在课本上,可是眼前浮现的却是表哥压在表嫂身上的情景。表嫂脸色彤红,身体时而舒展,时而扭曲。这时我想,表哥真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拥有这么俏丽的女人,想什么时候推到就推倒,想什么时候“啪啪啪”都行,而且,我还想到了他们在使用着什么体位。我和冉冉在一起的时候,看过那些岛片。


怀着这样的好奇心,我就光着脚丫,这样不会发出动静,蹑手蹑脚的出了我的卧室。表嫂的房门是关着的,我刚一站在这里,就清晰地听到了他们身体缠绕在一起的喘息声。


我大着胆子,一手按住“砰砰”狂跳的心脏,一手轻轻地推了一下门。慢慢地,门开了一条缝,正好看到他们的床。


这个时候,我看到表嫂是在表哥身上的,那癫狂的动作,飞扬的黄发,扭动着的躯体,伴随着一阵一阵的呻吟声,是那么的魅惑绝伦,是那么的光彩四射,我下体腾地一下崛起,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那里,悸动而又浮躁不安。


忽然,表哥一跃而起,猛的把表嫂按倒了,然后迫不及待的趴在了她的身上。表哥也太狠了,不知道怜香惜玉,一阵猛烈的动作之后,便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从表婶的身上滑落了下来。、我血脉膨胀,喘息声也变粗变大,忽然,我看到表嫂要下床,便立即抬起脚往我的卧室里跑,由于太过匆忙,关门的时候竟然发出了砰地一声。于是,我立即坐到写字台前,拿起了书本。


表嫂去了卫生间,很快就回来了,只听她在她的房间门踌躇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推开了我的卧室门。


我仍在狂跳不已,躁动异常的心还没有平息下来,就看到表嫂站在了门口。,我的心“咯噔”一下,难道刚才我偷看的时候被她发现了?于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表嫂看了我一会儿,问:“小键,你一直没睡?”


我这才偷眼看了一眼表嫂,只见她秀发蓬松,双颊潮红,穿着宽松的睡衣,一手扶在门的把手上,用异样的目光直视着我。我只好低声说:“没、没有,正在复习功课那。”


“嗯你好好复习,考个名校。”然后,又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才关门走了。


我这才把书放下,双手按住胸口,身子靠在椅背上,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晨我去学校的时候,我看到表哥正在收拾行李,表嫂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有些落寞。我刚要出门,表哥就喊住了我,然后走到我的身边,小声说:“小健,我昨天跟你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我点了一下头。表哥抚摸着我的头说道:“你如果照我说的做,我回来的时候,就给买个配制高的手机。”


“苹果?”


“那就苹果。”我伸出无名指,拉了他的手指一下,就下楼骑着自行车去学校了。


到了学校以后,看到冉冉已经来了。她问我:“你怎么才来?睡着了?”


“昨晚睡不着,早晨又睡不醒了。”


“为啥睡不着,是不是想我了?”冉冉一双又大又明亮的眼睛看着我,问道。


“还真是想你了,昨晚你要是落在我手里,非让你舒服的飞上天。”我的眼睛在她的胸上看来看去的,想起表哥表嫂昨晚的肉搏,又是一阵脸热心跳,真想把眼前的冉冉当成表嫂就地正法了。于是,我坐在位子上,拉了她一把:“快坐下。”


冉冉就坐下,然后不解的看着我:“你好可怕,像是要吃人一样。”


我没容她再说什么,就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脖颈上,往下一按,她就趴在了课桌上,我的手瞬间就从她上衣的下摆处伸了进去。


我手的力道很重,她用颤动的声音说:“轻点轻点,快给我揉碎了。你受什么刺激了。”


原来的时候,我感觉她的就够大了,可是自从看到表嫂的那个以后,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过,冉冉我可以随便摸,表嫂的只能偷偷地看,表嫂的不知道该是啥感觉?这么想着,不禁牙根处痒了一下,手里就更加没轻没重起来。


忽然,冉冉把我的手猛的一下抽了回来,我呆呆看着她,只听她近似哀怨的说:“你这是蹂躏,是摧残。”看到我一脸的懵怔,又笑道:“这面包都快被你捏烂了,你不吃了?”


