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我获得那一点成绩所要经历的困难

严歌苓2020-11-20 14:30:48

奥斯卡·克劳德·莫奈﹙18401114-1926125日),法国印象派主要画家,印象派运动领袖人物。印象派的理论和实践大部份都有他的推广。莫奈擅长光与影的实验与表现技法,在他的画作中看不到非常明确的阴影,也看不到突显的轮廓线。



我要坚持战斗


致弗雷德里克·巴齐依翁弗勒尔 1864年7月15日


我猜想巴黎的天气一定也非常好吧。在这美好日子里,你正做什么呢?我的朋友,这里实在是太惹人喜爱了,每一天我都能发现比前一天看到的更美的事物。这就足以使一个人疯狂了,所以我想一直待在这里,直到脑袋爆裂。真的,伙计,在16日收拾你的行李,来到这里待上两星期,你的状况会变得更好的。在巴黎工作就不会那么舒适。



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在翁弗勒尔待了整整一个月。而且,我的习作几乎已经完成了,我甚至还让其他一些人开始忙于习作。从总体上来说,我对待在这里非常满意,尽管我的习作距离我的满意度还有很大差距。要做一些在各方面都圆满的事情真是非常不容易,而且我认为很多人都对距理想非常接近的结果很满意。然而,我亲爱的朋友,我要坚持战斗、流血、再重新开始,因为如果一个人能够观察和理解,是可以做出一些成就的。当我看到大自然,我感觉能描绘出那里的一切,记下那里的一切。但一旦开始工作,你就应该忘记那里的一切……



一切都证明你必须心无旁骛。一个人是通过观察和思考来找到方法的,所以我们必须不停地探察研究。近来你有所进展吗?我打赌进步了许多,但也确信你没有尽力工作,也没有采用正确的方法。你不能期望着和那些纨绔子弟一起工作,比方说你的朋友维拉,以及其他人等。独自一人会更好些,但有很多事情单靠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理解的。事实上,这是个让人棘手的事,而其任务又是非常艰巨的。


你制定自己的生活计划了吗?我为自己做了一些美妙的安排。在我的计划中,在圣阿德莱斯和巴黎即将到来的冬天里发生的事,非常美好。


我必须告诉你,我从小尤金妮娅那里收到了一封让人着迷的信。她的来信让我非常高兴。如果我现在有钱,我会一路欢欣鼓舞地去巴黎。她能记住我,真的是太可爱了。


我的花卉画最终装框,上了清漆,也展览了,但看起来有一个场景的话效果可能更好。毫无疑问,这是迄今为止我创作的最好的作品。看起来好像在勒阿弗尔的人们都在谈论它……


收到你的回信我将会非常高兴。告诉我你正在忙什么,在巴黎的一切进行得怎么样。你偶尔会去郊外吗?最重要的是要来看我们,如果你现在不来,我期望你至少要在8月1日来。到时候,几乎我所有的作品都将完成。


还有来自你的好友克劳德·莫奈的热切问候。



追随着太阳


致爱丽丝·莫奈伦敦 1901年2月3日


尽管到9点的时候,我已经在四幅油画上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我相信这将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我是在6点起床的。就像每个星期日一样,外面没有一点雾气,事实上是惊人地透彻;接着太阳升起来了,阳光如此耀眼,我发现不能睁眼看了。整条泰晤士河都泛着金光。天啊,这一切太美了,我开始疯狂地工作,追随着太阳和它在水面上的反射。同时,炊烟开始上升。由于这些烟,雾气开始下降,接着是乌云……



2:30。我禁不住想要开始描述这么令人惊叹的一天。奇迹一个接一个,每个都持续不到5分钟,这就足以让我发疯了。对一个画家来说,没有一个地方能比这里更奇怪了。现在外面黑了,已经有几分钟了,我不得不点上灯,这样我就可以为你草草记下我的感觉。我告诉你,这是我邮寄信件最糟糕的一天,尽管我很想知道你和让-皮埃尔(Jean-Pierre)怎样了,如果确实有什么消息的话。我很担心米歇尔(Michel)已被送回鲁昂了,因为不久前的晚上他没有来这里拜访。我不得不等到明天才能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今天是很美好的一天,你和孩子们在一起,能看到小孩们的快乐和忧伤,而且你知道,我要到明天才能知道这些。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抱怨这些。当然,我希望魔法将我变走,带到你身边。我也有一些美好的时光,我在欣赏奇特美丽的景象,在挥洒颜料。你知道,事情有好转的时候,但是紧接着我再一次陷入恐怖的绝望中。我使自己时刻充满了勇气,希望所有的努力不会白费。这会太阳又出来了,就此搁笔。



