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抟土•文苑】家乡婚礼琐记

抟土公社2021-01-09 08:04:57

家乡婚礼琐记
作者:郭芝华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俗是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婚礼是人生的重大转折和里程碑,通过亲朋好友参加庆典活动,获得社会的公证和认可,规范婚后的道德行为,以博得婚姻的美满幸福。婚礼往往代表着一个家庭的素质和新婚人的素养及人生观,对家庭稳定、婚后和谐、孝敬父母等儒家传统都发挥着重要作用,也体现了“天人合一”的婚配理念。自古道:“十里乡情不一般”,各地的婚礼自是别具一格,有着当地人认可的特有风采。

母亲在世时,常对我讲一些过去的事情,当然也少不了讲述家乡的婚礼之事,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星星点点的记忆,故想针对普通人家的婚礼写点文字,但只恐言不达意。本文之婚礼泛指家乡婚俗的整个流程。

20世纪40年代,国家正是内忧外患,人心涣散之期。可做为人生的婚姻大事,家乡人却总是要想方设法为儿女庆贺一番,甚至用尽多年的一点可怜积蓄也在所不惜。男孩长到10多岁,一般就要给提亲;女孩子就更早些,一般七八岁就订婚。媒婆在当时几乎是一种职业,尽管在戏剧中往往是作为丑角出现,脸上涂着厚厚的白粉,叼一根长长的大烟袋,嘴角下还长着一颗硕大的黑痣,一副妖里妖气讨人嫌的样子。可在实际生活中,媒婆还是很受人尊重的,正是:“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下无媒不成亲。”。如果男女成婚不经明媒,也就谈不上正娶,明媒正娶是当时婚姻的金科玉律。

七八十来岁的孩子订婚,他们根本不知道那是在做什么,只是大人们在忙碌。由于普遍家贫的原因,男女双方都不请客,只是男方要请媒人到家吃一顿。所谓“媒八顿”之说,是指媒人在为俩家孩子说媒期间,自然要吃请几回,乃人之常情,并非是必须的八顿饭。订婚要请历法先生磕八卦,对时辰,特别要看属相是否相匹配。“羊鼠”“牛马”“虎蛇”“猪猴”“龙兔”“鸡狗”六对属相,号称婚姻的六大不合,有“羊鼠两头走,白马怕青牛,虎蛇不到头,猪猴泪长流,龙兔生气愁,鸡狗半路休”的恐怖说法,故家家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世代相传,经久不衰。

订婚时,双方家里分别用红纸糊12个筒儿(与信封相似),是为“请书”,各自给亲戚们送去,告知孩子的婚事已定。订婚到完婚还是个遥远的日子,期间,除童养媳是常年住在男家外,男女两家并不往来,只通过媒人了解双方的一些情况。当选定完婚的良辰吉日后,男方要下聘礼,一般是给女方若干个银元,2—4个粗布(每个布可做1—2身衣服),一般均为蓝色和黑色。母亲告诉我,她的聘礼是26个银元,堂婶是24个银元。我就纳闷了,我们家那时穷得叮当响,哪里来得26个银元?母亲说,那时的人呀,从生了儿子就开始省吃俭用攒银元,既使3天不揭锅,也不能动用攒下的银元,否则儿子是会打光棍的。当然,更多的是祖辈娶媳聘女循环着那一份份的银元,比如母亲家得到的26个银元,除给母亲置办一点简单的衣物外,便是给舅舅娶媳的金库了。

由于请人选吉日要破费,所以许多穷人家就不请人选日子,往往将完婚的日子定在小年(除夕)这一天。据说这天是上天为人间婚姻开放的好日子,神仙们都在天聚会,任你怎么办都没什么讲究,多么开明的神仙啊,竟为穷人们想得如此周到。母亲说,奶奶及她们妯娌都是在小年完的婚,春节那天思娘的泪水总是流个没完。

完婚那天,无论男家还是女家,都要在街门张贴喜庆的对联。双方分别请亲戚们前来庆贺,共进一顿解馋的玉茭面河捞,便是婚礼最热烈的场面。礼金也还是要上的,不过只一两个铜钱而已,也有上一两毛纸币的。新郎及送亲的人上午临行前,要开席吃饭,是为“起家饭”,以免去了女家饿得慌,吃饭时狼吞虎咽,有失大雅。娶亲带的礼物主要有:红布包袱,里边放着新娘的简单化妆用具;喜肉,俗称一刀肉,用红纸包一小块即可;喜面,用红纸包的少许白面;喜糕,根据男家的情况,随意带一块枣夹糕;还带红布一块,大小不限,供女方家亲戚及帮忙的人撕成布条佩戴;送亲的女客还带一十角红布(边宽一尺的正方形),以驱邪气。