这时候,上课的铃声已经响了,大家都停止了打闹。因为是备战高考,老师就是说一下重点,个人学个人的就是了。


我原来是在三中的,因为在那里的时候,打架成瘾。为了争我们班的班花,把一个什么局长的儿子打的脑袋瓜子开了瓢,结果,我就被开除了,还赔了人家医疗费。


回家后被爸爸追着满屋子跑,还是躲闪不及,被爸爸的皮鞋踢了好几脚,害得我屁股蛋子疼了好几天。最后,爸爸拉着脸,又是托人又是找关系的,花了不少钱,才把我弄进这个学校。因为这里离舅妈家比较近,就住在了她的家里。


来到这里以后,我算是真改了,一般情况下不再和人打架了。而且,现在的班花也没人争没人抢的,也就不再惹事生非了。关键是我爸爸说了,如果再有一次这样的情况发生,就和我断绝父子关系。我知道爸爸是吓唬我,可是,爸爸供我上学也不容易,想到这些,自然也就收敛了。


现在面临高考,我也不能不学,好歹的就是上个二本也行,不然将来如何在社会上立足。


下午放学的时候,冉冉对我说:“刘健,我爸妈如果今晚不在家,我就给你打电话,看你怎么让我飞上天。”


我嘴上答应着,但是心思早就飞到了表嫂的家里。因此,脚下也格外有劲,就是那些电瓶车都被我超了好几辆。



02打开了门


回到表嫂家的时候,她已经下班回来了。此时正扎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看到我回来,就说:“收拾一下先吃饭,吃完饭再复习功课。”


我闷闷地答应一声,就帮着表嫂收拾餐桌和碗筷。很快,表嫂就端着两盘菜出来了。这个时候,她已经解下了围裙,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袖T恤衫,坐在了我的对面。我悄悄地抬头瞥了一眼,只见表嫂的胸前高高的鼓着,随着她吃饭的动作在一颤一颤的。想起昨晚的情景,我就赶紧的低下头,闷声吃饭。


我发现表嫂并不过多的搭理我,对我也不是很亲热,只是看在我是表哥表弟的份上,有些无奈的敷衍着我。她夹了两块肉给我,估计她是不喜欢吃。但还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在这同时,因为他夹肉给我,需要弯下身子,她胸前的风光便一览无余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的目光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她就又坐了回去。


我快速的把饭扒进嘴里,就把饭碗一放,说:“嫂子,我吃完了,先回屋了。等你吃完了喊我,我和你收拾。”


表嫂并没有说话,仍旧在细嚼慢咽的吃着自己的饭,我就回我的卧室了。我拿出手机放在写字台上,就翻开了书。


现在学校的晚自习几乎没有人了,都根据自己的情况在家里复习,就是那些外地住校的,基本也都在寝室里复习着自己最薄弱的内容。我把一本复习资料打开后,眼睛老是在看着手机,我希望能收到冉冉的信息。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碗筷的声音,动静挺大的,我知道这是表嫂故意的,是在用这种方式喊我出去和她收拾餐桌,我不想动,可是,想想人在屋檐下,不和表嫂帮忙,她会不高兴的。于是,就站起来走了出去。


我看到表嫂已经把碗筷收拾起来,放在了一个水池里,于是,我就默不作声的过去洗刷起来。表嫂就趁机要出去,由于水池旁太过狭窄,她是紧靠着我出去的。我感到是她的小肚子在我的臀部挤了一下,因为那里太平坦太柔软了。


我有些喜不自禁,虽然隔着衣服,但我还是感受到了那份炙热,那份颤动,这么亲密的肢体接触,在我的心里,就跟没有穿着衣服是一样一样的,因为她身体的那些部位,都已经烙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洗涮完碗筷出来的时候,表嫂已经坐在沙发上在看电视了。我没有抬头看她,就又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坐下,我看到手机QQ上冉冉的头像在闪动,于是,我赶紧的打开,只见冉冉写道:“健健,赶紧过来,我爸妈十点钟回来。”


我立即喜出望外的回到:“好,我马上过去,宝贝,等我奥。”


“人家都着急了,快点。”


“马上就到。”从这里到冉冉家就跟去舅妈家差不多,二十多分钟。现在因为是憋着一股劲,从昨天晚上就攒着,所以,速度会加倍。于是,我就关灯出来了。这时候,表嫂看着我,我只好说:“嫂子,我去同学家一趟,要拿一份复习材料。”


表嫂嗑着瓜子说:“没说不让你去呀,你怎么还这么紧张?”


“没有紧张啊。”说着,就故作沉稳的向门口走去。


刚伸出手开门的时候。表嫂喊住了我:“小健,回来!”


我只好松开手,走了回来。表嫂说:“你跟我来。”然后,她就站起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我不知道她让我去她卧室干什么,就忐忑不安的跟在她的身后,走了进去。


表嫂说:“小健,帮我把电脑移到那面墙下,一会儿我要上床上看电影。”


我只好把那面墙下收拾干净,过去把电源线拔下来。表嫂就过来和我一起把电脑桌往这面墙下抬。可是,网线不够长,表嫂指了指墙上面:“那里有一圈,上去松一下吧。”


可是,家里又没有梯子,怎么松?我为难的看着她。表嫂就让我站在她的床上。我脱了鞋,上去以后,还有差不多半米才能松开那圈网线。表嫂也上了床,说:“我抱着你。”


表嫂一弯腰,把我从后面抱了起来,因为她的双手正好放在我的肚子上,这猛不丁的我就想大笑,她一看就又转到我的前面,双手放在我的屁股下面,把我抱了起来。


刚把我抱起来,我就感到不好,因为表嫂的胸正好在我的那个地方,腿在她的两峰上,瞬间的功夫,便直立起来。我大喊:“嫂子,快放下我!”