不可能一直画同一幅油画


致爱丽丝·莫奈伦敦 190132


这里的天气糟透了,就像吉维尼昨天的天气。暴雨狠狠地打在窗玻璃上,我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我不浪费时间,在这样的天气给你写信,我很高兴你的心绪终于平静了,希望你会有一段宁静的时光,这样就会彻底恢复了。



这里的天气让我失去了勇气。昨天我非常高兴、精力充沛,期待能有美好的一天。昨晚天气非常好,但我说过,要两天一直画相同的油画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不得不限制自己只专注于习作和草图,这样闲暇时在工作室里,也可以在它们的基础上创造出一些东西。要一直画同一幅油画,也是不可能的。我对油画进行了变更,通常情况下那些还说得过去的很不好改变。没人知道我获得那一点成绩时经历的困难。而且,我必须要说,在两个地方工作不是一个好主意。我经常不得不中断还要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的油画,因为是时间该去医院了。这种情况我经历了好几次,然而,我没放弃希望……



更清楚地认识到什么是好的油画


致保罗·杜兰-鲁埃吉维尼 1907年4月27日


像你一样,我也很遗憾今年不能展出“睡莲”系列的作品,我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要展出是不可能的。我对自己太苛刻了,可能这是真的,但这总比展出平庸的作品好多了。我不是在推迟展览,因为我很想展出大量作品,但很少能让公众十分满意。我最多有五六幅是可以展出的;我至少毁掉了三十幅,这下我是完全满意了。


我现在仍有很大的乐趣创作它们,但随时间流逝,我开始更清楚地认识到什么是好的油画,什么是应该丢弃的油画。这一点也不影响我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热忱和信心。



我现在就来回答你的要求,尽管我非常想让你感到开心,可此刻什么也不能向你保证。而且,想要展出该系列的一小部分作品,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主意,因为只有在一个展览上全部展出才能得到整体的效果。此外,我还要使已经完成的作品和正在进行的作品相比较……


所以不要感到痛苦,接受我的懊悔和最诚挚的祝福。


克劳德·莫奈



非常钦佩日本艺术


致山下慎太郎(Shintaro Yamashita)吉维尼 1920年2月19日


几乎不需要告诉你,你的两封信让我感到多么荣幸,因为我非常钦佩日本艺术,对日本人也有深厚的感情。但抱歉这么久才给你你期望的答案。除了工作,没有别的借口了,它深深地吸引着我,使我把其他责任都抛到一边了,还有年纪,它让我变得越来越懒,不想写信了。希望你能仁慈地原谅我。


很高兴收到你寄过来的完美图片和美丽织物,你真是太友善了,请接受我的谢意。



发现很难回复你的请求,因为我以相当高的价格出售了我的油画,现在我没有一幅小的油画。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因为多半会寄给你一些你不喜欢的东西。最让我感到窘迫的就是价钱了,我担心你会认为它太高。尽管如此,我不能让它低于这个价钱。80厘米乘1米的油画的价钱,现在被定为25000法郎。过去我最高能将其卖到50100法郎。不得不再次说在这样的费用前,我感到很尴尬。


再次感谢你。


尊敬你的,克劳德·莫奈



没有时间去烦恼


致加斯顿·贝克尼姆-尤恩吉维尼 1920年2月23日


你已经猜到了我在做什么:我正在工作,不是没有困难,因为视力一天天变坏,而且还忙于照顾我的花园。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乐趣,而且在我们近来拥有的好天气里,我对自然的奇迹欣喜若狂,所以没有时间去烦恼。我的健康状况也很好,这说明我在这个年纪还不错。