新郎是需骑马的,有钱人当然可以骑高头大马,穿锦衣锦裤,十字披红,携八抬大轿,甚至租用骡马拉的轿蓬车娶新娘。但多数人家却租不起马,便以驴代马者居多。新郎穿自制的小布衫,内戴红肚兜,裤子就顾不上讲究了,但鞋子一定是新的,一般由新娘或其家人按男方提供的尺寸提前做好,并配有绣着“勾罗万字”或“富贵牡丹”的鞋垫。这天的新娘是女性一生中唯一的辉煌,其地位似乎比男人也高出几分。男方一般要租四人花轿去娶亲,实在租不起便用两人抬的简易轿子。新娘的红肚兜是必不可少的,内装几个带把儿的水果、果糖及少量钱币,还有历法先生指定的辟邪之物。身着花冠旗袍,金莲绣鞋,打扮得如同宫女一般。当然,花冠旗袍是租来的,当时盂县城有一个叫高三毛的,就专开娶亲花轿和服装的租赁店铺,生意很是兴隆。男方娶亲者骑驴或步行均可,女方送亲者却统一骑驴,驴子由女方配备,多是向亲戚和邻居借用,实在不行就破费那点聘礼银元。

娶亲及送亲人员讲究“娶三送四”,即娶亲队伍由三人组成,最好是三代人各占其一,并必须有一女亲;送亲队伍则由四人组成,三代人各占其一或二,女亲也绝不可缺,其中还要有一年少者,多为男孩,是为“押轿”。具体人选有很多讲究,一是讲究“全十人”,指成年人必须是妻室原配,儿女双全,如父母有离世的,需在做过三周年之后方可参与。二是讲究属相不宜者不得娶送,属相不宜是指新媳妇的属相与三个属相相冲,具体是:属猪兔羊的,属龙鼠猴者忌见;属龙鼠猴的,属鸡蛇牛者忌见;属鸡蛇牛的,属虎马狗者忌见;属虎马狗的,属猪兔羊者忌见。这种忌讳不但娶亲和送亲者要回避,新娘上轿和下轿时,所有相冲的属相也要进行回避。三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如“姑不娶,姨不送,姐姐送了妹子的命,妗妗送到银圪洞”“嫂嫂娶,全家喜”。这些说法,提高了女方妗妗和嫂子的地位,更主要的是要严格遵守姑姑不娶亲,姨姨和姐姐不送亲的训条。

吉日下午,新娘穿着打扮好后,要吃母亲亲手做的荷包鸡蛋和百个疙瘩只,据说,吃了荷包鸡蛋可以一路不小解,哪怕是很远的路程。然后进行告别父母的仪式,虽然简单,却是严肃认真,郑重其事,女儿要向父母跪拜谢恩,父母也对女儿进行一番三从四德的教化。此时的母女往往是涕泪相加,恋恋不舍,做父亲的也强压苦别,故作镇静。新娘披上红布盖头,在亲戚邻里的簇拥下,被胞兄弟或堂、表兄弟抱(背)入轿中,随娶亲和送亲的队伍向婆家进发,是为“起龙”,也称上轿。从上轿开始,直至拜堂,有顺口的上轿词、迎轿词、下轿词、进门词、拜堂词等礼仪,如进门词云:“一进大门二过庭,新人新房好光景;一迈火盆二迈鞍,红红火火又平安;一撒金来二撒银,新人带来富贵运;先倒红毡迎新人,万事如意吉祥生;先上炕来后抱娃(面人),头胎生个男娃娃。”朗朗上口,煞是喜气。

到男家时,一般要将时间掌握到夜幕降临,是为“黑媳妇”之说。随着三声铁炮巨响,花轿徐徐落地,早已恭候多时的妇女儿童们欢呼雀跃,蜂拥而至。未下轿前,由司仪拿来一个用红纸糊的盒子,里边放着少许粮食,让新郎端到新娘跟前,新娘要双手扶一下,是为“端香斗”,意味夫妻携手,越过越有。下轿时男家要请人来背新娘,进入院子后,要用两块毡子交替着让新娘走在上面,讲究鞋底不沾土,是为“倒毡”,真有点欢迎外国元首的待遇。新娘还要过火盆、迈板凳(代表马鞍),意为步入火红、富有的日子。新郎将新娘背至家中(不入洞房、一般在长辈住所),是为“吓媳妇”,新娘盘膝而坐于炕上,面向喜神方位。有趣的是用糕面做的“四角娃娃”,它们眉开眼笑地立于土炕的四角,用红头绳或红线将它们连在一起,只有炕沿一面是敞开的。这时娶亲的女客便会将“四角娃娃”抱入新娘怀中,主事人便在门外高声呐喊:“叭叭叭,开门来,不是向你求谷借米来,是给你送得儿女来!”这时新郎方可掀去新娘的盖头。调皮的小叔子或邻居的后生们会从窗户把核桃和红枣扔到炕头,怪声怪气地叫道:“先吃核桃后吃枣,养下娃子长牛雀儿!”“年对年,月对月,明年今日做满月。”这一连串的活动是为“捞儿女”。这时最难堪的就数婆婆了,要骑着扫帚在院子转好几个圈儿,如同巫婆一般,嘴里唠叨一些吉祥话语,意为希望新娘为全家人带来好运。