嫂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还以为是电到了我,赶紧的松开了手。我怕那东西触到她,就跳了一下,这一蹬腿一用力,床上又这么柔软,本来就站不稳,我这一扑腾,表嫂就仰面倒了下去。我一看不好,刚要抓住她,却怎么也没有她往后倒的惯性大,我就踏踏实实的趴在了她的身上。


我没有立即起来,就把脸放在她的肩头,感受着,忽然,表嫂双手抬起我的头:“你这小笨蛋,快点起来。”


我只好站起来,表嫂就伸出手,我不明白她又要干什么,就愣愣地站着:“拉我一把呀。”


我这才恍然大悟的紧攥住她白皙的小手,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表嫂有些丧气也有累了:“不弄了,今晚也不看了。”


这时,我看到了电脑桌旁的一个方凳子,就找了报纸撕开垫在四根腿上,然后,又拿来塑料笤帚,让还坐在床沿上的表嫂给我扶住凳子,我就站了上去,然后,举起笤帚就把那圈线挑了下来。放开几圈后,又挂在了原来的那颗钢钉上。


从凳子上跳下来以后,和表嫂很轻松的就把电脑桌连同电脑一块抬到了床对面的墙下边。插上电源线,表嫂试了一下,说:“好了,你去取复习材料吧。”


刚才还想着这事,心里火烧似得着急,想着赶快弄好好去找冉冉。可是这一阵忙活,竟然忘了。表嫂这一提醒,我抬腿就往外跑,走到门口,我看了下时间,完了,已经快十点了。再看手机,只见冉冉骂道:“不守时的坏蛋,气死老娘了。我爸我妈马上就要回来,如果碰上,我爸会砸断你的腿。”


我只好讪讪的回来,表嫂见我没有出去,就有些奇怪的问:“你不去拿复习材料了?”


“快十点了,不去了。”刚要回我的卧室,表嫂从她的房间里出来,对我说:“小健,对不起,都是我耽误你了。”


“没事,不着急。我先看着别的功课。”


“到时候你考不上名校,那我不成罪人了?”


我无所谓的说:“没事,不影响。“说完,我去了趟卫生间,又洗了手,就回到了我的房间。


先拿出手机,给冉冉道了歉,这才开始集中精力复习功课。


在这期间,我听到表嫂洗了澡,因为那“哗哗”地水声音符一样的跳跃,落在表嫂的身上,犹如弹奏着美妙的音乐,让人如痴如醉。我想着水珠落在她不同的部位,就会有不同的旋律。我本是抗拒着不听的,可是,越是不想听,那声音就越是往耳朵里灌。


后来,她洗完以后回卧室了,我听到了关门的声音。我这才又集中精力把心思放在书本上。


时间不大,我又听到了一种声音,是昨晚表嫂那种时而亢奋时而压抑的呻吟声。这个时候,我出现了一种幻觉,还认为表哥在家里,又在滚床单开始肉搏战了。于是,我后悔来这里住了。


舅妈家虽然乱,却没有这样勾人魂魄的声音。舅妈家的声音是能忍受的,如果凝神静气的学习,是可以乱中取静的。可是,表哥和表嫂这种“啪啪”声,却是再怎么样都挥之不去。照这样下去,还想考个二本,真是天方夜谭,就是职校的大门怕是也难进。


我仰靠在椅背上,努力的排斥着这种声音,可是,却无济于事。因为那场景太有诱惑力了。表哥,你可悠着点啊,我的小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忽然,我感觉不对,表哥早晨不是走了吗?难道现在我听到的声音是幻觉?想到这里,我一阵的哆嗦,难道有人进来代替了表哥?我想到了表哥给我的使命,这是立功的时候到了。哇,苹果六、苹果七在向我招手那!


于是,我立即拿起手机,又是光着脚丫出了门。站在表嫂的卧室门前,听到那声音比昨天晚上更强劲,更下流,我的手抖动着,慢慢的又把门推开了一条缝,往床上一看,简直让我都睁不开眼了。


只见表嫂头朝外,一丝不挂仰面躺着,手里拿着一个玩具在如饥似渴的玩着。我认识这东东,是用照明电的,马力特大。岛国的片子里扔得到处都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表哥所说的是范围以内,还是范围以外,不管怎么说,先录下来再说。于是,我打开了手机。


大约十几分钟后,只听表嫂一声满足的长叹后,便直挺挺的躺在了床上,可是,她已经停止了动作,但还是有那种呻吟声传来。原来,她大晚上的把电脑移到床的对面,是为了看这种电影。


正在我迟疑的时候,看到表嫂裸着身子就下了床,然后,那动静就停止了。我刚要转身回房间,表嫂却打开了门。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未删减全文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