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怎会只有诗和远方?

果冻妈妈爱读书2020-03-25 15:29:26


我是果冻麻麻

喜欢旅游,喜欢生活,喜欢分享,愿把生活中的善与美用文字保存。希望你能喜欢。

2018






01


   前几天做梦,梦到了初中时候的自己。和现在自己的学生一样,青涩干净的脸,还有无忧无虑的笑容。最喜欢那时候的物理课,不是喜欢那些复杂的左手定则右手定则,更不是喜欢什么牛顿第几定律,而是喜欢因为完全听不懂而放飞自己的自由和散漫。在物理课上,我去过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淳朴的女孩还在痴痴的等着她的意中人;我去过老舍梦绕的北京胡同,祥子在挥汗如雨的拉着车,有着关于未来的美好的期翼;我去过基督山的城堡,里面中世纪华丽的画唯美的摆设都让我神往,那时候的自己,物理书下满是璀璨人生;关于未来,是动人的诗篇还有未知的远方。


 

02






渐渐的长大,也慢慢的平庸,这话是妈妈说的,妈妈总是以小时候的我为骄傲,据描述,那时候的我,眼睛里都是故事,除了能说会道的逗大人们开心还能煞有其事的善解人意,的确,我比同龄的小朋友敏感也柔情,我看得出大人们的疲惫和关切,甚至有时候会掩饰自己的需求和愿望,只为博大人们一笑。随着日子流淌而过,随着更繁重的课业压力,随着终于上了大学短暂的满足,我成了大人们嘴上平庸的人,偶尔的逃课;甜蜜的恋爱;不想去思考的未来;那时候的自己,一脸无所畏惧的从容,关于未来,是能天长地久的愿景还有明日复今日的简单。


 

03


 

48489

记得大三那年,宿舍想减肥的姑娘终于瘦到了自己憧憬的模样,每天一个苹果一袋奶的她,仰慕系里有写作才华男生的她,下定决心每天复习十四个小时想考北大的她,在某一个清晨,在阳光还没有散入窗帘的微弱光线下,她又在小床上支起桌板,那专注的神色还有执着的眉眼,我清醒在那个睡眼惺忪的早晨,关于未来,我也想为了梦想一搏。准备雅思、找导师推荐、刷平时成绩,生活一直一帆风顺也安逸的我突然想要改变。那是每天六点半起来每天的诵读,是在寒冷的图书馆把热水袋夹在腿中间的烫伤,是做梦都在排序的小作业,是看各种雅思考试机经而忘记了一顿又一顿的晚饭,是我青春最努力的模样。于是,我的生活多了新的意义,我如愿来到新的世界。

 

04


   爱丁堡,出发之前,已经对它无比神往。格子裙,风笛声,还有四面环绕的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筑;尖塔、城堡、峭壁和古典石柱历历在目,身着苏格兰裙的街头艺人吹奏风笛,就像一场中世纪戏剧的宏伟布景。在这布景里,有难熬的冬天里冷酷的风,还有稍有阳光便满是人群的草地,有太清净无人的街道,还有艺术节络绎不绝的喧嚣。感觉那段时间是个美好的梦,遇见了太多美好的人,有的人教会我勇敢,有的人教会我坚持,有的人出现了又不见了,是我最难忘的爱丽丝梦游记。关于未来,是明天写完paper可以计划去哪里玩,是每天不同的风景还有期待。




05

135 editor

梦醒了,我竟然一下子成了妈妈,还抱着毛绒玩具睡觉的我,成了新手母亲。她那时正微低着头在看她的布书。漂亮的面容正似乎是哈利波特手中的魔杖,它能使四面潜伏着的美立即显露出来。柔和的阳光在那一刹那间似乎已变成了有知觉的生物;初春也似乎忽然具有了一定的形象。像太阳约束着一切行星一样,这女孩使得天空、大气、光线和她身边的一切都围绕着她活动,而她自己却满不在乎、沉默地坐在那里,看着一本色彩斑斓的布书。

 

    在现实生活里,乳腺炎在我没有出月子里第三次来袭,疼痛从身体里的一个点到处蔓延,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条条青筋在胸前出现,对于这种似乎不是突如其来的疼似乎有了免疫,没有了第一次的无助和迷茫,不再泪眼汪汪的投向别人。在生孩子、喂孩子和养孩子的路上,估计妈妈们都是渐渐明白:哪有什么所谓的感同身受?认识一个好的通乳师和育儿师才是硬道理吧。以前的我可能更喜欢倾诉或者有时候眼泪和抱怨又一起到来,间或还有无病呻吟的悲春伤秋,但是渐渐发现大家关切的眼光和语调一如往常,但我的问题并没有解决一丝一毫。在我疼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时候,我在孩子身边选择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找一个能放松的姿势,以前幼稚的妈妈多希望因为你而变得些许坚强。

      通乳师终于一天后来帮助我解决烦恼,她希望通过聊天来缓解我的痛苦,但是我没有了往日的健谈,人越往后越长大,就会有长时间的思考和沉默,慢慢的就是接受和安静,以前长辈说的话突然间明白了,以前不喜欢的歌词一下子听懂了,想起来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的话“她那时候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作为没有经过培训,没有受过专业教育,甚至没有岗前职业须知的新手妈妈,疼痛、挣扎、惧怕都是一份份礼物,而拥有可爱的果冻便是上帝最珍贵馈赠给我们的礼物。


 

06

 

关于未来,我们想了很多,关于未来,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关于未来,诗和远方的确很美,但是眼下,那些珍贵的收获,光靠嘴和金钱是传达不了的,只有时间和身体才能传达。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