稍息片刻,正房香案上红烛高照,香烟缭绕,高桌上置全神牌位(用黄纸竖写“四方八界全神之位”,两侧分写供奉二字),摆一份黄米糕(12个为1大叠,共3大叠,加5个为1叠的跟盘),备有黄裱1份(3张黄纸折叠,待香烧尽后与牌位一起烧掉),新郎新娘各敬香3炷,行大礼参拜。接下来便是约定俗成的“拜天地”,父左母右而坐,其他长辈分坐两侧,新婚夫妇面朝神位。随着傧相洪亮的口令,小夫妻一拜天地辰,二拜老双亲,三拜甲乙木,四拜庚辛金,五拜丙丁火,六拜壬癸水,七拜戊己土,八拜五方神,九拜家族长,再拜贵喜神,十全十美拜,夫妻喜盈盈。拜的方式当然是磕头跪拜。拜毕,牵手喜入洞房。

洞房早已布置妥当,即便是破旧的小房,也会粉刷得雪白,窗户是用麻纸新糊过的,巧妇们用红纸剪的窗花粘贴其中。炕席上放一块新做的粗布被子,两个鼓梆梆的蓝布枕头置于一旁,两端的方形红布堵头倒是格外醒目。晚饭后开始闹洞房,是为“逗新媳妇”。有三天没大小之说,即便是对老公公,人们也敢拿儿媳妇来取笑。通常的逗乐也就是把小俩口推在一起,博得众人哄堂大笑,也有勇于下手者,用布带将二人面对面捆绑在一起,在炕上滚来滚去,是为“滚轱辘”。在新人熄灯入睡后,还免不了有调皮捣蛋的后生听房打扰,如在窗外歇斯底里的喊叫:“新媳妇子要小心,咱的老鼠成了精,上窗台,舔油灯,咬了新媳妇儿的脚后跟。”

第二天早饭前要进行认亲,是为“认大小”,新娘给在场的长辈磕头称呼,长辈也要赏给三两毛钱作为认亲钱。有晚辈的,也要与新娘相认,新娘也相应给晚辈一点赏钱。早饭后,有逗婆婆的习俗,并让拽着新娘送柴烧火,颇有言传身教之意。午饭前,新郎要陪新娘回娘家拜见父母,是为“回门儿”,离娘家远的自然早饭后就得匆匆赶路。如果是小年完婚,就要等正月初二连拜年带“回门儿”了。

男女间的婚姻大事就凭媒婆一张嘴说,两条腿跑,不但男女间不能见面,就是双方大人也只能在媒婆的描述下去想象。当洞房花烛夜揭去新娘盖头时,是惊喜还是哀愁,才会一目了然。有一则笑话讲得非常形象,不妨拿来共享,说得是媒婆在对男方描述女方时讲:“这女孩呀,乌黑的头发,无麻子,脚不大,端正。”喜得男家乐不可支,这女孩子有一头乌发,脸也干净,端端正正的三寸金莲,想必是当时的美女标准了。可当入了洞房揭去盖头时,才发行原来是一个黄毛丫头,满脸布满大小不等的麻子,歪歪扭扭的两只大板脚。这一家气不打一处来,翌日去找媒婆算账,媒婆却呵呵一笑,说别来无理,当时就告清楚是:“这女孩呀,乌黑的头发无,麻子,脚不大端正。”一家人气得咬牙跺脚,却无可奈何,看来是钻了标点符号的空子,在当时就凭嘴来说,又不立任何字据,自然就更有空子可钻了。

完婚后,接下来就是“乔九日”和“送九日”,讲究爹乔娘送,也是借此机会来会会亲家。乔闺女在完婚第九日,由女方父亲在早饭前赶到男方家,与亲家寒暄并共进早餐。早饭后带闺女回家,一般备有毛驴让闺女骑,当爹的步行相陪。闺女在娘家住九日后,由母亲送闺女回婆家,就不再是早晨了,而是在午饭前赶到即可。“送九日”可就热闹了,两个女亲家打开话匣子,家常理短聊个没完,无非是女方的妈妈虚心一番,说闺女不懂事,干活儿不利索,要婆婆好好调教。当婆婆的自然也要在亲家母前表白一番,说什么会像对待闺女一样对待儿媳,请亲家放心之类的宽心话。事实上,新媳妇从送回婆婆家的第二天起,就担当起沉重的家庭事务,要想熬到出头之日,恐怕得等到自己当了婆婆之后。这是多年封建社会形成的老规矩了,做媳妇的无可奈何,也少有怨言。