仍想将你挑选的四幅油画寄给你,总有一天你会得到它们的。


至于在纽约拍卖会达到的价格,我一点也没有感动。这一切只是证明了人们有多么愚蠢,因为不久前他们可以用更低的价钱得到相同的画……


让·莫奈夫人和我一起送给女士们最好的祝福,我祝福每一个人。


克劳德·莫奈



把布丹当做老师


致古斯塔夫·吉弗洛吉维尼 192058


真的,你好像一直都对我很有兴趣。事实上我感到很荣幸,但此时我们担心的是布丹。在这个问题上,考虑到我与“空中之王”的关系,我想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把布丹当做我的老师。


你是正确的,我确实在大约15岁时在勒阿弗尔见过布丹,我的前辈。当时我作为一名讽刺漫画家正在奋力想赢得一些名声。当时我好像确实是15岁左右。我在勒阿弗尔各处有点名气。我把自己的肖像卖到10到20法郎之间,我在上面签上奥斯卡(Oscar),我的另一个名字。我经常向布丹展现它们。刚开始我不喜欢他的作品,因为我被脱离实际的理论影响了。托依翁和米勒也经常去画廊。一天布丹告诉我:“你很有天赋,一定会放弃这种早晚会让你厌倦的作品的。你的素描很棒,你不会让它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做和我一样的事,学着去很好地描绘,学着欣赏海洋、光线、蓝色的天空。”我接受了他的建议,而且我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远足,在那期间我不断地从自然中描绘。这就是我怎么开始了解自然、学着去热烈地爱自然,即我怎么开始对布丹的高调油画感兴趣。应该知道,他从大师戎金德那里接受了一些训练,他的作品(尤其是水彩)和柯罗的作品,最先被定义为印象主义。我之前说过,现在也只能重复以前的话,我将我的一切归功于布丹,将我的成功归功于他。我开始迷上了他的习作,我将其称为瞬间性的产物。


我在阿尔及利亚(Algeria)停留的那段时间,被它迷上了。我与奥兰(Oran)的非洲猎人(Chasseursd’Afrique)一起在那里服兵役,还遇到了一个诺曼(Norman)小伙,格兰维尔的皮埃尔-贝努瓦·德尔佩什(Pierre-Benoit DelpechofGranville),他后来住在美丽的乡间。我和他保持联系,我们几乎每年都要多次看望彼此。他也买了我的一些油画。去年我在吉维尼见到他时,他向我展示了很多素描和水彩,那是我1862年时在阿尔及利亚画的。如果你要求,他也会向你展示的,因为你也认识他。




那时我认为水彩就是表现光线“瞬间性”的一种快速、优秀的方式。一天,克列孟所拿走了我的一幅阿尔及利亚水彩。在他旺代省(Vendee)的家里,我看到了我年轻时的这幅作品,上面描绘的是奥兰城(OranKasbah)古老的西班牙门。我会给你寄去同时期阿尔及利亚风景的两幅素描。克列孟所也有我的两幅水彩,你可以在他家看到其中的一幅《睡莲》,另一幅水彩描绘了他在嘉德圣文森特(Saint-Vincent-sur Jard)的家。我喜欢水彩的技巧,后悔没有在上面多下工夫。但我必须回到布丹那儿,告诉你一些趣闻。一天,我们一起待在圣阿德莱斯(Saint-Adresse),在阳光下帐篷的阴凉中支起了画架,接着一个值得尊敬、相貌英俊的绅士向我们走过来。他恭贺我们使用的大胆方法,宣称自然和敏感的油画注定会在油画艺术中复苏。他走时和我们握了手,留下一句话:“我是杰奥菲勒·戈蒂耶(TheophileGautier),几乎成为一名画家的诗人。”当我们意识到自己在与以为如此伟大的诗人愉快交谈时,你可以想象我们有多吃惊。他的书《搪瓷与浮雕宝石》(Emauxet camees)一直让我很快乐。


诚挚的,克劳德·莫奈



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有问题,请联系公众平台,将及时做出处理。

阅读往期美文:

只有存在的东西才会消失,不管是城市还是爱情

茜纱窗下


回复以下关键词,送你一篇歌苓美文:

新作|自由| 戒荤| 跑爱| 婚姻| 善良|

爱| 婚姻| 善良| 萌娘生命| 女郎| 信仰| 建筑败笔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