新中国成立后,妇女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都有了明显提高,童养媳及年幼订婚的习俗在家乡废除,自由恋爱悄然兴起。婚礼也留下了深深的时代印记,穿着打扮卸去古装,穿上了红衣或彩衣,轿子也被打入冷宫,只能用毛驴迎娶新娘。“端香斗”“倒毡”等程序也被删改,逗新娘的形式也不断更新,不免融入一些时尚内容,如唱歌,谈恋爱经过,交换礼物等等。

1958年始办公共食堂,婚宴自然无法举办。紧接3年特别困难时期,婚宴被迫取消,婚礼程序也简而又简。1963年除夕那天,是我叔叔婶婶完婚的大喜日子,已经10岁的我至今记忆犹新。当时叔叔已30岁,山西大学在校生,婶婶是离我们村3里地的一位村姑,贤淑美貌,举止文雅,读过3年小学,他们的婚姻自是由媒人撮合。记得那天天气晴朗,虽是数九寒天,但不至于寒气逼人。奶奶一大早高兴得忙里忙外,重病的爷爷也满脸堆笑,叔叔倒是一派很洋气的派头,西装革履,郑重其事。母亲带领我和姐姐把院里院外打扫得一干二净,把大年才穿的新衣服和新鞋给我穿戴好,说我就是娶婶婶的“大客人”。奶奶给家中饲养的花毛驴破例拌了半升玉茭豆,嘴里念念有词:“花毛驴呀花毛驴,给你喂点精饲料,好好驮回我媳妇来啊。”驴子贪婪地吃着久违的饲料,也许懂得天降大任于斯吧。

大约上午10点钟左右,我和堂叔在全家人的笑语声中,牵着花毛驴踏上了娶亲的征程(没吃起家饭),不知为什么,叔叔没有和我们同去,只有我和堂叔两人。中午吃的是饺子,后来才知道是把大年初一的饺子提前享用了。午饭后婶婶一直在闺房梳洗打扮,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才启程,堂叔告我说是等时辰,讲究娶“黑媳妇”。堂叔一手提红包袱,一手紧牵毛驴,婶婶遮着红盖头,牢牢地抓着缰绳。我跟在后面蹦蹦跳跳,开心玩耍,偶尔吆喝一下驴子快走。娶回婶婶后,叔叔将新婶婶背至土窑洞旁的“天地爷”方位,进行了最简单的“拜天地”仪式,只叩了三个头即完事,其他程序一律免除。因添了新人,晚饭吃得气氛热烈,吃的是用豆腐做的头脑汤和玉茭面做的煎饼。

三年困难时期过后,生活逐步改善,婚宴开始恢复,但还是一顿玉茭面河捞而已。“文化大革命”初始,婚礼成为大生产中的一项娱乐活动,新婚夫妇根据不同季节的劳动所需,带着劳动工具在田间地头举办婚礼。婚礼统一由生产队干部主持,家长均不参与,一对新人先分别背诵几条毛主席语录,唱几首革命歌曲,然后用同样的工具,以同样的动作参加一番劳动,最后双方握手,结为“革命伴侣”,队干部宣布婚礼结束,给新人放假3天,欢度新婚。请历法先生选吉日和婚宴的操办成为大忌,谁悄悄请了历法先生看天气,便对当事人和历法先生一并批斗。这样的婚礼大约延续了三四年时间,便不宣而散,不知不觉又恢复到原来的模式。

上世纪70年代,女子择夫开始追求有工作的男子,流行着“一军、二干、三工人,小学教员也能行”的找对象目标。物质上也开始追求“三大件”,即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但能买全三大件的人家并不多,一来是买不起,二来是买不上,三大件在当时都是奇缺商品,后来又添加了录音机,人称“三转一疙拧”。家乡的婚礼也有了新的变化,特别是婚宴的档次有了明显提高,除玉茭面河捞照旧外,增加了“4凉4热”8个菜,枣夹糕也成为婚宴的必备食物。我的婚礼在当时算是办得奢侈了,尽管我已经参加工作,但婚事仍在家乡操办。那是1974年一个初冬的日子,族人们一大早就做好了红稠饭,左邻右舍簇拥在一起用餐,嘻嘻哈哈,好生热闹。娶亲队伍有族叔、堂兄、堂弟,不知为何,没有女客,也许是由于我与妻子是一个单位的缘故吧。象征性地吃过“起家饭”,我们几个统一骑自行车去娶亲, 5里地路程须臾便到达。我家的午宴“4凉4热”,枣夹糕、白酒(散装)齐备,还增添了红葡萄酒,吃得是大锅拉面,令亲朋好友们瞠目而视,好在参加宴席的不足百人。其实,我家在当时是根本没有条件吃白面的,只因在河北当军官的叔叔为我的婚事带回100斤小麦,才在家乡开了拉面婚宴的先河。当时搭礼的情况颇为寒碜,一般为5角至1元,只有我最要好的一位朋友上礼5元,在全村传为佳话,那天总共收礼62元。亲戚们和单位同事,均送的是些小礼物。典礼也较为简单,正屋的外墙挂一幅毛主席画像,一块床单作为棚顶挡住了满天的星星,以鞠躬的形式取代了昔日的磕头跪拜。程序大致是:婚礼开始、家长就坐、鸣炮、向毛主席三鞠躬、拜天地、夫妻对拜、向长辈鞠躬、证婚人讲话、家长退位、谈恋爱经过、临时动议、喜入洞房。闹洞房没有什么新招,同事和朋友对我采取了老掉牙的“滚轱辘”法,把土炕折腾下一个大坑,真是哭笑不得。

进入80年代,农村的生活水平有了极大提高,婚礼的开销也逐步加大,女子找对象追求“新三大件”,即电视机(先黑白后彩电)、摩托车、洗衣机,但当时这些商品仍然是供不应求,一般人家能买到其中一两件就算不错了,直到90年代后这些商品才得以满足供应,由于电视机、洗衣机逐步成了女方的陪嫁之物,便又出现了“三金一冒烟”的目标,即金项链、金戒指、金耳环、摩托车。玉茭面河捞从80年代初就远离婚宴,统一由大锅拉面取而代之。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在保留一些旧俗的同时,又增加了一些新的内容和形式。家乡已再无专职媒人,但靠亲朋好友或左邻右舍联系撮合还是男女成婚的主要渠道,自由恋爱的机会毕竟有限。一些年轻人不再讲究婚配的属相是否合婚,但在老年人眼里还是要讲究的,所以许多婚事在刚起步就因为不合婚而流产。俩人相亲见面后,媒人便尽量不多参与,只起牵线搭桥作用,这与昔日媒人一包到底的作法有了质的区别,但有些不愿直说的话还需媒人来周旋。经过一段相互了解,如果双方觉得有意,女方便要到男方相家,一般由一两名女性亲属相陪,需带点水果或糕点之类的普通礼物。男方的父母要给女方“见面钱”,一般为200至600元不等,如果女方当时就看不中,便拒绝收这见面钱,男方也就不抱多大希望了。如女方相中后,男方择日到女方家进行探望,携带礼物要相对厚重些,如烟酒奶饮料之类,以示诚意。

婚事基本确定后,就要择日举行订婚仪式,一般选双月双日即可,也有请历法先生选定吉日的。订婚的规模今非昔比,越来越大,少则几桌饭菜,多则十几桌甚至更多,大多以10个菜为宜,寓意十全十美。主食必须是饺子,而且要给本家和邻居甚至全村人家相送,一般送8个、12个或16个,近年来逐步以糖果、花生、瓜子代替饺子来相送。一般在订婚前几天,要到县城或阳泉、太原、石家庄置办几身衣服和常用的洗漱用品及化妆品。最重要的是要购置“三金”首饰(也有在完婚前才购置的),虽有档次上的区别,但绝不可不买,往往是黄金、白金、钻戒任意挑选,搭配购买。同时,给女方长辈和兄妹要置办些礼物,一块叫“订亲婚”的毛毯是必不可少的,也可用羽绒被之类床上用品代替。还要给女方的近亲置买衣料,随着经济条件的好转,大部分人家以送现金取代了衣料,还配烧饼或面包糕点之类食品。是日,男方要到女方家迎接对象,当然一般都是小汽车伺候,需携带烟酒饮料等礼品,以示尊敬之情。女方的家人和近亲客人在这一天要到男方家就餐,主要为看一下男方的家境,也表示对女儿的祝贺。男方父母要给女方“订婚钱”,额度小的以俩人共同名义给,额度大些便分别给,少则二三百,多则一两千不等。此时,女方对准公婆的称呼便出现分歧,有些仍称叔伯和姨姨,大多却改称爹娘,故又为“改口钱”。午后,男方将来客送回女方家,给客人要携带饺子和适量喜糖。之后,俩人的来往便不再讲究什么规矩。

随着双方的进一步了解,便要确定完婚日子。也有在订婚后因为各种原因分手的,是为“退婚”,无论对双方长辈还是当事人,都是一件扫兴的事情,在婚姻的道路上会留下一些阴影。在完婚前,双方要领取结婚证书,成为合法夫妻,但族人及亲戚们都以完婚之日才视其为正式夫妻。确定完婚日子,一般要请历法先生选择黄道吉日,是为“看天气”,这是仅次于合婚事宜的又一重大环节。历法先生会给写出详细易懂的择单,男方将择单与女方协商同意后,两家便紧锣密鼓地筹办婚事。拍摄婚纱照首当其冲,但不是过去简单的二人合影照,而是均要到专业的婚纱照相馆拍摄,至少需半天时间。近则在县城拍摄,条件允许的,则要到阳泉、太原、石家庄甚至北京去拍摄,少则开销数百元,多则几千甚至上万元,将亲密无间的瞬间演绎得隆重而永恒。技术高超的化妆师将再普通不过的人也会打造成模特甚至明星的模样,所摄影像往往连亲生父母也难以置信自己儿女就是照片的主人,虽然很是浪漫,确也不乏有些虚假成分在内,失去了人的本来面目。完婚前,男方要将约好的彩礼和酒席钱送达女方家,一般为数万元,即使女方条件优越不愿接收彩礼,酒席钱却必须接收,是当礼节对待。女方家在完婚前要给准姑爷置办一身像样的衣服,包括新鞋和手工纳的鞋垫。

完婚当日,是最红火热闹的良辰美景,是新郎新娘“龙飞凤舞,幸福开端”的时刻,人们往往将此吉言书写在礼单的次页,送给新人最美好的祝福。无论男方女方都要张贴红对联、红囍字、红窗花,最常见的锦言佳句如“喜今日银河飞渡;盼来年玉树生枝”,体现了“千里姻缘一线牵”和“早生贵子”的美妙圆满。男方要做充分准备,打点好4个大红包袱:第一个包袱内装金色囍字1对、红蜡烛两支、火柴两盒、洗脸盆1个、红肚兜两个(内装核桃4个、红枣4个、糖果2把、硬币13个、铁蛋两个以及按属命指定的物品)、新娘对红1块、送亲红4块、红盖头(3尺红布或买来现成的盖头)、包脚布两块(带红头绳)、亲红6尺,以及完整的梳洗用具和化妆用品,即牙杯两个、牙刷两支、牙膏两筒、香皂两块、香皂盒两个、彩色毛巾两块、花手绢两块、红线少许、红头绳两丈、镜子两面、梳子两把、红裤带两条、糖块1把、开脸钱20元、扶头钱20元、点蜡钱20元。有趣的是还要备两小袋黄米、两小袋食盐,两小包木炭、属金命者备车键两根,属木命者备柏木两块,属水命者备酒两瓶,属火命者备火柴两盒,属土命者备红土两包,这些习俗总归是代表一个愿望,祝贺新人生活富有,万事吉祥。第二个包袱内装喜烟两条、喜酒两瓶、喜糖2斤、枣夹糕1块(俗称起家糕)、猪肉一块(俗称一刀肉,约二三斤)、白面一包(也称喜面,约二三斤)。第三个包袱内装红色座毯一块、莲花一个、坐钱1份。第四个包袱内装面包或烧饼12个(是为“送亲盒子”,专给女送亲者)、对红2块、媒红1块(如媒人相随便佩戴在身)、厨师红1块,还有“囍字糕”1张,在一块蒸好的糕面上用红枣摆成漂亮的“囍”字,我就给好多族人家摆过这“囍”字。此外,要备好各种礼钱,如上轿钱、下轿钱、厨师钱、加菜钱(厨师钱和加菜钱近年来基本取消),新郎要带进门钱、上炕钱、脱鞋钱以及给看热闹的孩子们打散红包。以上这些钱都数额不大,也无具体规定,主要为增加喜庆氛围。对娶亲和送亲的司机送每人8尺红布,烟酒不限(雇用车辆和司机款另付)。

女方家要为新娘陪送嫁妆,多为日用品和家用电器,如彩电、冰箱、洗衣机、摩托车、高中档家具等,目前陪嫁住宅楼、小汽车、平安保险和现金存折者屡见不鲜。特别忌讳陪嫁被褥。无论陪嫁任何贵重物品,有两件小东西却必不可少:一是扣箱一对,多少年来都以樟木箱为佳,可由于近年来名副其实的樟木箱实在少有,人们便干脆购置旅行箱替代,也便于外出时使用,一举两得,扣箱的四角要放少量现金,曾经有“对箱子”习俗,即女方箱角放多少钱,男方就送多少钱,全部归新娘所有,近年来取消此俗;二是口杯一对,瓷杯或玻璃杯均可,近年来也多被名目繁多的保健杯取代,低档的几十元,高档的上千元。还要为女儿准备12个馒头或面包,由送亲者给带到婆家,是为“离娘馍馍”。

娶亲和送亲的大客人仍延续着“娶三送四”的习俗,起码是两代人方可,细心者讲究先娶过亲的人才能送亲。娶亲中“押轿”的年少者,到男方家后要给打开扣箱,男方家要给“开箱钱”,一般为一二百元。娶亲者每人佩戴一十角红布(一尺见方),是为“喜红”。娶亲车辆讲究高档气派,少则4辆,多则8辆,摄影照相和音响设备一应俱全,听歌听戏,热闹非凡。无论娶媳聘女,都要张贴红对联、红窗花和红囍字(现多为红底金字)。娶亲所经路线如有磨碾、碓臼、井盖以及石狮、石虎等瑞兽的,要张贴一块方形红纸,对瑞兽则要必须将红纸贴于嘴上,让其不得张口,也有以书有吉祥话语的红帖取代红纸的。近年来多数人家仿照城里人办事,租赁色彩斑斓的彩虹门,将新人的名字镶嵌在彩虹门上方,娶方是男的名字在上,聘方是女的名字在上,不但在形式上将娶媳和聘女区别开来,同时也体现了婚姻上的男女平等。新郎在这一天要有良好的表现,到了女方家后,对方只招待娶亲客人,新郎往往被同辈的女士们和看热闹的孩子们挡在门外,散发红包后方可入门,是为“开门钱”,红包分几个档次,送给近亲或大人的额度稍大,给孩子们打散的则几元钱而已,新郎还真的费一番心思琢磨。进门后不许坐沙发,必须上炕(床)落座,然而,同辈的女人们总会强行脱下新女婿的鞋子,等拿出红包并达到满意后方才能再穿上鞋,是为“买鞋钱”。新女婿还必须做一件比较尴尬的事情,就是要从丈母娘家“偷”回一件小物品,如酒盅、调羹、小碟等,据说这样可使小俩口更和和美美、亲密无间。女方家的客人要对男方家携带物品找茬儿,缺这少那,总会找到点不足,有条件的要男方补购,没条件的说点谦辞了事,这也是多少年留下的习俗,是为“刁拨”,据说是为了女儿在婆家不受气。

午宴是完婚当天最热烈的场面,大红纸上的执事名单排列有序,从总管到各小组分工明确,各把一关,多由族人组成,足足相当于两个排的编制。风机隆隆,火焰腾腾,做糕的大声吆喝,炒菜的手忙脚乱,拉面的龙飞凤舞,端菜的脚下生风,照席的排兵布阵,坐席的喧哗嬉笑。菜为“6凉8热”,荤素搭配,鸡、鱼必不可少,还要外带一大盘烩菜;喜糖、花生、瓜子一盘,香烟一包;饮料一般为大可乐、大健力宝或雪碧各一瓶,也有每人一听核桃露的;酒水档次高低不等,但都是足量供应;主食枣夹糕和拉面。亲戚朋友都要搭礼,额数视亲疏远近而定,村亲礼额一般在50至100元,本家只帮忙不搭礼,娶媳妇家人不搭礼,聘女要搭礼。男方在午饭前要给女家上“新亲礼”,一般为288元、588元、888元三个档次;女方家要在午饭前给男家回敬“新亲礼”,礼额低于男方家标准,对应着上166元、366元、666元几个档次。近年来,专业服务的流动饭店不断涌现,为婚宴提供了极大方便,使用流动饭店的人家逐步增多,每桌饭菜的价格在200至400元之间。由于新郎到了女方家,人们把逗乐的对象便集中在父母身上,在其父母为客人满酒时,或化妆为旧戏中相公小姐、小丑媒婆,或男的戴高帽顶火神字样,女的戴头花手持芭蕉大扇,总之是花样翻新,开心为本,加之主持人的一张利嘴,逗得用餐者前仰后合,颇为有趣。

女方家的午宴由于女儿和姑爷俱在,待客的气氛自然十分热闹,一对新人佩戴胸花,彬彬有礼,频频为客人斟酒致谢,客人也为他们送上深深的祝福。父母也要为客人斟酒,感谢来宾,聘女一般不逗长辈。天黑才下轿的“黑媳妇”习俗已经改变,是日清晨女方便要到县城或当地美容厅进行“盘头”,已经打扮得十分靓丽,午宴后的梳洗就只是形式而已。在梳妆台或炕桌上,点亮两支红蜡烛,涂点口红,抹点薄粉,提前约好的女长辈比划着给梳头、“开脸”,意为结束女儿生涯,步入妇人之路。给父母磕头的习俗逐步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与父母要合影留念,永铭父母养育之恩。母女告别虽有些酸楚,但随着交通和通信的便利,不再像以前泪水涟涟的情景了。临上轿前,仍沿旧俗,吃荷包鸡蛋、百块小面片,兜内装苹果、梨等带把儿水果和些许糖果,还有历法先生指定的物品。历法先生也是与时俱进,将起轿时辰定在冬3至5时,夏3至7时。届时,蒙上盖头,由指定人(同辈或年轻的长辈均可)背或抱入婚车,女方家要给指定人红包,聊表谢意。起轿时切忌放炮,属相忌讳也一如既往,父母和属相不宜者回避不见。新郎和新娘不可同坐一车,新娘由双方的女客相陪,新郎与送亲男客同坐一车。新娘在上轿前要备有若干做针线用的顶针,路上如遇其他办喜事的车辆或办丧事者,要向其方向投出数枚顶针,意为“顶住”,以防冲了喜气。

是日上午,新郎的父母要拜供全神,祝愿儿子和儿媳新婚美满,白头偕老。婚车到达男方家门,要燃放鞭炮欢迎。新娘下车仍称下轿,下轿要由男方给新娘“下轿钱”。“吓媳妇”“抱四角娃娃”仍沿旧俗。新婚典礼移风易俗,喜堂中央挂大红或红底金字的囍字,典礼由司仪主持,程序大致如下:典礼开始、奏乐鸣炮、新人入场、父母就位、来宾就位、拜堂(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向来宾致礼)、宣读结婚证书、主婚人致辞、长辈代表讲话、介绍人讲话、喝交杯酒、交换信物、父母及来宾退位、谈恋爱经过、表演节目、临时动议、入洞房。闹洞房的习俗在逐步淡化,粗俗、出格、起哄之事销声匿迹,代之以唱歌、跳舞、点香烟、吃糖果等文雅之举。晚宴期间,新郎新娘要为在座客人斟酒致谢。晚宴或晚宴后,要进行新娘认大小仪式,由主持人领认,依父母、长辈、同辈、晚辈顺序逐一鞠躬称呼大小(也还有保留叩头的),被认长辈和同辈兄姐都要赠新娘红包致贺,同时,新娘也要送给同辈弟妹和晚辈红包以示关爱。

“乔九日”和“送九日”的习俗一如既往,父乔母送的规矩也一直延续。但在时间上打破了所谓两个九日的规矩,一般在完婚两三天后乔闺女,在娘家小住数日后送闺女,具体时间由双方商定或由历法先生指定。再后,还有婚礼的延伸或补充仪式,主要体现在婚后第一个正月的走亲和吃请。大年初二,新女婿携妻拜见岳父母大人,一直延续着带120个烧饼或面包的习俗,是为“拜年盒子”,以看望女家近亲,但近年来光那份礼物已经羞于出手,故还要带各种饮料,甚至配有烟酒。对这些亲戚只是先匆匆看望一下,急速回家接受本家请新媳妇吃饭,因家户较多,一般早上和中午都有请吃的,如同族有两个以上新媳妇,则要分别来请,新媳妇不在一起相会,即使在路上迎面而行,看见后也要绕道避开。同时,还要穿插着走男家亲戚,是否吃饭视情况而定,亲戚们要给新媳妇“磕头钱”(早不存在磕头习俗了,只给钱而已,数额依家境和往来惯例而定,少则几十元,多则数百元)。正月十五期间,女方的近亲要请小两口吃饭,是为“住正月”,同样给新女婿“磕头钱”。

家乡的婚礼有着厚重的文化积淀,尽管一些带有封建色彩的习俗并未绝迹,但总是寄托着亲人们良好的祝愿和真诚的希冀。随着家乡人生活水平和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婚礼正朝着更喜庆、更简约、更健康的方向发展。喜庆的婚礼,永远是人们幸福的起点和美好的回忆。家乡的婚礼,折射出一方经济和文化的繁荣与进步,具有强烈的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

作者简介


郭芝华,1952年12月出生,山西省盂县牛村镇牛村人,大专学历,中共党员,历任晋盂钢铁厂团委书记、党委办主任、组织部部长,盂县史志办主任、盂县环保局党总支书记等职。现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山西省楹联艺术家协会会员、阳泉市作家协会会员、盂县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

1993年以来,先后主编1995年版《盂县志》、《盂县党史大事记述》、《盂县志出版前前后后》、《盂县年鉴》、《盂县人大志》、《盂县公安志》《盂县交通志》《文友之花》及2011年版《盂县志》等书。喜爱散文、诗联等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娘子关》《阳泉日报》《阳泉三晋文化》《藏山》《新盂县》等报刊。分别于2011年和2014年由中国诗词楹联出版社出版专著《老郭游记》和《老郭游记续集》。 


Copyright © 钢琴轻音乐联盟@2017